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让终端公开与“公共账本”如影随形 

2015年03月11日 19:59:17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3月11日电(记者鹿永建)各级政府应尽快建立教育财政预算决算终端公开制度,使教育财政资金流向可追查、可监督、可考核、可问责。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的这番话,喊出了让教育预算在阳光下运行的呼声,也说出了包括教育在内的所有“公共账本”进一步公开透明的公众心愿。

  被称为“国家账本”的政府预算报告在两会上接受了全国人大代表审查,与之相似的还有地方各级政府的“地方账本”,都是“公共账本”。教育投入已成为各级政府财政投入的最大领域,格外受人关注。

  2014年国家预算管理制度改革取得重要进展,今年全国两会还首次将预算初审文件和材料提前发给代表,让代表们有更多的时间来准备预算审查。张志勇等代表和关心教育财政的委员们在欣喜之余,还有更进一步的思考。

  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2014年修正)虽付诸实施,张志勇等代表委员们仍然发现,中央和省级财政下达给某县的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专项资金根本未用于农村薄弱学校改造,而用于发工资了;教育督导到某县督查教育经费投入情况,县里做假账应对,而且明确警告县教育局:如果上级督导查出来了,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为此,张志勇等代表和委员提出:解决之道是尽快出台和实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预算决算公开办法,建立国家教育财政预算决算公开信息化平台,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建立教育财政预算决算终端公开制度。

  所谓终端公开,打个比方,一笔用于农村薄弱学校改造的经费层层拨付下来,公众可以在未来的国家或地方的教育财政预算决算公开信息化平台上查到最终使用这笔钱的每个学校,甚至查到每个学校使用这笔钱修缮了多少平米校舍、买了什么设备。经费使用公布到最终使用者,才能使教育财政资金流向可追查、可监督、可考核、可问责。

  当然,教育财政预算决算的公开要复杂得多,预算决算编制说明了财政资金使用效益等方面也应当公开,纳入各级政府财政预算决算的教育经费要公开到本级政府的所有教育支出项目。一级地方政府用多少钱办教育?教育投入占本级财政多少,上级财政转移支付多少?教育财政总投入中用于各级各类教育的经费所占比例是多少?教师工资待遇多少钱?学生公用经费多少钱?新建学校多少钱?教育设施配备更新多少钱?公开越细越有利于监督。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实行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管理制度,除法定涉密信息外,中央和地方所有部门预决算都要公开,全面接受社会监督。所以不光教育应当建立财政预算决算终端公开制度,其他“公共账本”也应当用终端公开的制展示出来。

  这意味着具体掌握这项“实权”的某些官员不像过去那样有更大的自由裁量权了,更不可能“自由地”把本来用于薄弱学校改造的钱用于发工资了。然而某些人的“不自由”正是广大公众期盼、党中央一再推动的事情:打造阳光财政,让群众看明白、能监督。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20140000000000000011107001114607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