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网络赌球屡禁不止 专家:严打各类网络赌球活动是非常必要
2018-06-26 08:09:17 来源: 法制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原标题  出台指导性案例明确法律适用标准

  最近一段时间,喝酒撸串看世界杯,成了在北京一家国企上班的陆博(化名)每天晚上的“规定动作”。看比赛哪能不猜结局,他通过朋友在一家App上投注竞猜。

  陆博也知道这是违规,因为“国家规定只能从实体投注站购买彩票”,但他就是想看球时“找个乐子”。

  接受采访的专家提醒说,在世界杯期间,不少人通过网络购买足球彩票,可以看成是一种大众娱乐方式,但这可能导致一些严重后果——例如有的人从此迷上了网络赌球,直至陷入网络赌博的深渊,因此,“在世界杯期间严打各类网络赌球活动是非常必要的”。

  普通玩家在法律上属参赌人员

  因为陆博“押错了宝”,100元,动动手指就没有了。

  北京时间6月23日晚上8点,世界杯小组赛G组,由欧洲“红魔”比利时队迎战非洲劲旅突尼斯队。

  陆博提前通过微信支付给朋友转过去100元,让朋友帮着在一家App上购买彩票,押宝比利时队vs突尼斯队0比1。

  在陆博看来,比利时队实力更强一些,但突尼斯队也不是弱手,“万一爆了个冷门呢”。

  但当晚比赛结束,比利时队没有让冷门爆出来,以5比2拿下比赛。陆博的100元也没有了。

  让陆博遗憾的是,次日凌晨德国队vs瑞典队,他判断德国队会赢,帮他下注的朋友告诉他,投注德国队赢球的外围盘的赔率是主胜1.5,也就是投注1万元,押中传5000元。最终,德国队赢了,但他没让朋友帮着下注。

  陆博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当时的比赛非常精彩,一波三折,比赛即将结束,两队比分是1比1,就在他觉得德国队赢不了的时候,读秒阶段,德国队打进一球,绝杀瑞典队,“当时我的心脏快跳出来了”。

  球迷是如何投注的呢?

  陆博说,他朋友先在手机上下载一个App软件,注册后就可以投注,投注时可以用微信将资金转过去,同时将一个银行卡账号和名字发给对方,如果竞猜成功,第二天开奖时对方会将相应金额汇入银行卡中。

  陆博也知道,购买足球彩票只能去实体投注站。

  因为早在2015年,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就联合下发通知,禁止了一切互联网彩票销售行为,只能从实体投注站购买彩票。2016年4月,财政部、公安部等多部门又发出通知,重申了禁令,要求严厉查处网络公司等单位和个人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

  据陆博介绍,前两天App曾短暂关闭,但如今又可以登录了,只是提高了投注额度,每注两元,每次投注不低于99注,也就是198元。

  对此,首都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剑波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在世界杯期间,不少人与朋友聚会、吃喝、看球,甚至是通过网络购买足球彩票,可以看成是一种大众娱乐,但这可能导致一些严重后果,比如被引上歧路,迷上网络赌球。

  因此,在王剑波看来,在世界杯期间严打各类网络赌球活动是非常必要的。

  “App线上赌博和线下赌博的本质是一样的。”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看来,两者只存在发生赌博行为场所的不同,其犯罪构成是一样的,只是表现形式不一样。对于普通玩家,在法律上可以称作是参赌人员。

  彭新林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带有少量彩头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以赌博行为查处,而仅是将其看作一般赌博行为,可予以治安管理处罚。如参赌人员彼此相熟,且赌博金额不大,应当认定为娱乐行为。但若明知他人实施赌博犯罪活动,而为其提供资金、计算机网络、通讯、费用结算等直接帮助的,以赌博罪的共犯论处。

   1 2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鸟瞰福建宁德美丽茶山
鸟瞰福建宁德美丽茶山
甘肃戈壁湿地公园上演旗袍秀展示传统美
甘肃戈壁湿地公园上演旗袍秀展示传统美
徐州微山湖畔向日葵花海绚烂绽放引万千游人
徐州微山湖畔向日葵花海绚烂绽放引万千游人
乘风破浪 我们的征途是大海
乘风破浪 我们的征途是大海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035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