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乱来!无证酒驾朋友车 撞死人后找人顶包作假证
2018-09-03 09:15:11 来源: 人民法院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时间:2018年8月22日

  地点:浙江省玉环市人民法院

  案由:交通肇事罪、危险驾驶罪、包庇罪

  案情:一场酒局过后,王某辉将同伴王某送回家中,到达目的地后,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王某不听劝阻,将王某辉的车开走。后该车与颜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的摩托车发生碰撞,导致颜某当场死亡,同车人员孙某重伤。随后,王某联系上王某辉,两人商量由王某辉妻子王某燕到事故现场冒充肇事司机向公安机关作假证明。

  案情回放

  王某辉和老婆王某燕都是河南人,来到玉环打工已有6个年头。2017年10月11日,王某辉和几个工友一起喝酒到凌晨3点,酒局过后,由王某辉开着自己的车将王某等人送回家。送到了之后,几个人还意犹未尽,就下车在车边聊了起来。这时,当中的一个工友王某上了王某辉的车,说要感受下开车的感觉。王某辉知道他没有驾照,但阻拦了一下没拦住。

  而后,王某将车开到小里岙村路口时,迎面撞上了开着三轮摩托车打算去菜场买海鲜的夫妻颜某和孙某。车将他们俩直接撞飞,颜某当场死亡,孙某重伤。而王某则继续驾车行驶数百米直至自行撞墙停下。

  下车后,王某因担心酒后无证驾驶机动车无法获得保险理赔和被追究刑事责任,便通过手机联系王某辉商量顶替事宜,后两人商量由王某燕到事故现场冒充肇事司机向公安机关作假证明。而王某则携带车上的行车记录仪逃逸。

  随后,被告人王某辉、王某燕在事故现场被交警传唤到案,面对民警多次询问,二人一再证明系王某燕驾车发生事故,直至民警出示证据显示肇事者系一名男性后,被告人王某辉才不得不如实供述。

  经鉴定,王某辉和王某案发当日上午抽取的血液中酒精含量分别为85mg/100ml和112mg/100ml,被害人颜某死亡原因为严重颅脑损伤,死亡系交通事故造成;被害人孙某身体多处骨折、体表擦伤面积累计35.4cm2,已达重伤二级。该事故经玉环交警大队责任认定,王某负事故主要责任,颜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孙某无责任。

  庭审现场

  8月22日9时整,审判长敲响了法槌,庭审开始。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王某、王某辉、王某燕交通肇事罪、危险驾驶罪、包庇罪一案,以及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颜某斌、孙某要求三被告人赔偿一案合并进行审理。原告席上除了公诉人,还有被害人颜某的儿子颜某斌及其代理人,而另一被害人孙某则坐在轮椅上,她的身材瘦小,头上已长满银丝。

  首先审理的是刑事诉讼,在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对王某进行了重点询问。

  “当时把人撞了之后有无停下?”公诉人问道。

  “当时没有停下来,很害怕,又太紧张了,只好往前面继续开,后来撞到了墙停下来,这段距离大概有100米左右。”王某答。

  “为什么找人顶替?”公诉人继续发问。

  “因为自己喝了酒,又无证驾驶,出了事情比较害怕,担心受害者可能得不到赔偿,怕自己承担责任。”王某答。

  “你有没有把行车记录仪拿下来?”公诉人再一次问道。

  “有。我拿着行车记录仪,然后回去找王某辉,他和他老婆一起过来。”

  三被告人均表示对公诉人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意见。

  随后进行的是附带民事部分的调查。针对应承担的责任和赔偿问题,双方进行了举证和辩论。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颜某斌的代理人请求法院判决刑事附带民事三被告人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家属办理丧事误工费、交通费等共计106万余元。孙某请求赔偿金74万余元。

  被告人王某辉对上述两人提出的赔偿请求并不赞同,称自己只看到孙某提供的4000元发票。同时,对死者的死亡赔偿金标准提出异议。

  颜某斌的代理人称,其提出死亡赔偿金是按照城镇居民标准来计算,即51261元乘以20年即1025220元,家属办理丧事误工费、交通等费用,主要是直系亲属及交通来回的费用,丧事费用综合计算5000元,丧葬费是按照当地半年平均工资计算的,即30327.50元。

  随后,王某辉表示车不是自己主动借给王某的,自己虽有过错,也没有那么多钱进行赔偿。王某燕则表示,虽然自己是车主,但并没有主动把车借给王某,是王某不听劝阻强行开车的。同时,事故发生后已经拿出了3.7万元赔偿金,并将保险公司理赔的12万元交给了两位被害人。

  颜某斌的代理人称,应由三被告人共同承担赔偿责任,王某是肇事方,肇事机动车实际控制人为王某辉,王某燕是该车辆登记车主,并没有尽到管理义务。王某辉喝了酒之后没有将车子停好,钥匙也没有管理好,导致王某将车辆钥匙拿去了,王某辉也没有采取阻拦措施,导致事故发生。按照法律规定,车辆管理人对车辆没有尽到管理义务造成事故发生,应该承担连带责任。因此要求三被告人承担连带责任是有法律依据的。

  被害人孙某称,王某没有赔偿过一分钱,在交警队调解的时候,王某父亲来到玉环,但并没有见过面,毫无诚意。而王某辉、王某燕也没有拿出诚意对其进行探望。

  王某表示,自己愿意进行赔偿,但家里经济条件困难,到现在只凑齐了10万元,愿意先交付给被害人。同时,王某恳求法庭从轻判决,让其早日出来上班工作,以便有能力支付赔偿金。

  经过两个半小时的庭审,法官宣布休庭,该案将择日宣判。(刘竹柯君)

+1
【纠错】 责任编辑: 邱丽芳
相关新闻
  • 护犊心切想“顶包” 父子都被查出酒驾
    看到前方有交警,父亲赶紧和酒后开车的儿子换座位,试图“顶包”,护犊心切的他不顾自己也喝过酒。交警事后了解到,这对父子是一起出来吃饭的,都喝多了,儿子情况好一点,就主动开车。
    2018-08-22 14:16:57
  • 忍俊不禁!民警很尴尬 男子酒驾被查叫“叔叔”求放过
    短短几分钟,驾驶员叫了10次“叔叔”,6次“哥哥”,把执勤民警都弄得尴尬起来,这段让人有些忍俊不禁的对话发生在19日晚四川高速交警四支队五大队民警的夜查中。
    2018-08-22 08:19:36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海南琼海:秋来捕捞忙
海南琼海:秋来捕捞忙
桂西山村秋色美
桂西山村秋色美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叙首都一军用机场附近发生连续爆炸
叙首都一军用机场附近发生连续爆炸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369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