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北京关注解决公共电话维护问题 :应急用的升级 没人使的撤机
2018-09-05 08:47:06 来源: 北京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升级后的话机使用太阳能板供电。

  北京日报7月2日刊登了题为《话机落满灰 听筒没声音》的报道,反映在城区的不少路段,公共电话亭的使用率低、维护不及时,造成话机落满灰尘不能使用等问题。文章见报后引起了市级相关部门和电信运营部门的高度重视。近日,记者再次来到这些地段,发现有些地方的话机焕然一新,有些路段陈旧损坏的电话亭已经拆除,让路于民。

  话亭撤走路面铺平整

  记者再次来到了酒仙桥路,发现这条路两侧不少“橙色帽子”形状的电话亭不见了。在地铁14号线将台站C口外的酒仙桥公交车站旁,以前安在地面的公共电话亭不见了,人行步道的方砖铺设得很平坦。之前路边绿地里有一根电线杆,上面缠着几根电线,如今都不见踪迹。

  路边一个小卖部的店主说,上个月来了几名工人,将路边的电话亭挪走了,周边的线缆也一并清走了。他告诉记者,现在几乎人人都有手机,公共电话亭使用的人很少,“反正我有手机,从来不用公共电话亭。”

  在酒仙桥路6号院电子城西侧路边,停放着很多共享单车,原先安放公共电话亭的地面已经铺上了方砖,从方砖和周边填补的水泥,可以看出此处是新铺不久的。路边有一名身穿制服的停车管理员,记者询问得知,公共电话亭被拆走了,“挪走了电话亭,步道中间没了阻碍,更好走路了。”她说。记者注意到,步道东侧是自行车道,西侧紧挨着一排门脸儿房,两米左右的步道并不宽,如果停了单车,再加上电话亭,确实比较挡道。

  在平安里路口南公交车站旁,路面只留着一块半尺高的桩子,之前的公共电话亭被撤走了。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路人,回答基本一致,都没有使用过公共电话亭。

  公话使用率下滑逐渐被撤机

  据悉,北京公共电话亭是1995年开始建设的,建设初期主要是为解决群众打电话难的问题,公共电话在当时成为群众语音通信的重要选择,其数量和话务量在2003年左右达到最高峰。之后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及移动电话的迅速普及,公共电话话务量持续下滑。

  记者从联通北京分公司相关部门了解到,北京地区有公共电话亭7000组,话机近1.8万部。今年上半年北京地区路侧公共电话通话30多万次,平均通话时间五六分钟。其中,拨打紧急电话(110/119/120/122)6.5万次,通话时长20万分钟。为更好地方便用户使用,2008年联通引入一卡通公话,增加付费方式,方便群众使用。2012年开始在首都机场开通免费三分钟本地通话,服务广大旅客。还与北京银行合作,在北京银行营业网点的公话终端上增加购电、购气功能。然而现在受各种条件制约,公共电话的商业价值正在不断减小,北京联通在公共电话经营上收入和成本倒挂,每年亏损几百万元。

  基于诸多因素,公司对一些使用率低并且损坏严重的话机开始进行撤机,腾出了道路空间。

  重点区域话机升级确保应急

  不过,记者也了解到,为方便市民使用,重点区域的公共电话亭得到保留,并进行了升级改进。取消了以往牵拉电线的做法,改装成太阳能板供电的方式,环保、高效、不占空间、使用便捷。

  记者在长安街沿线的建国门、东单区域,发现升级后的公共电话亭。这些电话亭的外观和路边的栏杆颜色相近,都是采用了古香古色的古铜色,顶部椭圆形的装饰板上写着“公共电话亭”几个字,方形的遮阳板下面有两块透明玻璃,直立的背板上一面安装着一个电话机,另一面安装了一块方形的太阳能板。为了方便照明,还在话机上方设计了一处“U”形的照明灯。

  据北京联通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这种新式的公共电话亭安装在一些重点区域,保留了其功能性,也与道路周边的环境保持协调一致。

  此外,公共电话的价值主要体现在社会效益方面,它是保证城市正常运行的应急基础设施之一,在无线通信受限的情况下,可作为临时替代性的应急通信手段。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如果市民没有携带手机或者手机没电时,可以使用公共电话拨打紧急电话。下一步,北京联通公司将与市政管理部门合作,依据广大市民的需求,优化公共电话点位,保持与需求相适应的规模,继续提供服务。(记者 杨晓斌 文并摄)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西藏日喀则土豆丰收
西藏日喀则土豆丰收
山村教学点:在坚守中传承
山村教学点:在坚守中传承
秋到山乡 丰收在望
秋到山乡 丰收在望
校内晚托班——放学后的快乐
校内晚托班——放学后的快乐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38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