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绣郎”卡德尔·热合曼:留住最美嫁妆
2018-01-17 09:48:40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乌鲁木齐1月17日电  题:“绣郎”卡德尔·热合曼:留住最美嫁妆

  新华社记者 尚升、孙少雄

  “花随玉指添春色,鸟逐金针长羽毛”,古诗文中不乏描述刺绣精妙的字句。时至今日,这样的手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天山脚下仍可一见,色彩浓烈的哈密刺绣是维吾尔族姑娘不可或缺的最美嫁妆。

  44岁的卡德尔·热合曼是传承这一技艺的佼佼者。在哈密市伊州区陶家宫镇荞麦庄子村,他6岁就跟着妈妈学习刺绣。无数次,锋利的剪刀在画纸上打滑儿,往往一剪子下去画纸就废了。“我手笨,妈妈却从不骂我。”他说。

  有着新疆“东大门”之称的哈密,自古便是中华各民族文化荟萃之地,哈密刺绣也在各路交融中,吸收了苏杭一带刺绣的江南风情,渐渐有别于南疆传统维吾尔族刺绣的粗犷,变得针法质朴细腻,色彩饱满鲜亮。

  当地的维吾尔族居民认为,女孩子没有一手好的刺绣技艺,就当不了好媳妇。不少维吾尔族家庭还保持姑娘出嫁穿刺绣婚衣的习俗。

  30多年飞针走线,卡德尔·热合曼的娴熟手艺可以满足女孩子出嫁时的心愿。每逢农闲时节,他家不大的小院里总是一派忙碌景象。他也似乎越来越理解妈妈讲的话,“练好手艺,不仅仅是为了挣钱,也是为了留住美丽。”

  不过,眼下情况似乎正在发生变化。费工费时的刺绣手艺让许多年轻人望而却步。卡德尔·热合曼说,制作一件最简单的刺绣也需经过画图、裁剪、贴布、扎板、刷样、绣制、配色等多个步骤,耗时近两天,而且全部依赖手工完成。

  这些年,当地机器刺绣的盛行也对手工刺绣产生了巨大冲击。曾有外地老板与卡德尔·热合曼谈合作,提出用机器来制作刺绣最精细繁琐的绣制部分,以实现快速生产、拓展市场。

  卡德尔·热合曼拒绝了,他选择坚持这项看似笨拙耗时的古老技艺。“传统刺绣手法的精妙,一旦丢了就找不回来了。”他说。

  在他看来,哈密刺绣所呈现的花鸟草虫、农家田园等接地气的图案,包含着当地百姓对自然的领悟、对生活的热爱,古老绣法反映出的传统文化基调,更引来不少国内外游客争相购买收藏,这是哈密刺绣的机遇,也是冰冷的机械工艺无法比拟的。

  为了更好地将哈密刺绣传承下去,卡德尔·热合曼在传统技艺基础上融合现代审美,牵头设计了抱枕、杯套、笔记本、花帽、旗袍等超过300款的民族刺绣新产品。他增加了哈密刺绣的填色灵活性,根据顾客指定颜色填充,实现了哈密刺绣的“私人定制”。

  不仅如此,他还与村里人一起组织制作团队,尝试解决哈密刺绣传承难、产量低的问题。他希望成立哈密刺绣非遗技艺培训班,广收徒弟,共同传承好传统刺绣的独特魅力。

  “我愿尽我所能,留住维吾尔姑娘的最美嫁妆。”卡德尔·热合曼说。

+1
【纠错】 责任编辑: 潘子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拉萨年接待游客破1600万人次创历史新高
拉萨年接待游客破1600万人次创历史新高
渝贵铁路重庆首发阵容亮相
渝贵铁路重庆首发阵容亮相
台北河滨公园花团锦簇
台北河滨公园花团锦簇
中巴首次北印度洋联合考察全面展开
中巴首次北印度洋联合考察全面展开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24031122270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