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讲党课的私企女老板,为什么这么“红”
2017-04-10 07:47:56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你叫薛书记。哪的书记?”

  “我们企业党委书记。”

  “你们国企民企?”

  “民企。”

  “民营企业书记干啥的?”

  “做党建。”

  “党建是什么?”

  当59岁的薛荣在花椒直播平台上被90后、00后的网友们反复“盘问”,面对年轻人对党建工作的懵懂,她决心在俊男美女扎堆的直播平台驻扎下来,给现在的年轻人讲讲党课。

  讲党课,薛荣轻车熟路。2016年,薛荣在全国各地共讲了86场党课。去年七一,她被评为100名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

  面对挑战,薛荣不愿认输。1990年下岗后,薛荣9次创业9次失败。第10次创业,她带着16名下岗姐妹成立了一家保洁公司。今天这家名为圆方集团的企业已有42000名员工。

  一年365天都穿旗袍和高跟鞋的薛荣,评价自己是一只骄傲的天鹅。不过,不论多骄傲,薛荣都没有想到,短短40多天后,她的党课受到热捧,自己不仅成了网红,还真爱上了网络直播。

  圈粉不靠逗趣、撒娇

  3月31日下午6点,在郑州市东方建正中心的办公室里,薛荣开始为一个小时后的直播做准备。

  前一天上午,刚从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演讲回来的她,作为27名祈福嘉宾之一,在新郑参加了丁酉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下午,她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记者3个半小时的采访,到最后嗓音已经沙哑。

  不过,此时的薛荣容光焕发。

  花椒直播平台通知当天会在首页上做热门推荐。根据平台建议,薛荣把平时8点开始直播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

  在办公室旁的专属造型室烫好头发,换一身和金色背景布协调的深色旗袍,戴上印有“我是共产党员:平时看出来,困难站出来,危机豁出来”字样的身份牌,薛荣抓紧最后的时间在电脑上复习课件。守候在一侧的90后助理随时准备修改薛荣指出的错漏。

  当天薛荣演讲的主题是“非公党建一二三四”系列中的“愿景”——从中国共产党的愿景讲到愿景对一个组织的战斗力、凝聚力的巨大作用。

  两名助理早已帮她把用于直播的12.9英寸ipad接上移动电源,架得稳稳当当。ipad旁边的电脑显示器被搁到了一个20多厘米高的箱子上。薛荣说,这是为了讲课时不用低头看显示器上的课件,影响直播效果。

  薛荣的要求很细。圆方集团非公企业党建学院执行院长王晓丽记不清办公桌后面那块印有天安门和华表的金色背景布修改了多少次。

  “书记精力旺盛。平时穿着旗袍踩着高跟鞋走路,我们要小跑才跟得上。”王晓丽说。

  下午6点53分,薛荣终于打开了直播平台,开始了调动气氛的热场工作——

  “各位家人,大家晚上好!”从第一句话开始,她的声音就比平时高亢了八度。

  “蓝天,每次开机你都是第一个。这才是劳模。”

  “我的背景音乐,大家觉得怎么样?”

  “一开课就有洪荒之力(粉丝送的一种虚拟礼物),我会更努力地讲好今天的党课。”

  一个多小时的直播,薛荣激情洋溢、精神充足。与一些年轻人在直播间逗趣、撒娇或者唱歌玩乐器的文艺范儿不同,薛荣把直播当作是给年轻人的一堂课、一场演讲、一次鼓动。这种气势或许只有她这样阅历丰富的创业者独有。

  粉丝“少爷”评价她是“花椒上少有的诚意主播”。

  第一位“书记”女主播

  明明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却偏偏要做很多人认为“不务正业”的主播。

  聊起薛荣接触网络直播的缘由,王晓丽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把薛荣“坑”了。这位负责圆方集团非公党建对外宣传培训的集团高管,目前是薛荣网络直播团队大管家。

  2016年,薛荣被评为100名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后,到圆方集团参观学习的单位和来自各地的演讲邀请越来越多。薛荣的团队也在探索如何把圆方集团的党建经验推广出去。

  圆方融媒体计划是其中一个举措。圆方集团做党建工作,媒体平台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2016年末,团队开会讨论还有没有新的传播形式。王晓丽提到网络直播平台上的年轻人很多。

  薛荣向来不惮接受新鲜事物。

  20多年前,为求生存,薛荣到北京学习高层外墙清洗技术。虽然站在高楼上,两腿筛糠,但她还是做了国内第一批女蜘蛛人。

  薛荣重视圆方集团的党建工作。“薛书记有约”工作室拍了18集“薛书记讲党史”视频,从《共产党宣言》一直讲到改革开放30年,录制非公党建访谈视频27期,成为全国第一家非公企业党建的视频平台。

  2013年7月1日,在儿子李圆方的建议下,“薛书记今日播报”在微信公众号上线。每天一分钟,既有语音,又附文字,内容均与党建有关,或普及非公企业党组织运行规则,或分享圆方党建经验。

  当听到团队说网络直播,薛荣的反应是:“注册一个账号。我上去看看。”

  晕了!

