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身背法徽,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法庭
2019-06-27 08:31:52 来源: 北京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清晨,法官冯晓光和书记员王卓琳骑着电动自行车离开东城法院,驶进胡同小巷里。

  两人都背着鼓鼓的大书包,看起来分量不轻,里面装着法徽、法袍、法槌、案卷和电脑……今年4月以来,这成为他们的工作新常态——法官和书记员走到哪里,流动法庭就建在哪里。

  这次他们要去的是东城法院驻东四街道诉调对接工作站。按照工作安排,要对9起劳资纠纷开展巡回审判工作。

  “又吵起来了!这家人因为居住权问题总是吵,吵急了就动手,我们调解好几次了也不成。冯法官,咱们一起去看看吧!”一进工作站,司法所所长王永恒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把拉住了冯晓光。

  大家骑车赶往现场。

  这是一起因继承引起的家庭内部纠纷。一方是四合院产权人的儿子张某,另一方是其表兄李某。产权人共有十个兄弟姐妹,目前除十妹外均已去世。九弟生前未婚无子女,酷爱收藏,与产权人共居于此,去世后留下几大箱古玩字画。李某担心古玩字画被他人抢走,趁机占据了其生前居住的房屋,并称产权人曾书面同意自己居住。张某则认为父亲去世后房屋就是自己的,李某无权居住,必须马上搬走。双方恶语相向,屡次想要动手。

  听完双方陈述后,冯晓光认为争议焦点首先是字画的归属,遂开展调解工作。因张某还有一个姐姐,母亲也健在,涉案房屋尚未办理继承,经法官释法,张某认识到自己尚无要求腾房的实体权利,遂同意先办理继承,再主张权利。

  按照法官的建议,双方最终同意字画处置问题听从十姑安排,居住权问题待字画处置完毕后另行协商解决,一场“暴风雨”就此消弭。

  回到工作站时,又赶上一起劳动纠纷,劳资双方因诉讼时效问题争得面红耳赤,调解陷入僵局。冯晓光安抚双方情绪后,用最通俗的语言释明法律,促成双方当场达成一致意见。

  附近居民见司法所里挂起了法徽,有法官在现场处理案件,纷纷感兴趣地过来旁听,并就自己关心的法律问题向法官咨询。冯晓光也用一个个普法小故事来释疑解惑。

  “说实话,走街串巷去诉调对接工作站开展巡回审判,比在法院审案子更累,更辛苦。每天我都要背着几十斤重的大书包骑着车到处跑,不光路上花时间,风吹雨淋日晒,审结案件的数量也比在法院开庭少。如果只算司法统计账,确实不划算。”冯晓光话锋一转,“但是,东城地处首都核心区,如果算算政治账、社会治理账,结论肯定不一样。而且,真的投入工作后,法官还能收获满满的成就感。”

  诉调对接,是东城法院推动社会矛盾化解的一项重要举措。今年,法院推行“1名法官+2名法官助理+3名书记员+1~2名调解员”的配置改革,将年富力强、业务能力出众的干警充实到诉调对接团队,将更多案件解决在流动法庭,更多纠纷化解在当事人家门口。(记者 高健 通讯员 孙莹)

+1
【纠错】 责任编辑: 黄浩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上一堂禁毒课
上一堂禁毒课
“再走长征路”上的红色讲解员
“再走长征路”上的红色讲解员
国际禁毒日缅甸公开销毁毒品
国际禁毒日缅甸公开销毁毒品
比利时迎来高温天气
比利时迎来高温天气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21151124676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