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吹哨报到:破解基层治理难题的北京经验
2018-12-10 08:15:11 来源: 北京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12月8日,佰嘉城社区的党员群众150余人共同参与“回+周末绿跑”活动,在绿跑过程中清理沿途垃圾,同时对周边商户开展“门前三包”知识宣传。 孙丽萍摄

  ▲甘露园南里二社区组建了一支党员民防志愿者服务队。党员们进行灾后破拆、日常急救等突发应急救援科目的训练,成为服务老旧小区的民间应急力量。记者 潘之望摄

   广外街道红莲菜市场改造升级为广外街道百姓生活服务中心,集中了蔬菜零售、洗衣洗染、末端配送早餐、理发、修理、家政、便利超市等服务功能。

  今年初,康静里社区党委的一声“哨响”,朝阳区和东坝乡的环境、综治、城管等12个部门迅速响应,在这个小小社区里集结。各部门各司其职、通力合作,困扰这个30多年老小区的违建丛生、管线老化、道路缺损、环境脏乱等问题逐一解决。岁末,重新焕发生机的小区里,搬走的老街坊又回来了。

  赋权基层,治理重心下移,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这一机制被形象地称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自今年1月开始,北京市以“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为抓手,积极探索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系机制创新,聚集办好群众家门口事,打通抓落实“最后一公里”,形成行之有效的做法。在解决基层治理难题、切实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等工作上取得了初步实效。

  金海湖畔响起第一声哨

  2017年1月17日,一声“集结哨”在北京平谷区金海湖畔响起。这声哨,为的是解决该地区非法盗采无法根治的问题。哨声响起,区级16个职能部门下沉到乡镇组成“专项行动组”。

  在此之前,屡禁不止的盗采让金海湖镇党委、政府头疼不已。大金山采矿区关停后,非法盗采金矿、盗挖山体、盗偷砂石等恶性事件时有发生,不仅破坏生态,还造成了极大的安全隐患。2016年5月,更是发生了6死1伤的盗采矿难。

  “我们一旦发现盗采,就要协调各部门来执法,先找公安局和国土分局,控制现场证据;如果是在河道里盗挖,通知水务局;如果是挖农田的,要找经管站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情况;如果是开山盗采的,要找园林绿化局……”金海湖镇党委书记韩小波说。过去,乡镇部门最容易发现问题,却没有执法权,而协调执法部门下到一线,往往声势一过就死灰复燃。多部门联合执法时,因为条块分割、管理分散,常常是“你来他不来”“腰来腿不来”。

  2017年初的这一声哨,显然不是以前协助乡镇的“联合执法”,而是赋予了乡镇绝对领导权、指挥权和考核权,并提出了“事不绝、人不撤”的工作要求。

  “由乡镇来主导执法,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一种模式。”市国土资源局平谷分局矿产执法队队长倪维兵说,“乡镇只要发出一个信号,让各个部门几点几分在哪儿集合,我们就得‘听令’。”这种从未有过的执法模式,很快验证了它的成效。经过117天的专项行动,共行政立案17起,刑拘10名犯罪嫌疑人,持续十几年、纵横几省市的盗采金矿团伙被剿灭,金海湖水质20年来首次达到二类标准。

  平谷区这一做法剑指执法断层这一核心问题,大大增强了委办局这个“条”和乡镇这个“块”之间的合力,打通了基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

  “三哨四报到”将哨声传遍

  平谷的这一做法引起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并将其提升为形象易懂的“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机制,作为2018年全市“1号改革课题”向全市推广。市委书记蔡奇高度重视,自2月以来赴基层一线调研40余次,听取基层街乡、社区代表意见,研究解决工作中的问题,亲自谋划、亲抓落实,极大地推动了这项重要改革不断深化。

  随之,本市出台《关于党建引领街乡管理体制机制创新实现“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实施方案》,标志着“吹哨报到”的机制向全面推进基层治理运行模式的彻底转变,从一时一地的基层鲜活实践向制度化、科学化、系统化的体制机制改革彻底转变。

  《方案》立足首都基层治理实际,明确了加强党对街乡工作的领导、推进街道管理体制改革、完善基层考核评价制度等14项重要举措。同时也规范出了“街乡吹哨”的适用范围,归纳为综合执法哨、重点工作哨和应急处置哨三种情形。

