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体力技能忍耐力的三重考验 养老护理员:重担下的坚守
2019-02-14 08:05:48 来源: 工人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大红窗花、五彩剪纸、寓意吉祥的春联福字……除夕将近,长春市社会福利院内喜气洋洋。护理员们亲自动手,为院内350余名养员共同装扮了一个年味浓浓、处处温馨的“家”。

  与普通养老院不同,由财政部门出资兴办的长春市社会福利院,承担着城区特困供养人员的养护工作,其养员多为三无老人和残疾人。在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无赡养人和扶养人的情况下,福利院就是他们唯一的家。这也决定了身为“家人”角色的护理员,要承担更重的责任。日前,记者走进这里,“探秘”这些护理员们的酸甜苦辣。

  体力、技能与忍耐力的三重考验

  2月1日,孙秀霞准时在8点前走进办公区,换上粉色工装,接班后立刻进入工作状态。

  打扫房间卫生,为老人清理口腔、处理大小便,帮老人洗澡、喂饭……再直起腰时,孙秀霞已汗湿双颊。

  “我是通过公益岗被招进来的,原来以为伺候老人没什么难的,没想到竟是体力、技能与忍耐力的三重考验。”42岁的孙秀霞说,尤其是伺候失能失智、脾气古怪的特殊老人,没个好身体、好心肠、好耐性肯定不行。

  孙秀霞告诉记者,按照养员的自理能力等级和疾病种类,院里共划分了6个生活区,她所在的医疗照护专区主要是失能失智人员。“梁叔,刮完胡子我给您拿好吃的好不好?”看到专区最不爱刮胡子的老人点头同意,孙秀霞笑得格外开心,这,仅是她每天“哄孩子”的场景之一。

  29岁的张璐是前两年正式参加事业单位考试进入福利院的护理员。最开始查房时,她恰好碰到一位男性失智养员在床上排泄,大便几乎涂了满床,手里还捏着一块,要拿给她看。

  “当时我就懵了,接受不了,幸好隔壁一个有经验的姐姐看到,替我处理了。”张璐说,这样的场景并不罕见,很多护理员甚至一碰到这种情况就直接辞职,受不了脏臭的甚至哇哇大吐。

  “跟想象中的有天壤之别!”49岁的龙越已经在福利院工作11年,原来她一直以为照顾老人就是多跟他们聊聊天,像家人一样相处,而且老人们应该都跟自己的父母一样,亲切慈祥。

  “三无老人们的特殊经历让他们异常敏感,护理时必须时时关注他们的情绪变化。”龙越说,她负责的养员里有一位老大娘,早年离异,独自抚养的两个儿子都因车祸去世。每逢节日,老人总会格外难过,还曾一度有轻生的念头。

  为改变老人的生活状态,龙越制订了一套全方位护理计划,除了平时多陪伴、多问暖,还充分发动志愿者和同区养员,多种方式充实老人时间。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老人情况已有很大好转。

  “护理员的工作,不仅包括协助老人吃喝拉撒、洗澡、娱乐、康复等常规内容,还包括协助就医、心理辅导、思想教育、财务保管、对外活动安排等,想要干好不容易。”龙越告诉记者,为了更好胜任这份工作,她还专门抽时间参加了专业的社工学习。

  心里富足,就是最大的收获

  护理员是典型的苦脏累岗位,且收入极为有限。能留下稳定工作的,必须要学会在荆棘中寻找不一样的收获。

  “2012年刚来福利院时,我是年龄最小的护理员,大学时学的是艺术设计,原来在联通公司做过客户经理。选择到这工作,曾惊掉过不少亲友的下巴。”今年29岁的于航年轻漂亮。她告诉记者,因为从小就和姥姥、姥爷一起生活,她一直特别爱和老人相处,就想找份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干。

  于航所在的安养1区,有45名女性智力障碍者,照顾起来很难,但小姑娘却总是一副很有劲头的样子。

  “邓奶奶是我刚入职时就开始照顾的老人,她有灰指甲,又长又弯,甚至长到肉里,因为怕疼,一直不让人修剪。”于航说,看到老人这样,她觉得很心疼,一直试着跟老人沟通,劝了两周才征得同意。这让当时已经不抱希望的于航着实惊喜不小。

