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千湖归来”的江源蝶变——冬日探访雪境黄河源见闻
2019-01-23 10:28:1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西宁1月23日电 题:“千湖归来”的江源蝶变——冬日探访雪境黄河源见闻

  新华社记者李亚光、张大川

(图文互动)(1)“千湖归来”的江源蝶变——冬日探访雪境黄河源见闻

  1月17日,屹立在雪原之上的青海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约古宗列保护分区标识。 新华社记者 李亚光 摄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素有“黄河源头第一县”“千湖之县”的美誉。上世纪末,规模养殖、采挖沙金等人类活动与气候变化活动交织,玛多2000余个湖泊干涸,牧民整整10年“守着源头没水喝”,“千湖”美誉已是虚名。

  近年来,国家先后在黄河源区投入7.15亿元用于生态治理,当地生态退化趋势得以遏制并趋于好转,大量湖泊匿迹十数年后再次浸润黄河源。数九寒天,新华社记者往返玛多县城和黄河源头约古宗列,目睹耳闻了“千湖归来”的江源蝶变。

(图文互动)(2)“千湖归来”的江源蝶变——冬日探访雪境黄河源见闻

  1月17日,一群藏野驴奔跑在黄河源区的草原上。 新华社记者 张大川 摄

  雪域高原,银装素裹。记者一行一大早便向着200多公里外的约古宗列出发,车辆颠簸茫茫雪原之上,很难分清哪边是路,哪边是草地和冰湖。

  风雪呼号的大地却是野生动物的天堂。车窗外,一群藏原羚好奇地打量记者一行,它们在雪地里竞逐嬉戏、自由觅食。三三两两的藏野驴时不时和我们的车辆并行,这些性格倔强而可爱的野驴,非要超越车辆才肯善罢甘休。

  看见在雪地觅食的藏原羚,同行的当地生态管护员闹哇说,近年来伴随着生态向好,黄河源区牧草长势喜人,尽管平均雪深超过15厘米,牧草也能冒出头来,让野生动物和家畜在冬季不至于挨饿。而在昔日的冬天,生态退化的玛多苦不堪言。

(图文互动)(3)“千湖归来”的江源蝶变——冬日探访雪境黄河源见闻

  1月17日,一群藏原羚在山间觅食。 新华社记者 张大川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管委会专职副主任甘学斌告诉记者,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玛多曾是全国牧业首富县,全县不足6000人拥有近70万牲畜。过度放牧很快带来了生态恶果,草场退化、湖泊萎缩、黑土滩扩张。屋漏偏逢连夜雨,90年代持续多年的干旱,更是让当地2000余个湖泊不见踪影。

  “那时候牛羊吃不上水,我们不得不频繁转场,有时候十几天就要转场。牛羊瘦得不成样子,很多都挨不过冬天。”闹哇说。言语间,同行的另一名生态管护员刚周指着窗外一段残破的土坯墙说,那里曾是他出生长大和成家立业的地方。

  在2006年,难以通过放牧来继续维持生计的刚周一家,响应政府退牧还草的号召,同玛多县584户牧民一道搬离了世代生活的草原。牧民分三路迁离故土,刚周一家迁往500多公里外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

  “为了保护生态,我离开了家乡,依然是为了保护生态,2016年我再次返回家乡,成为一名生态管护员。”刚周说,国家既然下定决心修复治理黄河源区生态,黄河源头的牧民们也是当仁不让。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生态保护处处长久谢说,2005年至今,国家在黄河源区相继实施禁牧减畜、退牧还草等一系列生态项目,在101万亩退化草场上种活了人工草,在2.94万亩遗留矿区内覆土植草,如今,玛多县大小湖泊、坑塘恢复至44607个,“千湖之县”美誉再度名副其实。

  “我们已经吃了破坏生态的亏,不能再让子孙后代没了活路。”闹哇说,作为一名生态管护员,每周至少要巡护2次管护区域,监测并记录野生动物分布情况,遇到生态违法行为及时制止并上报。

  甘学斌说,在牧民生态管护员的协助下,玛多县积极推进反盗猎、反盗采工作,近年来共查处各类生态违法案件52起,有力震慑了不法分子,野生动物数量逐年增加。

  “保护生态环境和提高群众生产生活水平可以实现共赢。”玛多县委书记何海燕说,全县已有3042名生态管护员通过从事生态保护工作获得了对等收入,在未来,玛多还将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核定合理载畜量,促进生态畜牧业提质增效,同时探索建立国家公园生态体验和访客制,以展现黄河源头风貌,促进当地牧民增收。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樵苏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深夜巡查确保春运安全
深夜巡查确保春运安全
春节红灯笼小年夜点亮长安街
春节红灯笼小年夜点亮长安街
春运路上的藏族姐妹
春运路上的藏族姐妹
忙碌的临客餐车
忙碌的临客餐车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029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