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央视谈海口暴力拆违:强拆如何不再与暴力联系

2016年05月03日 05:49:38 来源: 央视

  《新闻1+1》2016年5月2日完成台本

  --行政执法,边界在哪里?

  (节目导视)

  解说:

  头盔、口罩、黑制服、脚踹、电击、扇耳光,一场拆违行动为何演变成了对妇女和未成年人的暴力事件?

  (电话采访)村民:

  我过去跟领导交涉的时候,就有车把房子拆了。

  解说:

  舆论关注,有关部门迅速处置。

  海口市委宣传部 副部长 廖小平:

  如果触犯刑律的话,一定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行政执法,边界在哪里?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这两天网上在流传着一段视频,我们截取了其中的两帧画面,一起来看一下。那么看完这些画面,您不禁要问,这是在哪?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举起棍棒的穿着黑衣服的人是什么人?被打的又是什么人?今天我们就一起关注这个事情。

  解说:

  昨天,也就是海口市秀英区政府组织人员对琼华村违建实施强拆后的第三天,这场强拆行动的总指挥,秀英区区长--黄鸿儒引咎辞职。

  在官方的通报中,如此描述黄鸿儒的过失:疏于管理监督,对拆违行动组织领导不力,对行动风险评判不够,对干部教育管理不到位,导致发生重大事件,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而除了这位前区长外,长流镇镇长、秀英区联防大队大队长、中队长,也分别被停职检查和免职和撤职处理。至此,在暴力发生后的72小时内,所有与事件有关的主要负责人都受到了问责。

  海口市外宣办主任 尚焕新:

  由市纪委负责、组织部配合进行调查,对相关责任人要进行问责。

  解说:

  其实,对于这场违建强拆行动,在昨天的《海南日报》中,以“海口处置一起抗法事件”为标题进行了报道,其中提到“4月29日起,秀英区依法组织实施强拆……”;“秀英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区委、区政府对打击违法建筑的态度是坚决的,对于阻碍正常执法的恶劣行为和不法分子,将坚决打击,依法处理。”那么,这场原本是依法打击违法建筑的政府行为,为何会演变成一场引发舆论集体愤慨的暴力事件?

  4月30号开始,一段记录了强拆片段的视频开始在网络流传。在视频里,十多名戴头盔、口罩,身穿黑色制服统一着装的男子,手持着木棍、警棍和防卫盾牌,对多个坐在地上的妇女和一名未成年人进行殴打。其中,至少有六个男子以扇耳光、脚踹、棍棒的方式对这名男孩进行殴打,另外,还有一名男子手持电棍对一名妇女多次电击。在整个过程中,现场充斥着打骂和哭喊声。

  海口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廖小平:

  在视频里面反映出来的打人的七个人,七个人的身份很明确,就是联防队员,进行了治安拘留,如果触犯刑律的话一定要追究刑事责任。

  解说:

  在视频引发全社会关注后,5月1日,海口市召开市委常委会议,除了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以外,受害者也已经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治疗,海口市委市政府和秀英区委区政府领导,还登门看望了被殴打群众并道歉。然而,这场暴力执法,在雷厉风行的处罚之后,还有太多值得深思的地方。

  主持人:

  我们来看一下通过PPT的方式来回顾一下这个事件里面一些非常重要的因素:首先时间是发生在4月29日-4月30日两天,有海口秀英区的城管、公安、联防、国土等部门一共有1200多名执法人员参与。那么使用的设备是炮机30部,这个“炮机”是一个专业术语,是专门用来拆迁的时候砸墙的专业的拆迁机器。拆的是什么地方呢?长流镇琼华村104宗非法占地,大概违建的总面积是2.4万平方米。从这个人数1200多人和使用的设备30部炮机来看,这是一次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应该是志在必得的。

  那么毫无疑问在通过视频和采访两个部分都可以看到,当时村民有抗击拆迁的行为,而与此同时参与的联防队员有殴打群众,尤其是妇女儿童的行为。在海口市政府表示承认打人的视频属实,并且对当事的群众和公众表示歉意。那接下去,我们采访一下本台记者杨涛。杨涛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被打受伤的人的伤情是什么样的?他们的安置情况又是什么样?

