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尿毒症女儿拍微电影记录“父爱如山”
2017-06-17 16:27:42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网石家庄6月17日电(记者范世辉)父亲节前的一天,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电影院内安静的试映室里不时发出啜泣声。患有尿毒症的赵玉洁和53岁的父亲赵英魁眼里充满了泪水。放映室里正在播放的是以他们父女俩为原型的微电影《山》。这部电影是女儿赵玉洁给赵英魁准备的父亲节礼物,父亲节当天将在峰峰矿区世纪广场放映。

  1986年出生的赵玉洁是家里的独生女,高中毕业后学习动漫设计,后进入峰峰集团旗下的天择机械厂工作。由于天资聪颖有美术天赋,再加上吃苦耐劳,她很快成为厂里商务信息部门的骨干。2012年,赵玉洁步入婚姻殿堂,生活幸福美满。然而一年后,她被查出了尿毒症,冰冷的诊断书把她的生活拉到了冰窟。

  透析半年后,赵玉洁的病情持续恶化。这时,她的父亲做了一个决定,把自己的一个肾移植给女儿!对此,赵玉洁坚决不同意,哭闹着不治了。可是,父亲的话斩钉截铁不容反对,他只说了三个字:“你别管。”

  2014年的父亲节,赵玉洁和父亲做了肾移植手术。换肾手术很成功,眼看着生活有了新希望。

  然而,因为个人体质原因,赵玉洁对药物反应明显,引发一系列并发症,无奈之下,只好减少抗排斥药的药量。但随着药量减少,移植的肾功能开始减退,慢慢失去功能,赵玉洁又开始了漫长的透析治疗。

  2015年,整整一年她是在医院度过的,肺炎、带状疱疹……身体上的病痛,精神上的折磨,对父亲的愧疚,赵玉洁变得敏感、脆弱、烦躁。

  闹得最凶的一次,她拔掉输液管,跑出病房,闹着回家。从没打过她的父亲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父女两人抱头痛哭。

  这一巴掌,彻底改变了赵玉洁对生活的态度。

  “父亲为我付出这么多,我不能轻言放弃,我必须让父亲看到我活得很好,我不能成为父亲的遗憾。”她说。

  2015年冬天,开夜班出租车的父亲交班后来到医院,从内衣兜里拿出一盒带着体温的软陶泥。“妞儿,看,陶泥,给爸爸捏个泥人吧!”

  赵玉洁用枯瘦的手接过陶泥,当她的指尖碰到父亲冰冷、粗糙的手时,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她强忍着泪水,以父亲的身形捏了一个人形泥塑。父亲兴致勃勃地拿来涂料,给小泥人画眼睛鼻子。父亲笨拙的手画得扭扭曲曲的,赵玉洁被逗笑了,她拿过画笔,认真专注地接着画起来。她的生活,也因为小泥人丰富起来。

  体态婀娜的明代仕女、憨态可掬的小沙弥、活灵活现的真人人偶……赵玉洁的作品越来越多,她把对生活美好的期望全部融入到了陶泥里。

  如果不是父亲的突然晕倒,赵玉洁的泥塑生活也不会发生质的飞跃。

  因为看病,工薪阶层的赵家家底被挖空,虽然有医疗保险,峰峰集团每年也会补助一些钱,但仍然改变不了家庭经济进入窘迫的状况。赵玉洁的父亲晚上开夜班出租车,白天照顾女儿,高强度的工作和不规则的作息击垮了这座大山。去年冬天,“扑通”一声,父亲晕倒在地。

  如何才能减轻父亲的负担?赵玉洁把目光放在了满窗台的泥人身上,她想卖泥人,可是怎么卖呢?出去摆摊?她的身体不允许。好朋友告诉她,现在靠微信朋友圈做生意很火,可以开微店。2017年初,赵玉洁的“妞儿手作屋”开张了。怀着对父亲的感恩,赵玉洁更加积极乐观地生活。

  病床上的第四个父亲节就要到了,慢慢好转的赵玉洁想送给父亲一份与众不同的礼物。记录下来吧,把父亲的伟大用电影的形式记录下来。4月初,赵玉洁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与峰峰矿区影视家协会取得联系,用微弱的声音讲述了她的故事,请求拍摄一部微电影。在当地多个部门的支持下,以赵玉洁和其父亲为原型的微电影《山》开拍,并于近日完成制作。

  “小时候,父亲拉着我去爬山,我经常采一大束不知名的花。在我心里,父亲就是山,我就是山上的花。父亲,是我一生的靠山。”赵玉洁说。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倩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北京最高温突破37℃ 
    北京最高温突破37℃ 
    民航学子毕业告别校园
    民航学子毕业告别校园
    四川卧龙雪豹数量超9只
    四川卧龙雪豹数量超9只
    2017版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启用
    2017版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启用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19112116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