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上海一医院"自愿者"斗医托:妙招制服老黄牛
2017-05-21 09:03:30 来源: 解放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如今有了橙马甲的老许,正在华山医院义诊现场做志愿者。本报记者 王潇 摄

  原标题:门诊“自愿者”老许

  老许一开始没有那件印着“华山医院”字样的橙色马甲。

  他曾经被很多人误认为是票贩子,或者医托。

  确实也太像了。他站在35号专病诊室门口,背一个挎包。手上没有挂号单,也没有病历。看到初次来看病的患者,就上前问问病情,“手能举起来吧?”还叫家属把病历材料给他看看。

  有的人等得无聊能回应他几句,有的人就直接甩他一个白眼,“你哪里的啊?”

  虽然秉承的都是无私奉献的志愿精神,但不同于平常说到的“志愿者”通常隶属于一个组织,老许自认只能算是“自愿者”——“自发自愿来服务病友的个体”。

  而且在上海的医院里,这样的人远不止老许一人。

  老许坚定地认为,每一个个体或许只是毫不起眼的小角色,但个体连结起来的力量,却可以释放出足够大的正义和善意,成为维持秩序、管理城市的共同体。有志愿精神的人越多,就越能激发全社会向善的风尚,这座城市就会更美好一点。

  志愿,本就是自愿。

  风雨无阻

  这个老头子是做什么的?怎么每周都在这里?

  老许名叫许全生,今年75岁。

  说不清是在2009年的哪一天,老许决定走进医院做一点什么。那时,是妹夫去世半年。

  2008年,老许的妹夫发现手不利索,辗转求诊,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确诊为ALS(肌萎缩侧索硬化,俗称“渐冻人”)。

  老许是整个大家庭的“办公室主任”。他和妹妹共同承担起照料患者的重任。“那时我们身边没人听说过‘渐冻人’,也完全不了解这病的预后。现在才晓得,是不少人觉得比癌症还痛苦的病。”

  彷徨中老许走过弯路。比如,他曾在网上看到一位患者吃了一种澳大利亚生物剂后功能有所改善,就托朋友花了两万多元买回来,事后才知此药不是治疗药而是提高免疫功能药。

  本该用在刀刃上的钱打了水漂,老许懊恼不已。

  2009年,妹夫病情恶化,去世。

  此后,老许就开始关注渐冻人群体。每逢华山医院的神经内科有什么病友活动,他都参加,渐渐发现有不少人很迷茫。

  在一个周三的上午,他鼓起勇气决定来门诊35号诊室。

  每周三上午的35号诊室是神经内科运动神经元专病门诊。来自天南地北前来寻求确诊的患者,挤满了诊室外的几排座位。老许就站一整个上午。

  第一天是忐忑的。不过和人打交道,老许多少有点经验。他曾在一家国企做了几十年的人事管理工作。他给自己打气,“人家愿意聊嘛就聊,不愿意就拉倒。我啥也不图,就想给他们提供点信息”。

  之后每周一次,风雨无阻。

  有人怀疑过他的用心,“这个老头子是做什么的?怎么每周都在这里?”也会有热心病友为他“背书”,“他是老许,人老好的!全心全意为我们服务。你不懂的问他,他都跟你解答”。

  老许说,退休这么多年,却总是这个疲惫的上午,让他最幸福,觉得自己还是有价值的。“当初假如有一位信任的人告诉我,我或许就不会走那个弯路。”

  存在价值

  冲突时你无法对着来。这是心态问题,只能慢慢疏解

  老许的存在确实有价值。

  诊室门开,一位穿灰马甲的爷叔灰着脸走出。

  老许忙叫:“08号!08号进去!”又拍拍“灰马甲”,“医生怎么讲?我看看”。

  “灰马甲”把一张纸递给老许,是住院通知单。他埋怨起来:“你看看,医生搞这么麻烦!我家老太婆不能走路,来看病我都拖不动,还要住院,叫我怎么弄?”

  老许不睬他,细细读完,说:“我要恭喜侬咧!”

  “灰马甲”愣住。

  “医生给你开住院单,说明还有指望。我在这里这么多年,要是能确诊的,医生就直接给你开药了,不会收住院的。能收住院,说明还可能不是最严重的那一种啊!你说我要不要恭喜你?”

  候诊的病友都向“灰马甲”投来羡慕目光。“灰马甲”于是眉头舒展,脚步轻松地走了。

  诊室里坐诊的陈嬿医生,是华山医院蒋雨平教授的得意门生,常驻专病门诊多年。老许说,陈医生看诊仔细。第一次看的病人,为了查明病因,会看大约半小时。

  有一次一位青海的患者进入诊室一个小时还没出来,外面的病人吵翻天了。老许不停灭火:“你们要理解,人家从青海来的,来一趟不容易。如果是你,第一次看,是不是有好多问题要问?挂了号的,肯定会给你们看。碰到这医生是你们的幸福啊。”

  老许10句话里面有8句都在告诉病友,这位医生如何“相当好”。

  “22元的普通专家号,对于初诊病人,她基本都能保证20分钟到半个小时……这个病有两种药,一种很好,但是很贵,还有一种,是国产的,但效果不如进口的。陈教授会帮你们考虑,怎么用药,最对症又尽量减轻负担。”

  也有的人,无论老许讲什么,都说“医生不灵的”。老许还亲历过一次冲突,一位眼睑下垂的女士,认为医生的治疗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冲进诊室大骂。

  这时候的老许也很无奈。“在那种时候,你无法对着来。只能说他们太心急了。这是心态问题,只能慢慢地疏解。”

   1 2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俊松
相关新闻
  • 湖南衡阳一起聚众“医闹”事件为首人员落网
    谭某林、赵某平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2017-05-17 18:53:03
  • 怒斥医托的“侠女护士”火了
    最近,一段“南京护士怒斥医托”的视频疯传网络。这名护士也一时间大“火”被称“侠女”。记者了解到,视频中的护士是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的骆福玉,已在该院工作25年。
    2017-03-30 10:12:58
  • 医生称醉酒后不能打麻药 两男子暴力伤医获刑
    只因医生表示醉酒后不能打麻药,只能先对伤口进行清洗包扎,待酒醒后再施缝合手术,前来就医的吴某及陪同人王某对这一治疗方案不满,当即对值班的医生大打出手,后经鉴定人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2017-03-17 10:43:51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大地之“心”
    大地之“心”
    特朗普抵达沙特开启其首次出访
    特朗普抵达沙特开启其首次出访
    内蒙古呼伦贝尔那吉林场火灾扑救取得决定性进展
    内蒙古呼伦贝尔那吉林场火灾扑救取得决定性进展
    26个和一个
    26个和一个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008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