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十四年不离不弃 男子用爱唤回脑瘫妻子
2017-02-13 07:43:50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龚建强十余年如一日照顾病倒的妻子叶红。

  14年,丈夫不离不弃坚守在妻子身边,用陪伴和照顾将妻子从病魔手中拉了回来。曾被医生宣判因重度脑瘫或会瘫痪一辈子的妻子,在爱的呼唤下,睁开眼、开了口、能行走,被誉为“奇迹”。不仅如此,夫妻二人还孕育了一个新生命。他们的故事令人动容,还被评为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

  2月的一天,在上海金山区的一户普通住宅内,故事的男主人公龚建强接受了广州日报记者的采访,基本康复的妻子叶红如小鸟依人般坐在一旁,虎头虎脑的儿子在屋里闹腾着,屋内挂着一件绣品,绣品上写着:真爱永恒。龚建强笑道:“这是别人知道了我们的事后送的,其实我并不觉得我有多了不起,我只是做了一件普通人应该做的事,尽了一个丈夫应该尽的责。”

  新婚第五天妻子突然病倒

  2002年5月10日,龚建强如往常一样与妻子叶红道别后便匆匆赶往单位。早上9时30分,他突然接到了叶红同事的电话,对方声音急促,只说了句“我们把你妻子送医院了,你快去医院”便挂了。

  龚建强骑着自行车赶往叶红单位附近的医院,却被告知妻子竟是被送进了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龚建强此时有了不好的预感,赶忙又骑着车去了金山医院。

  龚建强向记者回忆道:“在重症监护室里看见叶红的那刻,我整个人都蒙了,她躺在病床上,我喊她可是她毫无反应。”叶红在一旁说道:“当时我只是想睡一会,就突然没了任何知觉。”其后,叶红被推进了手术室抢救,医生甚至不能保证叶红能活着出手术室。那是龚建强人生中最难熬的几小时,数不清的同意书等着他签字,而他手抖得几乎无法握住笔。签完这些同意书,龚建强整个人都瘫倒了。

  傍晚6时许,叶红终于被推出手术室,医生说她的命保住了,但医生还告诉龚建强:“你妻子得的是脑血管畸形,属于重度瘫痪。”也就是说,叶红可能会在床上瘫一辈子,丧失行动和语言能力。

  龚建强的心揪了起来,那年他不过34岁,叶红也仅26岁,他们才刚刚新婚第五天!周围的亲朋好友劝龚建强:“未必需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连叶红的父母也对龚建强说:“我们准备把她带回家,这是她的命不好,不能连累你。”

  龚建强想了几个晚上,他想到叶红对自己的体贴——冬天天冷,叶红会骑着电动车,将家里最好的棉被送到龚建强家;龚建强爱吃牛肉,叶红就炖好牛肉给他加餐;每次瞧见龚建强家有脏衣服,叶红还会偷偷替他洗干净。“她这样全心全意待我,如果我病倒了,她会离开我吗?她若离开了,我会是什么感受呢?”龚建强动情地向记者说道:“我告诉岳父、岳母,叶红是我的妻子,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会照顾她一辈子。”

  为了妻子多辛苦都值

  龚建强开始了或许是没有截止期限的照顾。半个月后,叶红醒了,龚建强俯身亲了一下妻子,在她耳畔说道:“老婆,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叶红听后泪如雨下。

  其后3年多是龚建强最辛苦的时期,每天凌晨5时,他就要起床为叶红穿衣、做全身按摩,然后赶去上班。中午11时,他又要趁午休时间赶回家继续为叶红按摩,为此,他再也没有在单位食堂里吃过一口饭。晚上回来做完饭,龚建强还要定时给叶红讲故事。

  2004年的一天,外面下着大雨,叶红突然开口,含糊不清地重复说着:“下雨了。”龚建强形容那一刻犹如是对自己坚持的一个回报,他告诉自己:“行的,我妻子能恢复成正常人。”龚建强未曾料到,这份决心竟用了整整8年、2900多个日夜才最终实现。即便如今,叶红也未曾完全康复,但龚建强已经很满足,“医生告诉我,能恢复并保持现在这个状态已经很不容易了。”