  西城区喧嚣的什刹海在三声哨响后静下来,朝阳区三里屯“脏街”经吹哨治理后变身生机盎然的“靓街”,房山区大安山特大山体崩塌时吹响“应急哨”避免人员伤亡,正是上述三种哨声各显威力的具体体现。

  本着深入一线,解决基层问题的原则,全市目前已形成驻区党组织和在职党员回社区双报到、执法力量到综合执法平台报到、街巷长沉到基层报到、周末卫生大扫除组织党员干部到现场报到四种“报到”形式。

  在石景山广宁高井路社区,冬奥组委先后有1名部级干部、8名局级干部和20余名党员主动上门“报到”。他们为社区开办冬奥大讲堂,讲授奥运知识,还把滑旱雪等冬季运动带到居民身边。

  在丰台太平桥街道,刚刚建立的实体化综合执法中心成了“吹哨报到”的指挥中枢。丰台区的公安、城管、工商、食药、交通五大部门派人常驻,房管、规划国土、园林、文化等部门明确专人随叫随到。据统计,全市已有290个街乡建立了实体化综合执法中心,成为区级执法部门下沉到街乡的有力平台。

  在全面推行街巷长制的基础上,发起“街巷长沉到基层报到”,街长、巷长分别由街道处、科级干部担任,牵头组织社区层面的基层治理。此项报到明确了街巷长承担“知情、监督、处置、评价”的职责,建立了“日巡、周查、月评、季点名”机制。截至目前,全市共选派街巷长1.49万名,遍布5000条大街、1.4万余条小巷。

  开展周末卫生大扫除以来,东四街道的党员、群众齐动手,共清理了114个楼门道,拆除了88个煤棚子,清理了195个院落,清理废旧自行车1072辆,清运垃圾286卡车!昔日杂乱的胡同找回了老北京风貌,上百年的老院子、被杂物遮蔽多年的影壁都重见阳光。四合院里重新有了绿荫、有了花香,也有了燕巢和鸽哨。

  嘹亮的“哨声”还在酝酿,精准的“报到”还在碰撞。党组织领导基层治理,正画出最大同心圆,走出新时代的群众路线。

  党建引领让“哨子”吹得更响

  哨声响了,各单位能不能听得见?能不能叫得来?起初,手里攥着“哨子”,西城区广内街道工委书记彭秀颖的心里却直打鼓。

  这样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广内街道集中了新华社北京分社、市妇联、市路政局等众多单位。面对这么多级别高、规模大、资源丰富的社会单位,处于行政序列最末梢的街道办,究竟能不能叫得动他们呢?

  以党建引领“吹哨报到”,解决了彭秀颖心中的困惑。今年,本市成立了区、街乡、社区村三级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只要哨声响了,不管是政府职能部门、街道、社区,还是驻区单位、非公组织,其党委都要立即响应,共同参与社会治理,统筹资源开展服务。

  以区域化党建为平台,广内地区的70余家社会单位充分发挥出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整合场地、资金、设备等资源为地区群众开展服务。如市路政局参与共享单车的志愿摆放活动、新华社北京分社对老墙根社区困难户开展帮扶、东兴楼为高龄老人提供送餐上门服务。

  千千万万党员也纷纷回到自己居住的社区“报到”,把机关党组织服务范围延伸到一线,把在职党员活动“触角”延伸至八小时以外。这支庞大的力量投身形式多样的志愿服务活动,通过公开承诺、建言献策、办实事等方式,在环境整治、教育培训、政策咨询、服务群众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截至目前,全市9175个法人单位党组织、71.73万在职党员回属地社区、街乡报到。

  在通州区,在职党员回社区报到后都会认领一个公益项目,包括看护一个网格楼院、维护一片小区环境、发挥一项个人专长、参与一支服务队伍、争做一件好事实事、帮助一户困难居民。在西城区的“走千门进万家”活动中,在职党员入户走访,听取社区居民的意见建议,帮助群众解决实际问题。在顺义区,党员利用自身职业所长,回社区开展义诊、理发、法律咨询等活动,发挥在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

  推进重点工作时,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愈加凸显。去年,西城区达智桥胡同拆违后重现文化韵味。为了维护成果,这条长不足200米的胡同成立了临时党支部,街道、社区、驻区单位和社区党员共同参与巡查,防止违建卷土重来。在西城区,像这样的街巷治理临时党支部总共有411个。

  一声哨响,四方来应。各级党组织发挥着号召力、战斗力、凝聚力,聚资源、搭平台,把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转化为城市治理优势。

