新华网 正文
北京:电动车充电引发自建房火灾 5死9伤
2017-12-14 07:50:51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电动车充电引发自建房火灾 5死9伤

  昨日凌晨事发朝阳区十八里店乡白墙子村;房东被刑拘,朝阳区对十八里店乡副乡长等7人启动问责

  12月13日,朝阳区十八里店乡白墙子村一村民宅基地自建房发生火灾,图为充电起火的两辆电动车。

  途经失火自建房的通道旁,堆放着共享单车和电动车。

  12月13日,起火楼房二楼被烧化的洗衣机和水管,楼道的墙体被烟熏黑。

  昨天凌晨1时18分,朝阳区十八里店乡白墙子村一村民宅基地自建房发生火灾,造成5人遇难9人受伤。经初步勘查,此次火灾系电动自行车引发。目前,自建房房东徐某某被刑事拘留,相关部门已对多名责任人启动问责程序。

  火灾发生后,市委书记蔡奇,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陈吉宁赶赴现场指挥火灾扑救、伤员救治、善后处理等工作,并到医院看望慰问受伤人员。蔡奇、陈吉宁要求,迅速查明事故原因,严肃追究有关责任人。

  电动自行车楼道内充电肇事

  据北京消防消息,昨日凌晨1时18分,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朝阳区十八里店乡白墙子村一村民自建房发生火灾,指挥中心调派2个中队9部消防车赶赴现场进行处置,并营救出14名被困群众,其中5人遇难,9名伤者已送医院救治。经勘查系电动自行车引发火灾。

  新京报记者从现场消防人员处获悉,火灾发生前,有住户在楼道内通过接线板给电动车充电。现场住户讲述,起火电动车主是一名装修业者,来自四川,“天天在楼下充电,白天骑车,晚上充电”。

  “我听到隔壁阿姨喊‘起火了’,就跟老公赶紧往外跑,身上的衣服都被烧了。”朝阳十八里店火灾现场,已经住了一年多的住户陈女士说,起火时间在凌晨1点左右,事发楼道只有一米多宽,经常停放电动车。

  苗姓住户也表示,事发时已经睡觉,突然听到外面喊“着火了”,穿着秋衣秋裤就往外跑。

  另一位目击者称,看到一辆电动车起火,“火都没进屋,我们几个住户拎了几桶水扑灭了。扑灭后发现地上有人已经不动了。”

  房东已刑拘 7名责任人被调查

  火灾发生后,市委书记蔡奇,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陈吉宁赶赴现场指挥火灾扑救、伤员救治、善后处理等工作,并来到医院,看望慰问受伤人员,要求调集专业医疗力量,全力以赴救治伤员。

  蔡奇、陈吉宁要求,迅速查明事故原因,严肃追究有关责任人责任。这次火灾再次提醒我们,消除火灾隐患一刻不能停。朝阳区要做好善后工作,干部要到一线去,安置好疏散人员,坚决做好火灾隐患特别是“三合一”、“多合一”违法经营场所、群租房等重点场所的排查整治。要牢记安全第一、生命至上,以对人民生命安全高度负责的政治责任感,严格落实属地公共安全责任,坚定有序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企业和物业业主要切实负起安全生产和住户、员工安全的主体责任。政府有关部门要切实加强监管,加大安全知识普及力度,包括承租人在内的每个人都要强化安全意识,加强安全防范。

  昨日晚间,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通报称,经查,房东徐某某(男,53岁,本市人)无视防火安全,未履行防火安全责任。目前,徐某某已被朝阳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另据朝阳区昨晚通报,事发后,朝阳区纪委、区监委对火灾事故涉及单位和相关责任人履职情况立即开展调查,依据有关规定,对下列责任人员启动问责程序:对十八里店乡副乡长黄海东、安监科科长闫子义立案;对朝阳区房屋征收事务中心主任吴春生立案,对中心副主任刘旭东、房屋征收一科副科长张勇(主持工作)二人立案并停职;对十八里店乡派出所副所长云飞、管片民警刘勇立案。朝阳区纪委、区监委将继续开展调查工作。

  追访

  起火楼房已在征收范围内

  事发地十八里店乡白墙子村,村内大部分建筑是平房与二三层的楼房,多处已经被拆迁。虽然在失火楼房周边,有不少拆迁后留下的废墟,但村里其他地方,还有尚在出租的自建房,部分楼房内通道狭窄、电线密布。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着火自建房共4层,下面三层住房30间左右,第四层则为玻璃棚顶,屋顶和部分墙体为彩钢板。第一层16个房间,每个房间10多平米。楼房整体结构呈“回”字形,每层仅有一个用于逃生的楼梯口。