  本台记者 杨涛:

  好的,董倩。今天我是找到了视频里面被打的三名妇女。我从她们的身上到,在她们肩膀上、手臂上、大腿上都有打的淤青。据这几名妇女说,他们是被执法人员黑色的棍子给打伤的。据她们介绍说,她们昨天去医院进行了一个检查,医生的说法是属于软组织挫伤。另外在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又见到视频里面被打的13岁的小男孩,当时他正在由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准备带去医院再进行一次检查,我在他的肩膀上面,手臂上面,还有手指上面,包括脚上面都看到了淤青的情况。

  主持人:

  这是被打的群众。那么区政府是怎么去表达这个道歉和慰问的?

  杨涛:

  是这样的,我也是跟三名被打的妇女了解了一下情况。她们说在昨天早上的时候,就有这个秀英区公安局的人带她们到医院做了检查,并且由秀英区公安局支付了医疗费用。并且在医院的时候给了每个人一千块钱的慰问金。在昨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由海口市的领导到被打的妇女的家里进行现场道歉,据妇女说她们听到市领导跟他们说,对不起,打到你们了。

  主持人:

  谢谢杨涛。刚才我们关注的是这个记者给我们介绍的一些最新的情况。

  我们来看一下在4月30日事发之后的这一天,秀英区政府的态度。来看一下,当时海口日报的报道说:“区委区政府在打击违法建筑的态度是坚决的,对于采取暴力抗法妄图阻碍正常执法的恶劣行为和不法分子,将坚决打击,依法从严处理”。那么不清楚当说这番话的时候,他们是否已经得知现场已经有过联防人员去殴打群众的一些行为。同样在这一天,到了晚上的时候,秀英区新闻通气会这样表达,“秀英区区委区政府严厉谴责在执法过程中以暴制暴,粗暴的执法行为,对当时群众和公众表示歉意,并将安排专人向被殴打的群众登门道歉和慰问。”

  好了,如果就这个回应的速度来说,应当说区委区政府的回应上是比较及时的。但是我们梳理一些事情有些疑问不能解释。比如说如果这些建筑就是违章建筑,是违建,依法拆迁是站的住脚的,既然是依法,为什么要在这个过程中要对妇女和儿童使用如此的暴力,似乎在这样一个表态中并没有解释。

  另外我们再看,海口市委宣传部的负责人表述,“涉事的联防队员是属于海口市秀英区政法委的联防大队,是其正式的聘用人员”。那么当时他们的职责,请注意是“协助公安执法,维护现场秩序”。那么协助公安执法,协助的过程包不包含暴力去协助?另外一个协助,它这个边界到底在哪里?明显从这样的一个事后的道歉和惩处的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似乎并没有找到答案。而这些恰恰是我们仔细回顾整个事件中要去寻找到的东西。我们继续关注。

  谭高岳:

  我当时在家里,一辆挖掘机开过来。我以为他是要我交违章而已,有一个工作人员说,你去找领导,我给你五分钟,现场有指挥。等我过去跟领导交涉的时候,就有车把房子拆了。

  解说:

  谭高岳家住海口市秀英区长流镇琼华村,当地一名村干部告诉记者,这次被拆违的房子,大都建了很多年。

  村委主任 谭新东:

  两三年也有,刚建的也有。一般的都是五六年,八年,十二年的也有。

  解说:

  虽然这些房屋有了多年的历史,但是这些建筑的本质依然是违法建筑。4月16日,有村民收到一纸通知。通知书说:“接到本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7日内自行拆除违法建筑。逾期未履行,我局将依法强制拆除。通知落款为“海口市秀英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村委会主任介绍,在接到通知的11天后,他、村长以及村支书被一起叫到区里开会,会议上,他们被告知,村里有104宗建筑将被作为拆迁目标。

  两天后,4月29号,拆违开始。根据人民网海南频道报道:“4月29日,秀英区组织城管、公安等1200多名执法人员,出动炮机30部,对长流镇琼华村104宗非法占地违建进行强制拆除,总面积约2.5万平方米,此次拆违是秀英区今年以来对违法建筑整治最大规模的行动,预计两天拆除完毕。”

  记者:

  那拆的那一天的情况村民们是大部分都配合?还是大部分都不配合呢?

  谭高岳:

  都是强制。

  记者:

  都是强拆?