  “全是俊男靓女。眼睛那么大,下巴那么尖,又唱又跳又扭。用今年春晚的流行语——好尴尬呀!这不是我待的地方。”薛荣有些犹豫。

  之前的计划是成为第一位网络书记,但整整一个月,预想中的直播没有启动。不过,她还是保持在平台上和网友聊天沟通。因为注册的昵称是“薛书记”,所以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孩子们的疑问,让我有了一份使命感。不能让现在的孩子们对什么是党建,什么是书记这些常识都不了解。”薛荣对《新华每日电讯》说。

  2017年1月11日,薛荣正式成为一名网络主播。

  不过,一开始的效果并不好。一场直播只有几十人次进薛荣的直播间观看。

  懂行的朋友建议,要吸引粉丝,首先得保证频率和时长。

  于是,名片上印着10多个头衔,平时忙不过来的薛荣,决定在上下班的路上用手机直播。

  “在车上看手机,播不到10分钟就晕车。”薛荣说,“那段时间自己下车就吐,特别难受。”

  集团内部也响起了反对的声音。有人说,网络直播鱼龙混杂,不符合薛荣的身份。儿子李圆方也劝她,做网络直播太花时间。万一搞坏了身体,得不偿失。

  但这时的薛荣已不想放弃。因为在上下班路上直播后,每场进直播间的粉丝已经增长到两三百人次。

  过了半个月,薛荣终于克服了晕车问题。但王晓丽和团队却向她建议,经过对网络直播调研,要达到最好的直播效果,必须固定主题,固定时间。

  “他们说我上下班时间不固定,不利于吸引粉丝。而每天晚上八九点钟,才是直播的黄金时间。”

  此时,薛荣第一次有了抵触情绪——作为一名企业家,晚上是她每天仅有的个人时间——因为和老人住在一起,家里没有专门的书房,只能在卧室直播——各种不方便。

  “他们都说你试一试吧。我想,既然团队这么坚持,权且一试。如果没有效果,那干脆就不做了。”

  于是,匆匆买了一扇屏风放在自己卧室当作背景后,2017年2月22日,薛荣开始了第一次在黄金时间的直播。

  薛荣至今记得那次里程碑式的直播的主题是什么人可以入党。当天她讲了1个多小时。她没想到的是,平台记录显示,先后有31000人次进了直播间。

  “我傻了!用网络语言就是‘吓死宝宝了’。去年我做了86场演讲,听众总计才30000人。”薛荣说,那一刻,她仿佛打了鸡血。

  对党建到了痴迷地步

  薛荣做直播的初衷是宣传圆方集团党建经验,给直播平台上的年轻人普及党建知识。

  自从薛荣开始定时直播,薛荣的爱人就被剥夺了在卧室里看电视的权利。爱人评价她对党建工作到了痴迷的地步。王晓丽说:“凡是有关党建的工作,书记都会去做。”

  在圆方集团的走廊上,陈列着薛荣这些年党建工作的成绩:薛书记走基层做访谈、薛书记谈党建标准化、薛书记非公党建论坛、薛书记谈党建与创业、薛书记党建大讲堂、薛书记讲党建工作法、薛书记讲党史……但说起对党建工作的认识,薛荣承认自己是从无到有。

  2002年,公司成立党支部,她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公司看着正规些。当时的中国经济比起上世纪90年代下岗大潮时有了起色。保洁行业的薪水不高,说出去不好听。老的人才留不住,新的人才招不来,薛荣的公司面临人才危机。

  因为公司内部有不少党员,于是,有人建议她通过成立党支部来留住骨干,招揽人才。

  这是一个几乎被当时管理层集体反对的提议。

  薛荣的二哥态度最激烈:“来一个书记,我们听你的,还是听他的?”

  虽然当时的薛荣并不是共产党员,但心意已决的她还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不过,对党务工作一窍不通的她闹了笑话。圆方公司竟然贴出了招聘一名党支部书记的启事。街道党工委赶紧找她谈话:“书记都是按程序选举的,哪能招聘?”

  在成立党支部后的一段时间,薛荣心里也没底。那时候公司规模不大,养一名不做具体业务的书记,真能促进公司发展?“现在我们集团党委有30多个人还忙不过来。”聊起往事,薛荣一阵唏嘘。

  不过,命运很快垂青了薛荣。河南省委机关大楼保洁对外招标。薛荣朴素地想,河南省委是党在河南省的最高机构。省委的标,应该带两个党员去。

  竞标那天,薛荣带去的两名员工胸前都别着“我是共产党员”的身份牌。“恨不得有这么大。”薛荣拿着她的苹果手机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比画。

  薛荣在现场表示,我们是有党支部的企业。如果我们中标,我会把最优秀的共产党员派来。

  结果,薛荣接到了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一笔业务。等项目组进场后,省委机关负责后勤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圆方公司有党组织在竞标中加了分。

  党建还真能转化成生产力!