  探索基层高效治理体制

  “在城市治理中,街道、乡镇处于基础地位。”在2018年市“两会”上,市委书记蔡奇这样描述街乡的重要作用。过去,行政资源和权力重心偏高,街乡任务重、职责多,手中的权力反而最小,总是在被考核、被打分。

  改革推动着资金、资源、力量往基层走。目前,全市各街道普遍建立了自主经费。街乡还被赋予了四项权力:对市区涉辖区重大事项的意见建议权、对辖区需多部门协调解决事项的统筹协调和督办权;对政府职能部门派出机构领导人员的任免调整奖惩的建议权;对综合执法派驻人员的日常管理考核权。

  今年10月,通州区“吹哨报到”信息管理平台投用,21个党群部门、50个政府部门、11个双管部门和7个公共服务单位都在考核之列,而打分者正是属地街乡。哨声吹响后,相关部门多久响应、怎么解决、效果如何,全都一目了然。年底考核时,“吹哨报到”这一项的得分占政府职能部门总得分的30%。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此前,街乡的职能定位不清、权责边界不明,阻碍着基层政府职能转变和治理水平的提升。

  今年6月,本市率先出台《街道职责清单》,清单分党群工作、平安建设、城市管理、社区建设、民生保障、综合保障6大职责板块、共111项内容,坚决把不该加给街道的负担挡在门外,使其聚精会神地抓主责主业。在此基础上,按综合化、扁平化的原则推动街道“大部制”改革,整合相关职能设立综合性机构,推动治理中心下移。

  “过去,街道的科室设置是‘向上对口’,面向社区、面向群众的针对性不强,不利于形成合力。”东城区委常委、组织部长王清旺介绍说,今年5月,东直门、东四、朝阳门三个街道启动大部制改革,对街道各类机构进行综合设置。其内设机构由此前上下一般粗的25个科室和4个事业单位,改革后仅剩8个科室和4个中心。管理层级减少,带来的是统筹能力提高、管理体制顺畅。

  街道干部也下沉到了一线。在东城区共选派141名正科级实职干部担任社区专员,帮助社区协调解决各种困难。

  自打当上社区专员,东四街道的高洋每天总要去社区转转,居委会里也有了一张她的办公桌。

  在一次入户走访中,高洋发现83号院的杂物堆积如山,居民怨声载道。她立即吹响哨子,组织地区党员开展大扫除,清出3卡车垃圾,拆除4个煤棚。紧接着,第二声哨又吹响了,电力、环保、房管、产权单位等部门一齐来到小院,把纵横交错的空中高压线入了地。“走出办公室,走进居民家里,才能了解大家的需求。”高洋说,现在街道和居民的心贴得更近了。

  有权管事、有人干事、有钱做事,基层有了力量,哨子也自然吹得响亮、吹出实效。

  难题化解

  百姓更有“获得感”

  过去20年,回龙观、天通苑一直是京城基础设施的薄弱区。在这两个京北最大的社区中,交通拥堵,职住失衡,医疗教育资源匮乏……事项千头万绪、诉求多元多样、利益交织冲突,80万居民深受困扰。

  今年,回天地区吹响了“回天有我”的集结号!17个市级委办局、61家社会组织应声而到,一起出政策、统资源、结对子、送服务,从交通、教育、医疗等多个领域逐一解决制约地区发展的瓶颈问题。

  大量年轻人在天通苑地区居住,黑中介、二房东为了谋利,把房间打成隔断群租,人员复杂、私接水电、安全隐患极大。

  问题在哪里,治理力量就流向哪里。住建委来了,严格排查地下空间,禁止出租居住;公安分局来了,严厉查处,斩断了黑中介的利益链;消防支队和安监局也来了,实现综合执法,消除安全隐患……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回天三年行动计划”发布,三年投入200亿元,建设134个公共服务、交通治理等民生项目,为超大型城市治理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回天”之术。

  在疏解整治等重点难点工作中,也用上了部门合力。过去不知找谁办、怎么办的难题,如今一一化解。

  七处堵点斩断了什刹海环湖步道。今年5月,什刹海街道联合区城管、园林、国土等部门正式启动步道贯通工程,拆除了占道违建、假山、栈道以及两处餐厅、酒吧。堵点消失,6公里环湖步道打通。

