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专访世界首位换头术志愿者:“换头实验” 我一直对此感兴趣
2017-04-05 08:58:29 来源: 成都商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红星新闻独家专访世界首位换头术志愿者

离换头只剩9个月 我不着急手术

首位换头术志愿者——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

  现在已近2017年夏天,距离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和卡纳维罗医生预计进行的头部移植手术,只剩下不到9个月了。

  今年31岁的俄罗斯人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自出生起,就患有一种被称为“沃尼克-霍夫曼症”的罕见先天性脊髓肌肉萎缩疾病。从1岁被确诊后,他就只能依赖轮椅生活。

  虽然身体瘫痪,但他的大脑却十分健全。相比于大多数幼年病逝的孩子,瓦列里成为了极少数能活到成年的患者之一。随着年龄的增长,肌肉正在加速萎缩,他开始感到呼吸和吞咽越来越困难。

  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瓦列里最终做了一个极其冒险的决定——成为世界上首位头颅移植手术志愿者。

  近日,红星新闻对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以下简称瓦列里)进行了专访。

  新闻背景

  2015年,意大利神经外科医生卡纳维罗和他的首位志愿者——俄罗斯计算机工程师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向所有人宣布,他们计划在两年后进行世界上首例头颅移植手术(上图)。

  今年2月,瓦列里和卡纳维罗医生在接受俄新社访问时表示,他们的手术计划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在一年半前被预测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已被攻克。他们向社会公布了首张老鼠大脑和断裂的脊髓成功重新连接的图片。

  多重身份

  计算机工程师、社会活动家

  除了尽力推动头颅移植手术的进展,在生活中,瓦列里作为一名计算机工程师积极投身于各种研发中。此外,他还是一名社会活动家。

  红星新闻:你一直积极从事社会活动,并成立了“Desire for life”社团,这是个什么样的社团?

  瓦列里:我与一群朋友成立了“Desire for life”,为了帮助有需要的人,向大家普及科学、揭穿伪科学、推动用于帮助人们的研发项目。我们试图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所有人,生命中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等待我们去实现。

  红星新闻:作为一名高科技计算机工程师,你目前在进行着什么样的科技研发?

  瓦列里:我一直致力于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康复医疗中,目前已成功研发了带有自动驾驶系统的轮椅“CleverChair”。人们可以通过手机应用或声控操作轮椅前进,轮椅还带有红外技术,可以自动避开路上的障碍物。

  ■“换头实验” 我一直对此感兴趣

  红星新闻:你是第一个愿意接受换头手术的志愿者。一开始,你是如何知道手术的相关消息?

  瓦列里:早在十多年前,我就知道关于头部移植手术理念的存在。我一直在家自学,在此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爱好所在:喜欢阅读科幻作品,喜欢一切和科学相关的事物。由此,我知道了前苏联科学家弗拉基米尔·德米霍夫和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怀特的“换头实验”,并对这些研究很感兴趣。

  我相信,有一天这样的技术会达到更高的水平并得以应用。这样的治疗手段将对我有极大帮助。当然,我也明白这两位科学家所遇到的难题。他们的理念不被当时的社会认同,那时没有找到能将大脑和脊髓重新连接的方法。

  然后在2013年,我看到卡纳维罗医生的研究,他表示找到了解决关键问题的方法,接下来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必然的。

  ■得知消息后 我立刻联系到了医生

  红星新闻:得知消息后,你用了多久决定联系卡纳维罗医生并接受手术?

  瓦列里:2013年,我看到卡纳维罗医生在一个采访中表示有可能进行头颅移植手术后,便立刻开始寻找,很快通过网络联系到他。当我知道有机会参与到如此重要的事情中时,便毫不犹豫投身其中。

  我唯一的感受就是迫不及待,我整个人生都在为之准备的事情,现在真的要发生了!

  红星新闻:首次与卡纳维罗医生联系时,你们就换头手术进行了怎样的沟通?

  瓦列里:我们的第一次交流很轻松并且很坦诚。我们了解彼此的想法,所以第一次通话并没有耗费很长的时间。

  在接下来两年里,我们一直保持邮件来往,也常通过Skype讨论研究工作的进展。

  我与卡纳维罗医生第一次碰面,是在2015年由美国神经外科及整形外科医生学会举办的年会上。卡纳维罗医生向社会正式介绍了这个研究,我作为首位志愿者与他一同上台。年会后,我们还进行了2个小时的私人交流。

  ■对于手术 家人都很支持我

  红星新闻:当你们向全世界公布这个消息后,有人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对你们表示质疑,对此你们是否早有心理准备?你周围的人又有怎样的反应?

  瓦列里:我和卡纳维罗医生曾就此进行讨论,考虑到他正在进行研究的内容和以前科学家们不容忽视的经验教训,卡纳维罗医生倾向于高调的宣传。我认为这是正确的。

  显而易见,在没有社会支持的情况下,卡纳维罗医生很难继续自己的研究工作。我们必须要让全世界明白这些研究的重要性,现今所有科学研究本就进行得十分艰难,没有人能够凭一己之力完成,每一项重大的科学研发都需要各个领域的大量投入及相互合作。

  无论我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

  ■手术日期 为何定在今年底我不知道

  红星新闻:今年2月你和卡纳维罗医生接受俄新社访问时表示,换头手术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这意味着什么?

  瓦列里:如往前一样,实验正在公开地进行,能够公布现今的结果确实让人感到振奋。这也表明,目前的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并且卡纳维罗医生的理论拥有了科学依据。脊髓神经轴突的融合是可以完成的,我们的实验验证了这一切,而这个成果将开启治疗一系列疾病的未来。

  红星新闻:这是否意味着手术能够在2017年底如期进行?目前,你们对于手术有多大的把握?

  瓦列里:手术的日期并不由我决定,我也不知道为何要定在2017年底。据我所知,目前科学家们还需要在活体上进行实验。

  我并不着急接受手术,对我而言,手术的可靠性是最重要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看到了关键技术的有效性,可以在动物身上将断裂的脊髓重新连接。但我们还需要时间。

  红星新闻:手术需要花费近2000万美元,目前资金是否已到位?

  瓦列里:我并没有参与该项目的资金筹备。

  我认为,不能简单地将这个事情看成是一台手术的筹资,而应看作投资了一个医疗领域的新方向。如果卡纳维罗医生成功说服了投资人,那么手术将会如期进行。 (实习记者 徐缓)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明宇
新闻评论
    “二十四节气”小清新漫画走红
    “二十四节气”小清新漫画走红
    座头鲸搁浅海滩
    座头鲸搁浅海滩
    开罗大饼
    开罗大饼
    春花烂漫
    春花烂漫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75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