  薛荣庆幸当初自己力排众议,从此对能给企业带来效益的党建工作产生了浓厚兴趣。

  多年来,圆方集团把党支部建在分、子公司,把党小组建在项目部,选派分、子公司总经理的条件首先是党员。

  2010年进入公司的张倩是一名预备党员。她说,在圆方集团人人都要求入党,自己不比别人差,自然不能落后。

  今天的圆方集团有26个党支部,77个党小组,407名党员。在党委副书记李章柱的办公室里,集团每位共产党员的档案都统一标准、统一编号、统一标签、统一盒柜、统一管理。

  《非公党建》杂志总监制杜大强对《新华每日电讯》表示,目前,民营企业就业人员占全国就业人数80%,经济总量占全国GDP60%。党中央对非公党建越来越重视。圆方集团称得上是非公企业中抓好党组织覆盖和党的工作覆盖的典型。

  儿子李圆方说,在圆方集团,党建工作已经融入了企业管理、企业形象等方方面面。

  对党建从“有私心”到真热爱

  作为一名民营企业家,薛荣并不否认她看重党建工作对企业带来的增益。但2003年的“非典”却让她对共产党员有了深刻认识,让她真心地“听党话,跟党走”。

  在“非典”疫情最严峻的时候,郑州市不少家政公司、物业公司都退出了医院。

  “当时,郑大一附院要求派人进去。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那个时候,金钱很无力。”薛荣回忆说。当天,薛荣赶到医院,对员工作了动员后,深深鞠了一躬,根本不敢抬头看。

  让她感动的是,员工一个没走。负责的党员说,“薛总你走吧。这里我们来安排。”

  “真正困难的时候,党员和普通人肯定不一样。我有了深刻的认识。”薛荣说。

  后来,郑州传染病医院也要求派人进去。等薛荣赶到传染病医院,几名员工已经主动进了隔离区。

  保洁员孟德琴在当时准备的遗书中写道:“我是共产党员,我愿意进‘非典’病房,如果不幸被感染,希望人们记得,在这场抗灾战斗中,不仅有医学专家、白衣天使,还有我们这些最普通的共产党员、最平凡的人。”

  在2003年的那个春天,圆方公司承担了全国82家医院卫生保洁工作。当时还是预备党员的薛荣也戴上口罩、拿起抹布,亲自进入传染病区做保洁清理工作。

  14年后,薛荣回忆起这段让她感激骄傲一生的往事。她对《新华每日电讯》说:“我们是有信仰的人,我们企业是有信仰的企业。有信仰的企业是战无不胜的企业。”

  集团品质部主管白永丽是2000年进公司的老员工。2007年,她在公司入党。白永丽对《新华每日电讯》说,自己入党后,责任心更强了。尤其需要加班的时候,她会想到自己是一名党员。“我的理解,党员就该多做奉献。”白永丽说。

  薛荣一直坚持把党员培养成骨干,把骨干培养成党员。

  现在圆方集团党委每月都开展“三会一课”“一主题”活动,分别是:每月10日下午2点,“薛书记有约”访谈会;每月10日下午5点,圆方集团党委大会;每月第一周周六上午,圆方集团党委会;每月10日下午6点,圆方集团大党课;每月1日,圆方集团党委发布“主题活动月”内容。

  集团下属雪绒花母婴公司员工李倩对《新华每日电讯》说,自己在好几家民营企业工作过。圆方集团是唯一能拿出工作时间,让员工带薪学党课的企业。

  有年轻粉丝直接喊她“妈妈”

  现在圆方集团的党建工作进入了向外推广的新阶段。2016年,圆方集团成立了非公企业党建学院。现在在李章柱的办公椅背后,贴着圆方集团总结的非公企业党建的6条基础制度。