  谭高岳:

  没有谁愿意。

  记者:

  没有配合的?

  谭高岳:

  嗯,所有的家具都埋到里头了,家具都没搬出来。

  解说:

  据海口市有关部门通报,4月30号,一些外来人员和不法分子在现场煽动部分群众,采用丢砸石砖、燃放鞭炮、发射烟花等过激行为阻挠执法,并造成多名执法人员受伤。从网络视频来看,现场情况的确相当激烈。

  廖小平:

  那些违法建筑的户主,他们有大的那种(土)炮,还有扔石块,还有准备点燃燃气瓶、煤气瓶,通过这样的方式阻挠整个队伍的进展。

  主持人:

  当我们去仔细观察回顾这样的一个事件的时候,就发现里面有一些细节实际上开始就漏出了端倪。比如说刚才说的拆迁对象,地点都说了。请注意这个车辆,有什么样的车辆参与。当时消防车、救护车、公安车已经开车进入了,那么这就说明这个消防车和救护车的进入是说明当时的方案里面有对于后果是有所预料的,有可能发生一些激烈的对抗和严重的后果。

  另外我们看组织的机构,总指挥是区委副书记、区政府区长黄鸿儒;总协调是政法委的书记,同时也是区委副书记王晓龙。根据当地权威媒体的报道,秀英区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当天是亲临现场坐镇指挥。接下去我们连线一位专家来一起分析这样一个事情,北京大学的王锡锌教授。王教授,我们来分析几点:第一,就是如果说这是依法拆迁,那么按照法律谁应当出现在或者谁有权出现在一个拆迁现场?

  王锡锌:

  像对这种违法建筑的强制拆迁,首先是要根据违法建筑的违法情形相应的设定哪些主体能够在现场采取强拆的措施。从目前来看,那么法律规定有违反规划的那么违规建设,规划部门应该来负责拆迁的。像这个案例,可能涉及到主要是违法用地、占地来进行建设,所以国土部门,另外城管再有一些地方它是一些政府委托或者授权来进行拆迁的。从法律上来说,我们可以通常看到的情形是规划部门、城管,还有建设部门和国土部门。从法律上讲,应该有一些其他部门它们到现场没有办法获得这种执法的主体身份。

  主持人:

  王教授,比如说这一次刚才我们在里面说了这个公安还有这个联防应该不应该作为一个拆迁的主体出现在当天的拆迁现场?

  王锡锌:

  严格依法行政角度,公安以及治安联防队员到现场去,他们肯定是不能作为依法强拆的主体,但是我们经常看到在很多的场合一般在进行拆迁或者说拆违的过程中,地方的政府往往是会将警力,将公安调到现场。这种做法其实我们过去已经碰到过,而且中央也要求在很多时候要慎用警力,从目前来看,警察以及联防队员到现场,他们主要可能想制造威慑态势,但是这样的威慑态势管控不好,更容易激化矛盾。

  主持人:

  王教授,在的拆迁的过程中依法应当怎么拆迁,拆迁的程序应该是什么?

  王锡锌:

  采取强制措施这是最后的手段。对于有些当事人不配合一些决定的,当然最后可能是需要动用这种强拆,但是强拆法律是有严格的要求的,比如说要对能够搬运的财务要进行保护,我们看到有一些当事人他的财产、家具都在里面,就把房屋推倒了,这肯定是不合理、不成比例的方式,更不能在过程中对相关的当事人进行人身上的暴力侵害。

  主持人:

  因为时间有限,简短回答我另外一个问题。我们在采访和视频中也有暴力抗法的举动,对于这种情况,那么强拆的这个边界又是什么?