  北三环交通要道安贞路,因工程复杂、牵涉各部门而迟迟未能开工拓宽。安贞街道一声“哨响”,朝阳区城管委、绿化局、交通支队、规划国土分局等8个相关部门多次集中“报到”,就怎么改造、如何改造、改造过程中需要协调解决哪些问题进行了多次实地调研。各部门积极出谋划策,共同商议解决措施,制定了《安贞路缓堵项目改造方案》,提出3大类、14项措施,采取“疏通一点、打通一线、畅通一片”的整体提升思路,点线面相结合,缓解地区拥堵。今年11月,安贞路由双向两车道升级为六车道。

  哨响人到,基层治理的条块合力不断增强。各区还在“吹哨报到”的实践中不断探索创新。

  一栋二层违建正好“骑”在西城、丰台两区交界线上。双方不管谁来执法,违建使用者都振振有词,“又不全在你们属地上,凭什么拆我。有本事把这楼锯了,就拆你们属地的那半截。”广外街道和太平桥街道一协商,决定“跨区吹哨”,俩街道执法部门共同报到的方式,将这座建筑面积2000平方米的跨区违建夷为平地。

  ……

  不到一年时间,“吹哨报到”机制在京华大地开枝散叶,书写了北京的基层治理经验。一个个困扰城市多年的难题得到破解,百姓的获得感越来越强。据北京市政府服务热线12345统计,今年以来,市民对政府工作肯定表扬的来电数量同比上升17%,对城市运行中不稳定因素和突发事件的来电数量下降22.79%。

  专家点评

  党建引领、哨响人到是最大亮点

  杨宏山(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这一机制改革就是基于问题导向的创新。这个问题就是基层治理的“条”“块”关系捋不顺,无法形成合力。资源大多掌握在委办局手里,而街乡在基层治理中缺少抓手。怎么把属地责任转化为街乡的治理能力,这是全国各地都面临的一个挑战。

  “吹哨报到”改革对基层问题的诊断非常准确。此前北京推行的“网格化”服务管理,就初步提出了“跨部门”解决基层治理问题的理念,但运作机制并不十分明确。“吹哨报到”进一步赋予属地调动行政资源的权力。

  党建引领,是“吹哨报到”最大的亮点。街乡是最基层的行政机关,它怎么能叫得动比它级别还高的职能部门呢?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改革的效果肯定大打折扣。党建引领,就是以党组织的统合力为基础,力量层层传导,把各职能部门拧成一股绳,哨响人到。

  基层难题无穷无尽,职能部门力量有限,解决时总得分轻重缓急。所以我建议“吹哨报到”机制改革还需要建立一个问题集成机构,比如区级“哨声”汇总平台。这个平台可以更好地研判重点问题,在提升吹哨效果的同时,也以区委员、区政府的力量为“哨声”赋能。

  在实践中,“吹哨报到”还需要进一步深化其统筹机制,明确其传导机制,满足市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具有旺盛生命力的机制

  堵锡忠(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研究室主任)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具有旺盛的生命力。首先,它抓住了城市治理的痛点。但由于管理职责分散、职能交叉,基层治理出现了“条” “块”有机结合不够的问题,即同一“条”或“块”内的问题能快速解决,如遇到需要多部门协调处理的问题就有可能推进缓慢,甚至有些难题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久而久之,就成了基层治理的痛点。“吹哨报到”机制给基层送来了“及时雨”,解除了“病痛”。

  其次,“吹哨报到”是解决基层治理难题的有效手段。一个机制好不好,关键是看它能不能解决问题,老百姓就认这个理儿。这一机制以街乡为核心,街乡具有承上启下的优势,它离社区、村庄、群众最近,最容易发现城市管理和社区治理中存在的问题,同时又便于与上级各职能部门对接联系。同时,“吹哨报到”机制还具有赋权、考核、问责等配套制度保障其持续运行。实践证明,它解决了不少基层治理难题,干部群众都拥护,已经成为北京基层治理的有效手段之一。

  第三,“吹哨报到”机制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可推广、可复制。这一机制是在党建引领下进行的,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和群众一起发现及解决基层难题,党建引领赋予它旺盛的生命力。以问题为导向,以解决问题为归属,“吹哨报到”机制发源于农村,也适合城市,没有地域差异,值得全面推广。

    记者 朱松梅 刘桥斌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志强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大桥夜色
大桥夜色
“盛京满绣”助力乡村脱贫
“盛京满绣”助力乡村脱贫
广西柳州:柳江夜景美
广西柳州:柳江夜景美
河北行唐故郡东周时期“豪车”展露真容
河北行唐故郡东周时期“豪车”展露真容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3828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