  为了做好党建宣传,薛荣做了很多尝试。

  2013年开始的“薛书记今日播报”,截至2017年4月6日,已经连续播报了1376条。

  自从2月22日,薛荣在花椒直播上的党课全新改版,她的网络直播至今也没有间断过。不论她在郑州,还是在外地。

  “第二天,我讲了入党的5个阶段14个步骤;第三天,我讲了中国共产党党员必须履行的8项义务。”薛荣对自己讲课的内容如数家珍。

  3月初,孙女生日。一家人在饭店为孙女庆生。到了直播时间,薛荣准时离席,在旁边一个包间完成了直播,才回到饭桌上吃了家人给她留的饭菜。

  还有一次,薛荣在高铁上,为了不失信于粉丝,征求旁边的乘客同意后,她也拿出手机做起了直播。

  薛荣并不在乎粉丝是否送礼物,但她却为粉丝的礼物而感动。

  “虚拟空间,真实性很少。但第三天我收到了一种叫尖叫娃娃的礼物。平时我是老板,给人家发奖金。但突然收到了粉丝的礼物。”薛荣相信自己的党课获得了粉丝真心的认可。

  现在,当粉丝送出一个“么么哒”的礼物,薛荣会娴熟地把一只手放在脸颊,偏着头做卖萌状;当粉丝送出“洪荒之力”时,她会双手合十再分开,跟画面摆同步的姿势。

  “或许她在粉丝中,找到了一种被需要的感觉。”儿子李圆方如此评价母亲现在对网络直播的热情。

  薛荣承认,现在她和粉丝在虚拟空间相处互动的时间,比与丈夫和儿子相处还多。做直播时,粉丝们不仅喊她“妈妈”,还会体贴地劝她多喝水,别太累。

  来自河南平顶山的“少爷”是现在薛书记粉丝团的核心成员。他在直播平台偶然看到了薛荣的直播,觉得内容太精彩,就赶紧分享给自己的朋友,其中就有来自郑州的“醉墨”。

  做书画生意的“醉墨”是薛荣在线下见到的第一个粉丝。在“少爷”的推荐下,他开始关注薛荣的直播。2月底,“醉墨”甚至送了一个以5个9结尾的直播号给薛荣,让她赶紧换一个更有特点,更容易吸引粉丝的号码。

  现在“薛书记”在花椒直播平台上已有11699名粉丝。在3月31日的直播中,有110658人次进入了薛荣的直播间。

  薛荣认为自己讲党建的优势是把党建工作和自己的阅历结合在一起——

  “讲八项规定,几年过去了,我们的社会有哪些变化?我的案例里,我们的保洁员过去要处理很多扔掉的营养品,现在都没有了。过去逢年过节,各个单位门口传达室都会收到大量礼物。以前我们公司的保安要培训哪些东西怕压坏了该怎么放置、门卫接班的时候要怎么交接,现在都不用了。”

  现在薛荣对自己讲课的内容也有一些调整。年轻人最喜欢听她讲怎么创业,怎么失败后东山再起。于是,现在她通常前半个小时讲党的知识,后半个小时会讲企业管理和创业故事。

  “暖男晓东”在郑州开了一家会所和一家传媒公司,算是事业有成。他对《新华每日电讯》说,在花椒直播上比薛荣认真的主播寥寥无几。如果我第一个十年遇到薛书记,有她的建议,就会少走很多弯路。

  “暖男晓东”坦言,如果只是干巴巴讲党建,他肯定没兴趣。但薛书记把自己的人生阅历融入其中,他真能学到很多。随着每天听课,“暖男晓东”对党建知识有了了解。

  来自山西的“丽丽”在当地邮政部门工作。她的丈夫在当地政府工作。过去对丈夫的工作她一点兴趣没有。成为薛荣的粉丝后,她对丈夫说想入党。丈夫对她的转变,完全摸不着头脑。

  今年5月薛荣计划召开自己的线下粉丝会。她准备跟花椒直播背后的360公司探讨,粉丝群能不能成立党支部。

  随着身边年轻的粉丝越来越多,薛荣开始觉得自己对这些成天和自己互动的年轻人有一种责任。

  她承诺,粉丝送她的花椒币,全部用来支持粉丝的创业项目;她也愿意用自己的资源帮助粉丝评估项目,牵线搭桥。

  “直播平台看你怎么对待。”“暖男晓东”指了指身边的“少爷”和“醉墨”对《新华每日电讯》说,“一个人做不成的生意,三个人就能做成。我们在一起能对接很多资源。”

  薛荣理解年轻人的心思。她自信一切在自己掌握之中,也愿意对他们给予帮助。“他们信任我,我有义务让他们少走弯路。力所能及吧。”薛荣说。

  3月26日,郑开马拉松开幕,正好赶上“丽丽”来郑州。薛荣便组织了“丽丽”和“少爷”等几个活跃分子加入圆方集团的志愿者队伍,一起为残疾人选手服务。(记者 李坤晟)

+1
【纠错】 责任编辑: 郭洁宇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瑞士莫尔日郁金香节
    瑞士莫尔日郁金香节
    航拍江西九江水中花海 春意盎然惹人醉
    航拍江西九江水中花海 春意盎然惹人醉
    探访南昌春日校园 繁花如瀑醉春风
    探访南昌春日校园 繁花如瀑醉春风
    赛马节上的“女士日”
    赛马节上的“女士日”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21120777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