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导游地震后7次折返救人:无法忍受绝望的眼睛
2017-08-16 09:41:06 来源: 华西都市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折返

  7次重返塌方区

  肩背手担救出6名伤者

  回到酒店院坝,李文华脱下湿漉漉的上衣,那上面有血有汗,也有伤者的泪水。

  “怎么办,我的团里还有人没出来!”人群中,一位女导游向张立和李文华发起求救。来不及思考,李文华套上衣服便和张立向塌方处冲去。

  路上,他们遇见两个当地警察。四人当即组队,开始搜寻。黑暗中,循着哭喊声,他们看见一对坐在路边的母子。“救救我妈妈,她腰受伤了动不了。”李文华看见,孩子约18岁左右,手受伤了,胳膊处夹着一把伞。孩子说,他以为撑着伞,就能挡住不断掉落的石头。

  张立和其中一名警察继续往里搜救。李文华则和另一警察带母亲和孩子离开。由于阿姨腰伤严重,他只好选择背她撤离。李文华个子不算高,1米7,118斤。而他背上的伤者,有140斤。和警察轮换着,两人将受伤的母亲背出危险地带。

  抵达酒店后,李文华的脚站不太稳,“一直发麻”。休息约1分钟,两人又朝塌方区赶去。“因为张立他们还在里面。”

  第三次进入,他们遇上了麻烦。一辆私家车中,司机被困在车里动弹不得。“他的手和脚应该都骨折了。”最好是用担架送出去。时间紧迫。两人又重新出去找担架,所幸,一位福建游客车上有备着。于是,第四次进入,将受伤的司机,在乱石余震中,抬出危险的塌方区,转移到人员集中的安置点。

  接下来,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在一次次的往返奔跑中,李文华和张立,带出的有伤者、也有其他被困的游客和村民,他们没有仔细数过,但是被这两位导游带出的其他受伤游客,至少在6人左右。

  一趟趟的出去又返回,一次次的背起又放下,这个夜晚,冷月清辉。相对于黑暗中时刻紧逼的危险,张立更抗拒的是人少力薄的无奈,“我们几个人,保证了团里的游客一个都不少,但还希望能帮助到更多人。”

  未来

  他始终坚信

  有一天会再回九黄线

  一夜奔波,席地而坐,李文华感觉自己累瘫了。手机仍没信号。他想起自己的父母,用借来的手机往重庆家里打去电话。

  “喂。”电话那头,父亲熟悉的声音传来。他的父亲还不知道儿子遭遇了地震。“我问爸爸你睡觉没?他说睡了。我又问明天上不上班,他说要上班。我说,嗯,那你睡嘛。就把电话挂了。”挂掉电话的那瞬间,李文华觉得,只要父母没事,就算自己不幸遭遇伤亡,也无所谓。

  看着眼前游客们疲惫无助的脸庞,张立同样一夜无眠。他心里一直想着,“天快亮吧,只要天亮就好了,天亮后一切都好办了”。凌晨4点多,救援和医疗队伍都带来了食物,也送来了信心和希望。

  9日早上8点多,李文华的电话有了信号。滴滴滴,100多个电话提示传来。打开微信,1000多条未读消息让这个在九黄线上奔波了3年的导游,哭了出来。“心里的那根线彻底崩了。”为了不让游客看见,他转过身去,用衣服悄悄抹掉。“就觉得活着,真好。”

  当天下午3点,团里的所有客人全部安全撤离。他也坐上回成都的车。凌晨,车抵达成都。窗外,灯火阑珊。他有些恍惚,感觉地震就像一场梦。梦里,有游客的呼喊,有滑落的碎石,有孩子的啼哭,有燃烧的火堆,还有那个往返7次救人的自己和张立。

  他在朋友圈这样记录:今夜的风扇和昨夜的火堆,让我难辨真假。迷迷糊糊到达成都,好像过去的44小时就是一场梦,一场不愿被提及的梦。直到现在,仿佛还能感受到大地震动,还害怕靠墙的位置是否牢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谈不上伟大,只是无法忍受那一双双绝望的眼睛。

  回到成都快一周了。李文华还未平复,“特别怕听到麻将声”。由于九寨沟景区已经暂停接待游客,李文华也因此“失业”。去了趟峨眉山,平时就待在成都。至于未来,他还是想继续做导游,因为这个行业能让他感受到“自由”。“或许去带亚丁、海螺沟、毕棚沟等景区的团吧。”

  不过,他始终坚信。终有一天,他会再回九黄线。(记者 杜江茜 殷航 受访者供图)

   上一页 1 2 3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中国共享单车进入泰国大学校园
    中国共享单车进入泰国大学校园
    韩国民众冒雨参加大规模和平游行示威
    韩国民众冒雨参加大规模和平游行示威
    塞拉利昂首都洪水和泥石流灾害造成至少300人遇难
    塞拉利昂首都洪水和泥石流灾害造成至少300人遇难
    海山来“客”
    海山来“客”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490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