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治标到治本 让执行不再难——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解读“基本解决执行难”
2018-10-24 15:31:12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北京10月24日电 题:从治标到治本 让执行不再难——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解读“基本解决执行难”

  新华社记者罗沙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的报告》24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能否如期实现?如何让人民群众告别“执行难”?新华社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

  记者:最高法2016年提出用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并为此定下“四个90%、一个80%”的目标,目前来看进展如何?

  刘贵祥:“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核心指标是: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在法定期限内实际执结率不低于90%;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合格率不低于90%;执行信访案件办结率不低于90%;全国达标的法院不低于90%;近三年执行案件的整体执结率不低于80%。

  全国法院打响“基本解决执行难”战役以来,各级法院干警兢兢业业地坚守在工作岗位和执行前线,决战决胜执行难。目前,“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全国接近90%的法院已经达到或者即将达到设定的核心指标。

  对于极少数可能未达到指标要求的法院,我们将对相关人员追究责任,并责令限期整改并尽快达到指标要求,将“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战役进行到底。

  记者:“基本解决执行难”,是否如字面上所理解的,所有的案件都可以顺利得到执行?

  刘贵祥:如果被执行人经法院穷尽手段后确无财产,或虽有财产但在已被全部抵押且无剩余价值的情况下,对于普通债权人而言也相当于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这类案件就是“执行不能”案件。

  这些“执行不能”案件,有的是被执行企业债台高筑、濒临破产,有的是交通事故纠纷、人身损害等侵权赔偿类纠纷中被执行人自始就财力有限甚至“家徒四壁”。这种情况下,除了按照法律规定裁定终结执行的以外,法院依法可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必须强调的是,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不意味着放弃执行。5年内执行法院每隔半年时间都会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一次被执行人的财产,对于符合恢复执行条件的,将依职权主动恢复执行。同时,按照有关规范要求,建立终本案件数据库,进行专门管理,全程留痕,接受社会及当事人监督。

  记者:我们发现有不少党政机关、公职人员也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于这种情况,法院有没有特殊照顾?

  刘贵祥: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中央政法委的直接部署和统一协调下,最高法集中开展涉党政机关执行积案清理专项行动,建立定期通报制度,将涉党政机关案件清理情况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核范围,促进党政机关带头履行生效判决。目前党政机关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已执行到位金额480亿元,实际执结率超过80%,远高于一般的被执行主体。但是实践中,仍有少部分党政机关因各种原因,未履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

  人民法院在基本解决执行难战役中,对于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的党政机关、公职人员,采取提请上级分管领导协调督办、向上级单位或主管部门发出司法建议等多种方式,敦促其积极主动履行义务,同时联合组织部门、监察委等部门采取措施,对拒不履行义务的机构和人员予以党纪政纪惩戒。对具有司法解释规定情形,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的,各级人民法院依法将其纳入失信名单,进行相应信用惩戒,并向社会公开曝光。对于被纳入失信名单的人员,按照有关规定,对其担任公职,职务晋升,担任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进行限制。

  从目前情况看,涉及党政机关的案件执行到位比例还是要远高于其他一般主体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到今年年底,将实现实际执结率达到90%。也就是说,以党政机关为被执行人的案件,绝大多数申请执行人可以实现自己的合法权益。

  记者:人民法院曾经多次开展解决执行难的集中行动,这次基本解决执行难战役会不会像以往一样,行动一结束问题就卷土重来?

  刘贵祥:执行难问题在20世纪80年代就已出现,人民法院在三十来年的时间里针对这个问题陆续采取了许多举措,开展了多次行动。但执行难这个帽子不仅没有摘下来,在一段时期内还有愈演愈烈之势,社会各界反映强烈。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推进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为解决执行难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政治环境与法治环境;党和国家大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加之现代科技的快速发展,为解决执行难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和科技支撑。各级人民法院抓住机遇,顺势而为,持续发力,我们有基础和条件解决执行难。

  执行难成因复杂,涉及面广,每年有几百万件新的执行案件涌入法院,还会出现各种复杂疑难的情况,关键是要使执行难成为个别现象,执行不难成为一般现象。这次基本解决执行难是一个阶段性目标,而并非最终目标。通过这场攻坚战,一方面,清理大量的历史性积案,极大化解执行案件存量,解决人民群众当前最不满意的突出问题,使执行工作进入一个良性的循环状态。另一方面,在治标的同时,注重治本和长效机制建设,革除各种机制性积弊。

  事实上,这些年来,最高法保持定力,义无反顾地建立执行信息化体系,建立全国统一的案件流程节点管理平台、执行查控系统、财产评估系统、网络拍卖系统,这是基础性、长效性工作,是为建立长效机制铺路架桥。

  当然,我们还会有下一步工作规划,来巩固这次攻坚战来之不易的成果,并向党中央提出的“切实解决执行难”的目标继续迈进。总的来说,我们有理由有依据对这次攻坚战目标的实现充满信心,对彻底解决执行难同样充满信心。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樵苏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柿子深加工促增收
柿子深加工促增收
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
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
霜降秋深景宜人
霜降秋深景宜人
晒秋图
晒秋图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607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