  在楼房一层,能闻到明显的电器烧灼味道,黑烟留下的痕迹从一楼一直到三楼。宽一米左右的走道内,地面上留有被踩满脚印的棉被,楼梯口不远处,两辆着火的电动车只剩下黑色骨架。在不少房间内,生活用品齐全,地上散落着衣物。

  十八里店乡政府及朝阳消防支队部门人士介绍,起火建筑物在政府征收范围内,此前曾发放安全告知书。现场勘查发现,起火建筑物存多处消防安全隐患。

  “目前这一地区属于政府征收范围”,十八里店乡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起火地点原为村民宅基地,属于自建房,共三层,被隔成房间后出租。房主是本村人,无稳定工作,几年前将自己的宅基地改成楼房,隔成房间对外出租,其本人也在建筑内居住,11月16日,房主已签署了拆迁协议,近日房内陆续有租户搬走,但没有搬完,此前也曾发放过安全告知书。

  朝阳消防支队防火处人员介绍,通过对现场勘查,发现多处存在消防隐患,且不符合消防安全要求。例如,起火建筑物楼道里堆放了很多杂物,头顶不少飞线,还有很多通用三孔插线板,“这些都是明令禁止的”。

  此外,按照规定,此类居住场所不允许生火做饭,但起火建筑过道里有煤气罐、电磁炉,且没有任何消防设施。按照消防安全要求,电动自行车不允许摆放在楼道里,必须在室外有单独的充电桩,但是现场起火的电动车,却从二层拉下接线板,并通过一根粗电线进行直接充电。

  善后

  DNA比对确认遇难者信息

  昨日,北京朝阳急诊抢救中心五楼,烧伤整形科的玻璃门前,几位身着制服的保安守在门内外,一见有亲属前来便会告知,须联系病房内已到的亲属到门口接,才能进门。

  当天下午,新京报记者在医院遇到多位住户及火灾伤员的亲属。

  来自陕西西安的杨先生称,自己和妻子住在一层靠近门边的位置。夜里12点半发现起火时,两人快速跑了出去,没有受伤,但儿子住在一层靠里一间,腿部因火灾受伤,但没有大碍。

  “我们有四个老乡住在二层,现在都联系不上。”昨日下午,杨先生赶到医院,询问住院的人员中是否有这几个老乡未果,准备离开。“我儿子这会儿也联系不上,当时都急着跑出去,手机都落在房间里。”

  得知家人在火灾中受伤,来自河北保定的张女士(化名)和朋友上午驱车赶到医院。她说,自己的婆婆和一个老乡合租在事发公寓二层,同在北京做保洁工作。“现在具体的情况还不知道,只知道婆婆在重症监护室。”

  晚间,张女士等家属得到了妥善安置。张女士称,婆婆来京工作不到一年,突如其来的火灾让张女士猝不及防,“现在脑子里很乱,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昨日下午,在北京朝阳急诊抢救中心北区办公区,由医院、乡政府等单位成立了临时火灾处置组。处置组一名成员介绍,截至昨日下午,伤情严重的住户已经全部在该院救治,也有轻伤者自行就医后返回。该成员称,处置组负责接待伤者家属进行登记统计工作,“目前官方通报的火灾伤者及其家属的信息基本统计完了,已经安置了40多人。”至于遇难者信息,上述成员表示,具体身份还在进一步确认,需要家属前来进行DNA比对。

  讲述

  浓烟弥漫全楼 穿拖鞋逃离

  火灾发生时已是凌晨1时许,多数住户已经入睡。但是,火灾引起的浓烟和噪音,还是将部分住户惊醒。

  住在失火楼房三层的郭林已经睡下,被响动吵醒,“一开门黑烟就呛进来”,他一把关上房门,回去穿了身衣服,憋着气儿,捂着口鼻,拿手机打手电,摸着墙往上走,上了十多个台阶到楼顶平台。那有一把木梯子,搭着就往下爬。“到处是烟,什么也看不见。也没顾得上有没有别人。”据他介绍,楼里住的人不少,他所在的三层就住了八户人家,“这栋楼进出就一个门,晚上门都关着,要开还是往里开。”

  烟雾继续弥漫,同样住在三层、熟睡中的老曾,与同住的两个朋友一同被浓烟呛醒,推开门就往外跑。眼看着邻居穿着拖鞋就往楼下跑,“逃生嘛,大家都顾不上那么多”。此时,虽然火势没有蔓延至三楼,但浓烟已经灌到整个楼道。浓重的烟雾中,老曾看不见路,一头栽到楼梯上,导致左脸青肿、眼部受伤。

  下至一楼楼道口时,着火的电动车火势熊熊,已将楼梯口封死,“下面烧得不成样子”。老曾跟朋友赶紧往回返,逃至三楼天台躲避。在此过程中,老曾和朋友曾试图用脸盆泼水自救,但以失败告终。后来,消防赶到,将困在天台的居民救出,老曾在附近派出所待了一夜,于昨天上午来到医院。

