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来自南极的问候 跨越万里的“团圆”
2017-01-28 09:55:22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哈尔滨1月28日电(记者马晓成、齐泓鑫)当老胡的身影从电脑屏幕跃出的一刹那,王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没想到,隔了一百多天后,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团圆’。”王平说。

  王平口中的老胡是正在执行我国第33次南极科考任务的昆仑内陆队队员胡正毅,远在南极的他只能每隔几天通过卫星电话与妻子王平联系一次。不久前随科考队一起赴南极的新华社记者为老胡录制了一段新年视频,并传给了王平,这是此次分别后王平第一次看到胡正毅的样子。

  虽然已经过去了小半年的时间,王平还清晰地记得送别时的情景。“我挺着个肚子,把他送到了家门口附近的公交车站。以往这个时候,我哭,他也哭。可这次,估计是怕我心里难受,他咬咬牙就上了车。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是想着我的,但是他强忍着没表现出来。”

  两人从相识到相伴一共走过了6年时间,然而细数起来,从2015年8月结婚到现在,聚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长。

  “在视频里,老胡说了许多当着我的面永远不可能说出的话。”王平说,自己太了解丈夫了,他做事从来都是井井有条,不挑吃、不挑穿,对生活的要求很简单,也从来不会轻易表达出情感,但在他内心里,亲人和朋友永远占据着一大片地方。

  “那时候觉得他去南极是挺好的一件事儿,很骄傲,没想到去的这么频繁,对他有埋怨、不理解,但每次思来想去不断地否定后,剩下的只是‘你去吧,既然你想要去’。”

  这已是胡正毅第三次去南极,王平似乎已经能自己撑起一个小家的生活了——家务自己来,产检自己去。想爱人了,就会把手机里朋友圈发过的照片一遍又一遍地看。然而,原本计划在今年二月出生的宝宝,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提前五十天降生。

  “早上,特别突然。那时候躺在车上,无助。老人们毕竟老了,有些事情他们办不了,我真的需要有个人帮我一下,哪怕是只陪在我身边。所有的过程,就是我一个人,硬着头皮……”

  更让王平担心的是孩子出生后就被送进了保温箱。“我问孩子怎么样了,姥爷每次都说很好。”可王平从父亲闪烁的眼神中感到,儿子正在闯过一道又一道难关。一个月后,在医院拔掉了所有管子的孩子才终于回到王平身边。

  “长得特别像爸爸,这么着急的来,很像我俩的急性子,原本取名‘慢慢’,期许我俩以后可以慢慢地共度时光。”她若有所思地说。

  “嫁给他后悔吗?”“从未。”王平说,既然丈夫选择了地平线,那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我能做的就是支持他全身心科考报国。”

  在采访结束时,王平也用视频的方式,向老胡送去了一封家书。“不要惦记家里了,孩子、老人一切都好,去一次南极不容易,好好完成你的科研任务吧,我和儿子在家里等你。”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志强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鸡年春运贵州“六个鸡”火车站爆红网络 曾默默无闻
    鸡年春运贵州“六个鸡”火车站爆红网络 曾默默无闻
    特朗普“造墙令”重创墨美关系
    特朗普“造墙令”重创墨美关系
    红红火火迎新春
    红红火火迎新春
    【图片故事】600秒的团聚
    【图片故事】600秒的团聚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39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