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王娜娜事件”调查报告公布 距发现被顶替正好一年

2016年05月03日 07:11:26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本报3月2日对于“王娜娜事件”的报道

  ▲假王娜娜手写的致歉信 ▲假王娜娜手写的致歉信

  4月29日,周口官方公布了13年前“王娜娜事件”的详细经过。从第一次发布的简单处理通报,到现在详细的调查结果。除了媒体和网友的追问,也离不开王娜娜本人对真相执著的逼问。

  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份被冒用,冒名事件举国皆知,王娜娜可能不会变成现在的自己。一年前的她几乎不上网,对外界的事不甚关心,全部生活都围绕着丈夫和孩子。不爱惹事,怕麻烦的她奉行着“差不多就行”的生活态度。现在,王娜娜已经是一个自信并善谈的女人,她已经熟悉如何去面对媒体、律师和政府官员。她上网的时间越来越多,开始关注法律,跟律师探讨“公民的权利”。

  从容的王娜娜

  4月29日,“王娜娜事件”最新的调查报告出炉,首次详细披露了王娜娜当年的录取通知书是如何到了别人手里的。

  官方发布调查报告的时候,王娜娜正在公交车上,她收到了律师的信息:“调查结果已经出来,当年你的通知书确实是被交易了。”

  王娜娜忍不住就在公交车上刷起了手机。“真相终于还是被逼出来了,这是我今天最开心的事情了!王娜娜,好样的!”王娜娜习惯地刷着新闻后的评论,看到这名网友的留言和几个拇指的表情,“心里突然软了一下,忍不住点了个赞,回复谢谢”。

  以前“网友”这词离她很远,现在却是支撑她坚持的力量。不过,对于这份详细的调查报告,王娜娜依然不满意。

  她公开表达自己的异议,认为调查结果里电话无人接听这个说法“不负责任”:“难道一个打不通就不能打第二个,再说还有地址,如果漠视,总是有很多种借口不是么,而且打不通就能卖掉我的通知书么。”

  她从容回复媒体的提问,针对调查里提到要给她提供法律援助的说法,她决然地拒绝,“我有律师了,我很信任他,也不需要其他的法律援助”。

  她淡定面对政府的人员,早在4月28日,周口官方仍然有人短信告知她,要求与其见面,沟通有关情况,王娜娜表示因为正是节假日,希望律师在场沟通,对方告知,只需要与她沟通,她没有再回复。

  4月30日送完孩子,王娜娜又接到了沈丘县政府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想见见她,通报一下周口市政府的最终调查结果。

  “电话里我就直接说我不见了吧,结果在网上都看到了,也不方便说什么,所有的事情都有律师来处理。”然而对方电话里恳切地说都是老乡,也是受领导委托,希望还是能够见一下。

  后来王娜娜在家见到了这些人,“那就见吧,也就是通报结果,说有三个人涉嫌违法,有13个人要被严处。”王娜娜送走他们,继续干店里的活儿,然后接受预约的媒体采访。

  而在一年前,王娜娜还没有从容应对各种人的能力。

  最开始的努力

  在2015年5月之前,家住洛阳的王娜娜过着从家到小广告店“两点一线”的生活,她不爱惹事,怕麻烦,全部生活围绕着丈夫和两个孩子。

  那时,似乎一切对王娜娜来说都可以“凑合”,生活上奉行着“差不多就行”的态度,随着王娜娜发现自己被冒名顶替上学,这一切都开始改变。

  2003年,王娜娜20岁,她参加高考,却没等来录取通知书。但直到2015年5月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当年并不是没考上,而是有人冒用了自己的身份,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上学机会。

  她找到了那个“假王娜娜”,这个人名叫张莹莹。

  王娜娜只跟张莹莹通过一次电话,对方说“一个破学校你折腾啥,就算你考上了,也不一定能当老师”。后来张父面对媒体时解释,这是当时女儿很慌张时说的话。

  对于为此事已经奔波多日的王娜娜,这种说法无疑是火上浇油。

  今年1月26日,王娜娜见张父,张父坚持赔钱了事,而王娜娜则要求张莹莹必须先注销学历信息再谈其他,两边无法谈拢,因为对张父来说,注销学历就意味着女儿将失去工作。

  “北风刮着眼泪跑。”王娜娜说她当时哭了,“那时候我总是想,这破事为啥偏偏发生在我身上?为啥是我?”

  求助媒体之后

  王娜娜最后拨打了河南本地媒体的电话。今年2月24日,报道刊发,引起了轩然大波。

  “没有想到媒体报道后的效应。”2月25日,在报道后的第二天,几家媒体的记者涌入王娜娜家中。那时,王娜娜虽然很有表达欲望,但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从哪儿说起。

  “那时候的采访好多是半推半就的,然后看到记者报道,无论那些报道怎么写,我都会有后悔的感觉。”王娜娜说,她当时会想张莹莹会受到什么样的压力,会想她的工作还能有么,她会不会被网民“人肉”。

  网友对假王娜娜的谩骂,一度让她怀疑自己说出这些事情的意义,但是“难道我是该沉默的么?”

  “有媒体问我要她的照片,我拒绝了,我不想这样。”王娜娜一心期待张莹莹可以跟她道歉,“总是会看短信,看手机,看到来自周口本地的未接来电都会打回去,想着会不会是她。那时候我觉得这还是两个人的事,她偷走了我最宝贵的入学机会,不应该好好面对我,跟我道歉吗?”

  王娜娜一开始似乎并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可王娜娜始终没有等来张莹莹的道歉,也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李洁琼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28951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