  只有龚建强和叶红自己知道,这种“不容易”是何等艰辛。叶红说:“我能下床后,他每天都逼我做训练,包括下蹲、推五指板、握米袋等等。被他逼急了,我还会闹脾气。”为了叶红,龚建强几乎将自己训练成专业康复理疗师,没有休息日,他的生活重心就是叶红。别人问他:“你这样辛苦值得吗?”龚建强说:“值,我换回了我的妻子,这比什么都值。”  记者手记

  如今叶红的身体大有好转,恢复了基本的行动和语言能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龚建强会鼓励叶红多开口说话,而叶红总会笑得很羞涩,然后捂着嘴说:“我说不来,还是你说吧。”

  龚建强坦言在妻子能下床的那段时间,自己确实很累,但因为念着妻子的好、为人夫的责任以及自己对妻子的心意,那些苦咽下去也就熬过来了。

  在记者与龚建强约采访时间时,龚建强总是抱歉地说:“我实在抽不出时间,因为空闲时间我们都去参加公益活动了。”参与公益活动是龚建强回报社会的一种方式,他愿意带着儿子为社会贡献绵薄之力,如同当年亦有许多好心人帮助了他和叶红。

  儿子是龚建强另一个心头好,他记得儿子出生时恰好是大年三十晚上,他说儿子是伴随大家祝福出生的。

  其实,叶红的状况并不适合怀孕生子,但叶红却很坚持,有一次去医院复诊,叶红偷偷询问医生:“我能要个孩子吗?”医生想了想说:“可以。”龚建强害怕妻子再次遇到危险,叶红说:“你能冒险将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我就不能冒险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叶红告诉记者,她如此这般执意想要一个孩子,是因为她深知丈夫想要孩子却从不敢说出口的隐忍,最重要的是:“我怕我会比他走得早,我想留一个孩子陪伴他,我怕他孤单。”说着,叶红忍不住又哭了,“儿子特别懂事,他会督促我吃药,也会哄着我玩。有一次他和我说:‘妈妈,你的手快点好起来,这样你就可以抱抱我了。’”龚建强望了眼妻子,立刻转移了话题,边说边看看叶红。她的歉意和爱意,他应该都懂。

  对话

  “我不会放弃她”

  广州日报:这么多年,你有过动摇想放弃的时候吗?

  龚建强:一开始知道妻子得的是重度瘫痪,可能一辈子瘫在床上时有过纠结,但当我想明白我不能放弃她之后,就再没有过动摇。叶红第一次睁开眼看着我流泪时,我就告诉她,我不会放弃她。

  广州日报:平时你们如何互动?

  龚建强:主要就是为她按摩、讲故事、陪她训练之类。她能下地后,每天饭后我们都会一起去小区里溜达,有时候她偷懒,我就像哄小孩一样哄她。叶红一直说我特别爱笑,因为我觉得病人特别需要家人的支持和鼓励。

  广州日报:任何时候你都是哄着她的?

  龚建强:也会开她玩笑。比如一开始她吃饭都吃不好,容易流口水,我就会一边帮她擦干净,一边笑话她:你看你,像婴儿一样,吃饭吃得到处是口水。

  广州日报:知道叶红想要生一个孩子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

  龚建强:首先是担心,我还特地跑了好几个医院,确定风险不大才同意的。我确实很喜欢小孩,以前还有人劝我们领养孩子,那个时候叶红身体还不如现在,我拒绝了,我说我们两个人相伴到老就够了。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晓璐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志强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踏春赏梅正当时
    踏春赏梅正当时
    威尼斯狂欢节开幕
    威尼斯狂欢节开幕
    江西德兴山村300米板凳龙闹元宵
    江西德兴山村300米板凳龙闹元宵
    正月十五闹元宵
    正月十五闹元宵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453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