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想开了,放开了,我们的过年相聚才有意义
2019-02-19 11:06:13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今年我在老家的家族春节聚会,是历年来出席人数最少的一回。但坦白说,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和自在,且不夸张地说,其他人过节的精神面貌比往年都好。

  今年春节,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咱家的聚会模式都空前升格了。升格的表现可简要概括为6个字:放开了,想开了。

  从记事起,我就发现自己生长于一个家族观念极强的环境中。爸爸妈妈两边家庭各有四五个亲兄弟姐妹,无论贫穷与富贵,都很难得地经受住了“时代的考验”,大家族数十年来几乎没发生过什么矛盾。

  虽然他们平日里走动得就挺勤快,但春节聚会长期都是颇带神圣光芒的仪式性时刻。这般意味有点像李安的电影《饮食男女》,片中退休的大厨老朱每周日都费心做出一桌丰盛菜肴,坚持按时按点将3个女儿齐齐拉到那张饭桌上。而我们家族春节聚会也如此,“铁打的过年齐聚”,不容懈怠。

  团圆这一出发点是温馨美好的,可随着年轻一代的成家立业,“铁打”的春节常规聚会渐渐遇到诸多变数。我印象最深的是某一年春节,堂姐和堂姐夫临时起意去四川旅行,叔叔本不同意,拗不过女儿的百般哀求,只好让他们去了。

  结果大年初一聚会家宴缺了那俩,老人和其他亲戚纷纷询问,并当场表现得极为不满,甚至席间还发了火。

  叔叔婶婶脸上挂不住,连打数通电话斥责他们俩任性,堂姐和堂姐夫见一大家子如此动气,赶紧提前3天回家,向亲戚们道歉。

  那时我的观点尚在大多数亲戚这一头,认为春节就该和全家人团聚在一起。然而在好几年后,与堂姐闲聊时她才吐露真实心声:她所从事的秘书工作,一年到头工作排得密不透风,几乎没有丁点休假机会,那年实在想出去好好放松一下,去成都找老同学玩儿,稍微喘口气。

  堂姐这桩往事看似不愉快,但如今回头看,仿佛是“家族过年习俗史”上一个注定的转折点。当家族年轻一代渐渐成长、独立,离开家乡小城奔赴北上广的身影愈来愈多,也为原生大家族带来截然不同的新潮理念和生活方式。

  一方面,一线大城市终年紧张的工作节奏,让春节几日变成极为难得、宝贵的休闲时间。年轻一代很希望能借这个假期,带自己的孩子和父母一道出去旅行,在别有风味的异域环境中度过充满新鲜劲儿和放松气息的春节。

  另一方面,我们家乡小城的节日休闲选项相对单一,年轻人很希望为父母亲友提供一个全新的相聚空间——那是属于年轻人的,是他们正努力着手构建的“第二故乡”,为何不让亲友更了解和喜欢上这个涌动着奋斗活力的新家园呢?

  在两股年轻理念的大力推动下,我看到了春节家庭聚会的全面“升格”。

  我在苏州工作的堂哥,前两年在当地购置了空间宽敞的loft新房。他一直知道爷爷向往江南水乡的景致,今年干脆组织了一个“家族春节姑苏旅行团”,包了一辆中巴车,邀请老人和3位叔叔全家去苏州过年。

  头一个不在家乡的春节,反倒玩得畅快,尤其爷爷,每天早晨起来都要去观前街散散步,晚间还要拉着儿子们一起到平江路逛小店。

  而去年年初生娃的表姐,今年策划了一场跨国过春节行动。她和表姐夫带着娃,节前回到家乡拜“早鸟年”,提早给各家亲戚送上新春礼物和祝福。然后带上两家父母,登上了去马来西亚的航班。

  一大家子人在东南亚温和的空气中,舒舒服服逛街、看海,大年三十晚上,他们选了一家口碑不错的中餐馆,看着春晚吃着除夕大餐,还现场微信视频“连线”国内亲友。那些色彩明丽的合照和无比欢乐的小视频,不间断循环滚动于家族微信群里,还配合着大大小小的“红包雨”。

  我们边点赞边感慨一口气过了两个频道的春节,“云出国跨年”的视听体验特别过瘾。

  今年春节,在老家“大本营”聚会的出席人数较少,可相聚的愉悦一分没少,甚至还因新添了相当给力的“海内外分会场”而妙趣横生。我觉得如今春节聚会的升格,应源于每个人对自我生活乐趣的持续追求,以及对其他家庭成员选择的接纳和包容。想得开,放得开,家族所有人都由衷从节日中得到舒适感,那么我们的相聚才有意义。

+1
【纠错】 责任编辑: 薛涛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火树银花迎元宵
火树银花迎元宵
北京:正月十五雪打灯
北京:正月十五雪打灯
老牛湾雪景
老牛湾雪景
新疆天池:冬季旅游持续增温
新疆天池:冬季旅游持续增温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4134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