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45岁“诗痴”任教老年大学22年 最年长学生93岁
2018-09-06 16:41:06 来源: 武汉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今年45岁的吴江涛在武汉地区老年大学很抢手,他在4所区级老年大学任教,从周一到周六,课都排满了。

  吴江涛为学员张有光的诗集在班上举行首发式

  在国学课上,他讲孔孟老庄,为学员们打开中国传统文化的大门;在红楼梦课上,他一回一回地赏析,将学员们带进大观园;在易经课上,他讲中国古典哲学;在诗词课上,他讲平仄、韵律、意境,教学员们吟诗,将他们带入中国古典诗词的瑰丽殿堂……

  他说:“我不是孔子,也不是孔乙己,我就是吴江涛,我只想做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者,让老人们的生活多一些诗情画意。”

  拖着行李箱走上讲台

  9月5日早上7时40分,吴江涛拖着一个翠绿色的行李箱走进江汉区老年大学。虽然8时30分上课铃才会敲响,但在老年大学任教的这22年间,他至少提前半小时到校已成为习惯。

  行李箱里装着他自己编的教材,写的教案,还有给学员们批改的作业。 吴江涛把作业本递给坐在前排的董军。董军今年74岁,今年追随着吴江涛从江岸区老年大学转到江汉区老年大学。“他到哪里教,我就到哪里学,我追随了他3年。很多老师不改学员的作业,吴老师每次都会认真地改。”

  78岁的肖长林追随吴江涛整整10年,“当时退下来后,就想混个点,但又想混得有点质量、有点收获,就跟着吴老师学诗词。”入了古典诗词的门,肖长林充分感受生活的情趣,看到什么觉得有味道就写下来,10年来,他发表了200多首诗词。

  放暑假时,学员张友光的诗集《心浪集》出版了。9月5日上课前,吴江涛在班上为这本诗集举行了郑重而简短的首发仪式。

  他用带黄陂口音的普通话声情并茂地朗读了自己为这本诗集作的序,称赞今年77岁的张友光在诗中表达出浓浓的家国情怀。军人出身的张友光坐姿挺拔,腼腆地看着吴江涛。他跟吴江涛学诗3年,吴江涛把零基础的他带入了中国古诗词的殿堂,他满腔的激情得以安放。

  学法律的教古典文学

  9月5日上午8时30分到10时,吴江涛在江汉区老年大学教诗词提高班,10时10分第二堂课,上的是诗词基础班。这学期这两个班都有70余名学员,阶梯教室坐得满满当当。

  目前,洪山、武昌、江汉、江岸、黄陂4个区级老年大学和省电力老年大学聘请了吴江涛,他教授的课程有国学、中国古典文学(专门讲红楼梦)、易经、诗词。

  学员们喜欢听他的课,说他的课诗情画意,吴老师满腹经纶,出口成章,很少有人知道吴江涛在大学里学的是法律专业。

  吴江涛是黄陂前川人,受外公影响自幼喜欢中国古典文学。他十三四岁时就开始发表古体诗,后来作品陆续登上《诗刊》《中华诗词》等诗词刊物。2002年11月,他以湖北省唯一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中华诗词学会首届青春诗会。

  1993年,吴江涛进入武汉大学法学院读大专,但他的心却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传统文学和传统文化。他去武大中文系、哲学系听课,也到其他院校的中文系去蹭课,曾师从傅占魁、胡国瑞、李格非、何国瑞、苏者聪、王文英、侯孝琼等诗文大家。

  1996年,吴江涛从武大法学院毕业,回到黄陂老家。法律相关工作不好找,他便到木兰武术学校教小学和中学的语文,还兼任校办副主任。不久,他到黄陂老年大学教授诗词。

  在黄陂10年,吴江涛边创作边学习边教书,名声渐起。2006年,省军区老年大学的弥生泉将军和皇甫国副校长三顾茅庐,把他请到省军区老年大学教授诗词。

  2007年,洪山区老年大学教授诗词的一位副教授生病,吴江涛被请去代课,讲着讲着,学员再也不让他走了。

  “至今,黄陂10年,武汉城区12年,对我影响和帮助最大的是皇甫国校长和原来洪山区老年大学的何兴智副校长。”吴江涛说,他刚到武汉城区的老年大学任教,这两位武汉老年教育的前辈就告诫他,要充分了解老年人的心理,摸索适合老年人喜欢的教学方法。两位校长还随堂听课,课下一同探讨需要改进的地方。

  现在,吴江涛每周要上20堂课,平均每堂课有学生50人。追随他的学员越来越多。

  吴江涛(左)和最年长的学员——九十三岁的王明超

  有诗为侣忙碌而清贫

  因为15岁的儿子今年中考语文失利,吴江涛暑假一直住在黄陂前川,他希望自己这个时候陪着儿子,并帮儿子把语文成绩提高一些。

  每天5时30分出门是吴江涛多年的习惯,昨天也不例外。6时,坐上快三,到汉口北7时10分左右,换上轻轨。昨天早晨他到达江汉区老年大学的时间是7时40分。8时30分上第一堂课,10时10分上第二堂课,11时40分结束上午的授课,吃个盒饭,再转4次车回黄陂,下午1时30分到黄陂老年大学上诗词课。

  吴江涛的时间过得像是要卡表。“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吴江涛说。来听他课的学员,年纪最大的93岁,是一位离休干部,最小的只有20出头,是一位城市打工者。这个小青年每周六去听他的红楼梦赏析课。

  “那个年轻人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创作。”吴江涛说,现在人们生活节奏快压力大,但还是有很多人在重压下仍然向往诗情画意的生活,让自己的心灵充实而平和。中国传统文化就能让生活诗情画意。

  而吴江涛自己的生活却是忙碌而清贫的。他每堂课的酬劳为90-100元,一年四个半月的寒暑假没有收入,算下来每月的收入在4000多元。吴江涛不是老年大学的专职教师,前年他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开始缴纳社保,每个月交1000多元,剩下的仅够自己和儿子的生活用度。

  在武汉城区12年,一直租住着最便宜的房子,先在八一游泳室附近的沙湾,与一位学篆刻的大学生合租一间民房,后来在螃蟹岬、沙湖一带租一个单间,房子的作用主要是存书,生活的需求被一再压缩。

  与他因诗而成有情人的妻子9年前无法忍受这样的清贫,离他而去。“我也有过绝望想放弃的时候。”但诗歌让他最终坚持了下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民开太平。”吴江涛说北宋大家张载的这句名言就是包括他在内的文化人的座右铭。

  边教边学,边学边教。吴江涛至今写了2000多首诗,写了30本笔记,无课的寒暑假看了1000场昆曲、京剧、楚剧、汉剧的演出和电影。30本笔记记录的是他15岁起,每天的生活感悟、诗歌素材、读书心得。

  昨天上午,他在课堂上给学员们讲授刚刚评出的“谭克平杯”青年诗词奖获作品《卢沟》,那种沉浸、那种忘我,让你觉得讲台上的他就是一个内心丰富而纯粹的诗人。学员们说,吴江涛是把诗词当饭吃。

  吴江涛说:人生之旅,有诗为侣,是幸福的。

  文/图记者田巧萍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志强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戈壁水乡似江南
戈壁水乡似江南
教官今年18岁
教官今年18岁
日本北海道发生6.9级地震
日本北海道发生6.9级地震
秋日晚霞映古城
秋日晚霞映古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3390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