  照顾智力有障碍的老人,最难的就是不好交流。于航告诉记者,养员们听不懂她说的话,她也听不懂养员们的要求,护理时,经常要连蒙带猜,从喝水、如厕,到做游戏、按摩等等,一样一样试。时间久了,慢慢就会掌握很多沟通技巧,也能逐渐理解每个养员的表达习惯了。

  工作虽然很难,于航仍常怀期待。空闲时,她经常会给养员们讲些简单的小笑话,为她们读书读报。“‘点滴爱心助真情’是我的座右铭,说起来挺土的吧,但是真正做到就是我的追求了。”于航笑呵呵地说,“和老人们交流时,我感觉自己特别被需要,我是有价值的,心里是富足的,这就是我要的成就感。”

  “干这行,受委屈是家常便饭,有的失智老人犯病时逮谁骂谁,甚至上手,全然不顾你平时的细心照顾,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张璐说,她知道谁都有老的一天,可能他们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

  “说实话,这些养员,你糊弄,他们可能也不知道,生活品质完全取决于护理员的责任心和良心。”张璐告诉记者,这份工作其实更像是在积德行善,能坚持到现在,除了这支总是能互相支持打气的团队所给予的强大归属感,养员们不时回馈的真情实感也是激励她的最佳良药。

  “在服务老人的同时,我也学会了如何更好与家人相处,如何能更贴心地照顾父母。”从一线护理员到养老生活区主任,11年间,龙越用出色的表现赢得了老人们的认可。如今,马上要退休了,她觉得这份工作真正实现了自己的社会价值,很为自己骄傲。

  期待更多的认可和支持

  长春市社会福利院已有70年历史,因一直承担养护“兜底”责任,养员构成复杂,包括曾受过劳教、有智力障碍等多种情况,护理难度很大。

  福利院副院长王君艳告诉记者,目前,全院共有350余名养员,主要是三无老人和残疾人,老年人占60%左右,其余是长春市救助管理站和儿童福利院送过来的18岁以上脑瘫患者。与之相对,一线护理员却仅有68名,包括临时用工,80%为女性,20%是农民工,平均年龄35岁左右,最大的50多岁,流动性极大,甚至很多刚入职的护理员看到工作内容的恶劣,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走人。

  为了满足护理需求,福利院不得不一再放宽招聘条件,并在正式编制极为有限的情况下,坚持采取“自主招聘+公益岗+临时用工”的方式来补充人力资源。目前,护理员和养员的配比,失能失智是1:3,半自理是1:8,其他是1:10,床位全满。

  “护理员每月到手的工资仅有2000元左右,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尽力在精神和情感上给他们更多的关怀和鼓励。”王君艳说,工资是留不住人的,能坚持下来的都是靠奉献精神和爱心。介绍情况时,她话语里满满都是对护理员们的心疼。

  “很多人听到我在福利院做护理员都会很诧异,当年同批入职的15个人,现在只有5个还在坚守,甚至连我丈夫都不支持我。”于航告诉记者,除了工作内容的苦脏累,护理员的社会认同度也不高,人们普遍会用是否体面、收入高低等来衡量一个工作岗位的好坏,这种想法并不全面,她希望能有更多人理解、支持和认可护理员的工作价值。

  随着社会进入老龄化的趋势逐渐加快,护理方面的人员需求缺口会越来越大。而护理员招聘难、留人难则是整个养老产业的普遍窘境。“期待政府部门能进一步提高护理员的福利待遇,社会也能对护理员有更多的认可和支持。”王君艳说。(记者 柳姗姗)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广州华南农业大学樱花怒放吸引游人
广州华南农业大学樱花怒放吸引游人
河北吴桥:杂技灯会迎客来
河北吴桥:杂技灯会迎客来
叉尾太阳鸟悬停采蜜
叉尾太阳鸟悬停采蜜
丽江古城夜色迷人
丽江古城夜色迷人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111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