  由于现场封锁,郭林在警戒线外等着,“身份证、银行卡都在里头,我得回去取。”五十多岁,眼里布着血丝,脸和双手还带着从火场逃出时的熏黑,“出来后我找地方洗过了,洗不干净。”

  他从东北来,租住房子不过半年。房间内放一张床,床尾摆些杂物,就不剩什么空间了。

  住在隔壁的李姐也在等着回家取行李,凌晨一点,她听到一个老太太的喊声,“着火了着火了”,李姐拎起随身带的黑色小手提包,光着脚穿上一双刚洗过还没穿鞋带的粉色运动鞋就跑出来了。“逃出来的人身上都着火了,烧成那样哪还顾得上。怕啊!”

  郭林和李姐均表示,在失火前两天,房东通知他们月底要搬。其表示,起火建筑物房租每个月500多元,住户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彼此间并不认识,“火灾现场没有见到孩子”。

  追问1

  电动车本身存在哪些风险?

  电池不合格;专家称目前大部分电动自行车产品均超标

  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高级顾问方建华说,电动车之所以存在风险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包括产品本身问题、使用环节的安全隐患和监管环节的失灵,“电动自行车虽然有标准,但是大部分企业生产都超标。”

  记者了解到,1999年5月28日,国内第一部电动自行车的国家标准发布实施,这个以“GB”开头的国标被行业认为确立了电动车的合法地位。

  按照标准规定,电动自行车时速不超过20公里,重量不超过40公斤等。但之后几年,市场上大部分电动自行车产品已超过国家标准要求的限速和限重,几乎很难找到“国标车”。

  此外,电动自行车的使用环节也存在诸多安全隐患,“为什么很多火灾事故在电动车充电时发生?结合北京的火灾事故来说,从二楼拉出电线本身就存在安全隐患,还要考虑充电场所的环境;目前还不确定引发火灾的电动车使用的是什么电池,如果是铅酸电池,其寿命只有一到两年,超期服役是存在很大安全隐患的。”

  新京报记者昨日从火灾现场了解到,起火前,一名住户从二楼拉出电线,通过接线板给电动车充电。起火建筑内部电线多处违规,建筑房顶为彩钢泡沫结构,楼内多处设施不符合消防安全要求。

  交通运输部干部管理学院教授张柱庭也说,电动自行车引发火灾已有先例,这与电动自行车不符合标准有关,“这种不合格主要有几种情况,一是电池不合格,二是电动车的重量、外廓尺寸、速度等不合格,而电池又是支撑后面三项的动力。”除了车辆自身问题,使用者将其停放在有易燃易爆物品的地方、冬季天干物燥等,都可能是诱发、引发火灾的因素。

  追问2

  如何加强对电动自行车管理?

  专家建议尽快出台新标准,把监管前移至生产环节

  记者了解到,目前电动自行车仍然沿用1999年标准。

  记者昨日从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网看到,今年1月,国家标准委曾就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征求意见。公示中提到,随着社会发展和电动自行车产品的升级,1999年发布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逐步暴露出一些问题,如若干重要技术指标不是否决项,最高车速未提出防篡改要求,部分涉及机械安全、电气安全、消防安全的指标未在标准中体现等,给消费者和其他交通参与方带来安全隐患。

  张柱庭认为,一些电动车出现问题,是因为监管不到位,“包括生产监管不到位,电动车也有标准,但是没有很好贯彻;销售监管不到位,致使大量非标电动车进入市场流通;按照国家规定,电动自行车是否办牌照由地方政府决定,这个过程中路面执法也存在不到位的情况,不过路面监管确实难度较大,因为电动车数量太多了。”

  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都表示,老百姓出行对电动自行车有需求,因此并不能一禁了之。

  张柱庭建议把监管前移至生产环节,从源头的标准上进行把控。此外,“可以用合法的供给代替非标电动车流通,我自己的观点是可以发展共享电动车,让几家共享电单车企业来提供服务,政府对这几家企业进行监管,这样也可以引导厂家生产合格车辆。”

  (记者 王飞翔 左燕燕 李明 王煜 刘经宇 赵凯迪 卢通 王梦遥 沙雪良 实习生 肖涌刚 摄影 王飞 朱骏)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婷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冬日西湖呈现“多彩画卷”
冬日西湖呈现“多彩画卷”
“自贡灯会”彩灯制作如火如荼
“自贡灯会”彩灯制作如火如荼
冬闲时节剪枝忙
冬闲时节剪枝忙
驻港部队出动海空编队参加香港海上空难搜救演练
驻港部队出动海空编队参加香港海上空难搜救演练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107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