  王锡锌:

  边界作为一种法律的设定,我觉得对所有的人都是存在的。一方面我觉得如果真正当事人构成暴力抗法,必须采取措施加以制服。比如说对暴力执法的人员该进行治安拘留进行治安拘留,如果触犯刑律要追究刑事责任,另外一方面对于执法人员来说,他即使面对暴力也不能以暴制暴,因为法律没有赋予他们对当事人进行人身伤害的权利。

  主持人:

  非常感谢王教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我们观察到的在秀英区发生这样一个拆迁事件也许是个偶发事件,但是后面有怎么样的背景,继续关注。

  解说:

  “利用三年时间,深入开展对全省违法建筑的集中整治行动,进一步提升防控违法建筑手段,健全和完善整治工作长效机制,使违法建设行为得到全面遏制”。这是去年6月,海南省人民政府下发的《海南省整治违法建筑三年攻坚行动方案》中提出的目标。

  海南省住房建设厅厅长 丁式江:

  这次打击违法建筑,还有打防结合,就是说一方面打击,一方面把违章建筑控制在源头。

  解说:

  在全省整治违建的行动中,海南各地也开展了大量的打击违建的行动。这次网络视频曝光的长流镇所在的秀英区,是海口市四大市辖区之一。近年来,秀英区就开展过一系列的整治违建的行动。

  海口市秀英区城管局局长 戴洪泽:

  秀英区政府依法组织对儒益村35宗村庄范围之外违法建筑,进行强制拆除。那么今天我们秀英区政府依法组织了公安、交警、联防、城管,还有属地政府,大概是900多人的这样一个队伍,依法对35宗违建进行拆除。

  解说:

  去年10月28号,秀英区政府就出动了900多人的队伍和20部炮机对35宗在建、已建成的违法建筑实施强制拆除。按照法律程序,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后,秀英区政府相关部门仅用一天时间就拆除违建面积近2.2万平方米。而去年前10个月,秀英区拆除的违法建筑共有526宗,面积达到了42万多平米。而在海口市,“马上就办”,更是成为去年当地整治违建的一种态度。

  2015年6月3日(新闻播报)

  今年海口把打违、控违作为城市管理六大专项整治的重要内容,以马上就办的精神,保持打违的高压态势,发现一宗处理一宗拆除一宗。

  解说:

  为了严控新增违法建筑,海口市更是采取天上拍、地上巡、网上管的方式,将全市一万多宗违法建筑上图入库,利用先进化的管理数字技术手段,对违建的巡查、发现、上报处治等环节做到全程监控。

  2015年6月3日(新闻播报)

  建立了村居一级巡查,镇级二级巡查,区政府三级巡查,市城管执法和国土、规划、住建部门四级巡查的防控体系,实行每日零报道制度。

  解说:

  2015年,海口有10个单位、93人因参与违建、防违控违不力被问责。而2016年是海口市更是确定了新目标任务:在8月31号前拆除历史违建200万平方米,年内存量违法建筑处置完毕,全面加强防控力度,打造无违建镇(街),确保“零新增”。

  然而,在这样的高压下,在这样的时限里,我们的行政执法,又该怎样去避免激化矛盾?琼华村的这起暴力事件,会成为一个提醒吗?

  主持人:

  刚才我们通过短片也了解到了根据对于琼华村的一些村民的采访,了解到这些违章建筑并不是近期才发生,历史最长的有七八年甚至还有12年之久,那为什么违章存在了这么多年,存在了十年,却只给人家七天的时间清理完毕?为什么没有事先留出足够准备的时间给自己,也给村民?那么仅仅是在现场准备了救护车还有一些消防车来应对会出现的一系列的后果呢?我们继续连线王教授,王教授您怎么看,比如说积累了十几年几年的问题,要在一个短时间内解决,您怎么看?

  王锡锌:

  如果看违建的历史,就像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样,这些违建也是是慢慢生长出来的。首先过去存在很多的不作为。那么今天可能这一任领导基于各种考虑解决这个问题,又来了一个急作为甚至“任性”作为。这个急作为和任性作为最主要的表现,就是法律上讲认定违法建设进行处理之后,其实需要留出一定的期限让别人自动履行的,如果自动履行时效过了再来采取措施,就是要有一个缓冲阶段,历史的这种欠债不能一夜之间全部填平。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王教授。其实我们说了很多年的强拆,这个强拆按说把它打开,就叫强制拆迁,如果说依法强制拆迁,这是一个中性的词汇,并没有更多的负面的因素在里面。但是这些年会发现一说到强拆就和暴力联系在一起。“暴力”是负面的用语,怎么把依法强拆它的这个题中应有之义,回到它本来的意味,对于很多地方政府来说,这恐怕非常需要动用思考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这就是今天的节目,感谢您的收看,明天再见!

【纠错】 [责任编辑: 冯文雅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8011289507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