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向167万余人放贷逼交“砍头息” 特大“套路贷”团伙被泰州警方破获
2019-07-27 08:26:53 来源: 法制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公安局历经6个多月缜密侦查,一举成功摧毁一“套路贷”犯罪团伙,抓获团伙成员197人,查封、冻结涉案资产总值22亿余元。该团伙自2017年至2019年短短两年间,先后累计向不特定对象167万余人放款891万余次,初始放款近17亿元,循环累计非法放贷170亿余元,非法获利23亿余元。

  该案是泰州警方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大背景下,结合“净网2019”专项行动打击新型网络犯罪实现“数据赋能”优势,在公安部、江苏省公安厅统一部署和直接指挥下,联合多地警方开展跨区域警务协作的一个重大案例。

  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该案犯罪团伙通过在贷款时收取“砍头息”以及要求贷款人缴纳高额“逾期费”,采用各种“软暴力”甚至极端危害受害人心理的手段催债。有受害人因深陷网络“套路贷”、多次被骚扰而含恨自杀。

  “软暴力”催收贷款牵出“套路贷”案件

  2018年12月17日,姜堰区公安局接到该区张甸镇居民李某报警:其于2017年6月至8月先后在“极速钱包”网贷平台借款,并用“借新款偿还旧款”,债务从开始的1360元逐步累高至1.5万元。

  在随后的日子里,李某及其家人受到了对方疯狂威胁和骚扰。“你都无法想象,他们使出了什么损招。”报案时,李某想起受到的侮辱、威胁和骚扰露出一丝恐惧。

  警方侦查时发现,在实施疯狂骚扰中,李某家人的身份证头像被PS成不堪入目的淫秽照片,并发送给李某的堂姐等家人逼迫其就范。

  而这一切,是早在李某借贷时,犯罪分子就想好的“后手”。李某说,在欠款后,其亲朋好友被催收公司打爆电话,其才回想起来原来在App上操作贷款允许App获得通讯录权限的时候,其全部通讯录就被App获取了。不仅李某本人遭了罪,还殃及亲友。

  “这是典型的‘套路贷’,尽管发生在我们本地的仅接报一起,但社会危害性非常大,必须一查到底!”姜堰区副区长、公安局局长曹祥在听取案情汇报后当即决定立案侦查。

  深入研判查出放贷公司和催收款公司

  “我们通过‘极速钱包’平台,从查询资金流和信息流入手,很快就查到了位于上海市的‘上海梦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公司)等多家公司以及位于安徽省合肥市的催收款公司‘安徽华纵佳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公司)。”姜堰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陈家锁介绍说,上海公司通过开发App运作网贷项目,实施非法放贷,警方初步查明的App就有10多个,尽管App名称各不相同,但是运作模式基本一致。通过初步侦查,发现该放贷公司和催收公司涉嫌“套路贷”犯罪。

  一个人员众多、组织严密、架构庞大、管理严格、分工明确的“套路贷”犯罪团伙逐渐浮出水面。警方经过缜密侦查发现,上海和安徽两家涉案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浙江瑞安人虞某,犯罪团伙分工作案,由上海公司负责放贷,安徽公司负责催收。

  2019年3月25日凌晨,结合“净网2019”专项行动相关要求,泰州市局、姜堰区局两级公安机关抽调精干力量,分赴上海、合肥对该犯罪团伙展开收网。包括虞某等核心成员在内的197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其中现场查获涉案数据达数百T。

  犯罪团伙深玩“套路”迫缴“砍头息”

  警方查明,为保证非法放贷资金回笼,获取更大非法利益,2017年6月,虞某成立安徽公司专门从事催收贷款及逾期产生的高额费用等工作。2018年8月,虞某提供5亿元资金,新成立上海公司,指使庄某等骨干成员负责“7·14高炮平台”项目非法放贷。

  该犯罪团伙“套路”深,首先是在发放贷款之初就要以各种服务费为名收取高达15%至30%的“砍头息”,从中牟取非法利益。在受害人逾期后,不断升级催收方式,逐级采用打电话、发短信、电话轰炸、发送侮辱话语、PS淫秽照片等手段,对受害人及其家属朋友进行持续骚扰、威胁、恐吓,迫使受害人缴纳“砍头息”、虚增的高额“逾期费”。

  “数钱数到手发软,奖金拿到心发慌”。据了解,虞某还通过向骨干成员发放巨额奖金和提成拉拢人心、稳定组织。仅2017年至2019年1月,虞某就发给庄某奖金6800万元、发给陈某奖金1300万元。据陈某供述,巨额奖金一直存在银行卡内不敢使用,就连家人都不敢告诉。

  “套路贷”害人轻则破财重则家破人亡

  该犯罪团伙人数众多,犯罪影响波及全国,一大批受害人被逼无奈,为偿还“套路贷”债台高筑,遭受巨额经济损失,过着“地狱”般的生活。“遭遇‘套路贷’就是场噩梦,人被逼到精神崩溃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受害人李某说。

  据陈家锁介绍,身陷“套路贷”的受害人如果能“破财消灾”还算幸运,有的受害人为此家庭破裂,还有的不堪受滋扰而自杀。其中连云港赣榆区居民陈某向多个网络贷款平台贷款近20万元,被收取高额“砍头息”“逾期费”,后因无力偿还贷款,遭到“软暴力”轮番“轰炸”,2018年4月28日,陈某在与家人失联多日后,被发现在自己轿车内自杀身亡,年仅34岁。

  与此同时,在暴利驱使下,除了越来越多的人受此诱惑,加入或者依附到该产业链下,直接踏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外,还变相推动了其他黑色产业的兴起。

  目前,包括虞某等核心成员在内的197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警方扣押电脑765台、手机314部,查封、冻结涉案资产总值22亿余元,此案正在侦办之中。

  “套路贷”从线下向线上蔓延值得警惕

  据了解,泰州市公安局通过全警作战,形成了信息资源共享、合力侦查攻坚的一盘棋合成作战模式,为最终全链条打击提供了坚强保障。

  案件侦办得到各级领导高度重视。公安部派员赶赴作战一线协调指导办案,江苏省副省长、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厅厅长刘旸多次听取案情汇报,副厅长裴军亲赴泰州指挥案件侦查,部省市三级公安机关协调优势资源全力支持案件侦办。

  该案侦办中也揭露了“套路贷”从线下向线上蔓延的新趋势,值得各级政法机关和全社会高度警惕。泰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杜荣良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虚拟空间内人员身份查证难度相对较大,犯罪组织人员流动性大,甚至处于动态变化中,该案实施犯罪人数破了泰州市历史上同类型案件的纪录。按照公安部关于“云剑”行动的部署,公安机关将加大打击“套路贷”犯罪力度,大大压缩其发展蔓延空间。

  杜荣良还认为,由于线上案件相对隐蔽,面广量大,司法成本较高,很多地方特别是基层公安机关无力侦办,导致犯罪分子犯罪成本降低,迅速做大。期待该案能引发社会高度关注,提高民众警惕性。(记者 丁国锋 通讯员 吴劲松)

+1
【纠错】 责任编辑: 黄浩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高温下的劳动者
高温下的劳动者
上海:博物馆奇妙“夜”
上海:博物馆奇妙“夜”
大熊猫过生日
大熊猫过生日
青藏高原上的丹霞地貌
青藏高原上的丹霞地貌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21151124804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