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村霸父子拥“水”自重村民抱鸡求水 他们何以横行乡里?
2018-07-26 07:25:15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原标题 “龙霸王”何以横行乡里?

  晨雨初霁,丽日晴空驱散沉沉雾霭。站在贵州省纳雍县厍东关乡大坡村举目四望,炊烟袅袅,安静祥和。

  大坡村,村如其名,山高坡大,全村六个村民小组,沿着山脊,从山顶至山脚散居在丛林深处。大坡缺水,水制约着全村的发展,牵动着村民的神经。

  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坡村的饮水问题,却被村里的龙家父子把持。这父子四人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群众敢怒不敢言。而正是从纳雍县委巡察组到来之后,一切才发生改变。

  拥“水”自重,村里成了“家天下”

  上世纪七十年代,由纳雍县水利局出资、大坡村村民投工投劳,开山辟路,人背马驮,水终于被引到了村里。然而在修建蓄水池时,作为村大队长的龙德江耍起了“小聪明”,以饮用水项目是他所争取为由,要求把水池建在他家附近。

  水池修好了,水管接通了,龙德江一家“靠水吃水”,一步步控制全村的用水分配权,被村民们称为“龙闸阀”。

  “‘龙闸阀’掌控全村喝水大权,以水管需要维护为由收取水费。任何事情都用水来要挟,村里谁家办‘红白事’、修建房屋要用水,都要先送钱物。”村民罗华举说,只要得罪“龙闸阀”,后果就是被断水。

  二十多年前,罗华举因为用水问题与龙德江发生口角。龙德江二话没说,直接掐断了他家的水源。

  罗华举多方求助无果,只得去一公里外的水井挑水,这一挑就是23年。直到五六年前,罗华举年岁渐高,实在无力再挑水,只能硬着头皮,抱着公鸡去求龙德江。

  管水大权助长了龙德江的嚣张气焰,仗着长子龙文艺在乡里任干部,二儿子龙文懂是村干部、三儿子龙涛“混社会”,龙家父子在村里说一不二。

  “村委会的公章龙德江随身携带,公家资金他想给谁就给谁,想让谁当村干部就让谁当。”村民龙中林说,每逢村里换届,龙家父子都会在选举前以用水要挟。

  2011年,大坡村换届,龙德江因年岁过高离任,便用水做筹码把次子龙文懂推上村干部的位置,不久之后龙文懂又被选为村党支部书记。

  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的龙文懂也如法炮制,想要培养自己的儿子。

  “为了让他儿子当上村干部,龙文懂没有经过村党支部同意就把儿子加入预备党员名单。”村干部曹鹿勋说,一段时间以来,大坡村党组织毫无“存在感”、毫无民主决策可言,党员的自我认同感严重被弱化,村民对基层党组织毫无信任。

  无视纪法,连孤儿救命钱都要“抢一口”

  龙家之所以敢在村里横行霸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有自家人做“保护伞”。

  2012年,杭瑞高速公路毕都段修建,需要征拨部分土地。厍东关乡政府成立项目指挥部,龙文艺任副指挥长。

  在征地过程中,龙文艺利用职务之便,与父亲和兄弟共谋,采取虚增被征拨土地面积的方式,套取国家赔偿款22万余元。

  然而,这笔赃款未能填饱龙家父子的“胃口”。高速公路在施工过程中挖出大量石头,施工队正愁无地堆放,龙德江、龙涛知道后,想控制石头谋取利益,他们主动给施工队提供石头堆放地点,条件是所有石头归龙家所有。

  “考虑到龙文艺是副指挥长,同时施工中要用水,需要龙家协助,施工队只得同意这个无理的条件。”施工方负责人张某说。

  掌控石头后,龙家翻脸不认人,所有要到工地上拉石头的车辆,必须得到龙家同意,而且必须提供每车120元的运费。施工队吃了哑巴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龙家为虎作伥的背后,靠的是龙文艺这座稳固的靠山。2015年,厍东关乡纪委对龙德江涉嫌截留挪用水费问题立案调查,龙文艺说情打招呼,乡纪委仅给予龙德江通报批评、口头警告处分。

  “我们已经习惯被龙家压榨了,他们就是我们村里的‘龙霸王’。”村民龙怀海说,在大坡村,谁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龙德江一家,他们要什么就必须给什么。

  危房改造费、低保费……龙德江一家通吃,任何款项都要拿回扣,连孤儿救命钱都不放过。村民龙德成和儿子先后离世,只留下儿媳妇和两个孙子相依为命,政府每月给两个孙子120元生活费,龙家父子却从中吃掉60元。

   1 2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相关新闻
  • 说“谁不服我就收拾谁”的村霸倒台了
    韩某想收回承包给村民张某的土地,但是承包期还没有到。经过一番思考,韩某想出了用暴力对付张某的毒计,随即付诸实施。2014年,韩某在未召开相关会议、未按规定实行招投标的情况下,擅自将村内户户通硬化工程承包给了顺河村村民王某,并私自代表村委会与王某签订了工程承包协议。
    2018-07-17 08:24:49
  • “村霸”强占6套安置房拒不退还 匿名举报警方剜掉“毒瘤”
    1994年,高家湖村村部对部分办公用房进行建设,马某某承包了该工程,合同上约定工程总造价为17万元,最后结完账,马某某还多拿了6000多元。2015年10月20日,马某某伙同他人到板桥乡司法所办公室闹事,以工程款未算清、板桥乡司法所工作人员未能给出让自己满意的答复为由,在板桥乡司法所办公室内大吵大闹。
    2018-07-17 08:11:58
  • 最高检:严打村霸等黑恶势力犯罪及其背后的“保护伞”
    25日,最高检发布《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为打好“三大攻坚战”提供司法保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围绕人民群众在财产、安全、环境等方面的需求,对检察机关积极参与和服务保障“三大攻坚战”作出具体部署和安排。
    2018-06-25 11:19:41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重庆黔江:藤蔓长成致富茶
重庆黔江:藤蔓长成致富茶
名师引领 墨香假期
名师引领 墨香假期
西安:大山里来的“小小考古家”
西安:大山里来的“小小考古家”
河北隆尧:夏日荷塘引客来
河北隆尧:夏日荷塘引客来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177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