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女子戒毒7年自述:父亲临终前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2018-06-28 08:21:19 来源: 法制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原标题 父亲临终前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讲述人:小虹,有近20年吸毒史,目前已保持操守7年,担任武汉市司法局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志愿者和湖北省暨武汉市禁毒教育基地义务讲解员。

  去年腊月二十九,89岁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我知道,他最放心不下的是我。看到我彻底远离毒品,父亲多次向我竖起大拇指,嘴中念念有词——好姑娘,好姑娘。

  吸毒让我丢失亲情

  我家兄弟姐妹4个,父亲最喜欢我这个小女儿。

  1992年,我老公南下深圳做钢材生意,赚了钱,也沾上了毒品。我就觉得经济上负担得起,图好玩,不知道还会上瘾。

  毒品之害,我有切身之痛:当时,老公出差,给我留了一天的量,第二天我浑身冒冷汗、鼻涕眼泪止不住,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两天两夜没吃没喝。

  我给老公打电话,要他赶回来。本来要出差三天,老公第二天就回来了。

  吸了一口,我立马能起床。老公说,我这可能是上瘾了。

  我也想戒,但很害怕再经历那种痛苦。很多人不是不想戒,是害怕戒断初期那种无法言说的痛苦。

  1995年,我第一次被抓拘留15天。15天里,我精神高度集中,很顺利度过了戒断反应期。

  出来之后,我就想再吸一口。我现在特别理解并相信这句话——戒毒十年,一口还原。

  起初,我们家有30万元存款。我想,这一辈子怎么也花不完。没想到,吸毒没几年就散光了。

  2000年到2003年期间,我开始折腾家人:父亲家原始股、未到期国库券、金银首饰都被我“偷”出来。

  我还向姐姐、哥哥“讨”钱:一开始100元、50元,后来就10元、5元。他们看我不争气,换了新房都不敢告诉我地址。

  拿不到钱,我开始骗亲戚。小姑一直很关照我,吸毒后有一次我再到她家去,明明听到里面有电视声音,但任凭我怎么敲门就是不开。我后来才想明白,他们从猫眼里看到是我,就不想开门。

  跪在床垫上的父亲

  父亲是名医生,曾想了很多方法帮我戒毒。可我很不争气,伤透了他的心。

  父亲家在一楼,每次只要我回家,他就不敢把门开着,就怕街坊邻居说:他家小女儿回来了。

  那时,街坊邻居都知道我吸毒,把父亲祸害得不轻。

  父亲跟我商量,希望配点药,试着帮我戒。那时没钱买毒,我就同意了。

  一瓶药还没输完,一名买不到“货”的毒友拿着钱来找我。我一看他有钱,拔掉针,跟他跑了。

  父亲追着我喊:你要是走了,就别想我再理你!

  可我光想着吸一口,完全没理父亲。

  过了段时间,我又没钱了,再找父亲,求他到我家给我治疗。

  父亲心底还是牵挂我,提上医药箱到我家。我把家里床垫子拆下来给他睡,我睡床板。

  老父亲睡着床垫子守了我两天两夜。到了第三天,我忍不住了,披头散发想往外冲。

  父亲哭着喊:你要是出了这个门,咱们就断绝关系!

  看着老父亲跪在床垫子上往医药箱里收拾东西,走到门口的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没扛住毒品的诱惑。

   1 2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天空之眼瞰浦东
天空之眼瞰浦东
卫冕冠军德国队小组赛遭淘汰
卫冕冠军德国队小组赛遭淘汰
香港青年参访武汉
香港青年参访武汉
宁夏沙坡头:羊皮筏上对“花儿”
宁夏沙坡头:羊皮筏上对“花儿”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047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