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这种新玩法,够不够“硬核”?百公里越野 限时到终点
2019-03-19 08:18:15 来源: 成都商报电子版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钧月在比赛途中拍的照片

  这是一种怎样的比赛

  选手自带装备(头灯、帐篷、补给品等),在关门时间(即规定时间)内到达终点,最先到达的玩家会有高额奖金。此外,赛道中间还会设置若干CP点(补给点),每一个CP点间,都设置了关门时间,如果你无法在关门前到达,那你将被淘汰。

  这是一个怎样的产业

  目前来看,国内越野跑赛事,主要由以中国登山协会为代表举办的顶部赛事和民间组织的赛事组成。一场越野跑比赛的成本支出主要由探线(探索开发比赛线路)、物料制作和运输、医疗安保等公共资源、选手服务及高山救援组成,而从收入来看,一场越野跑比赛的收入主要由选手报名费、政府补贴和商业赞助组成。

  “现在是决定生死的时刻,不要犹豫,一起往下跑!”钧月透过磅礴雨幕对身边同伴喊出这句话时,山洪已经淹没了她的脚踝。此时,他们正处在贡嘎山一处小山坡上,耳边眼前充斥着电闪雷鸣。

  雨是从零点开始下的,刚开始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不久便转为摧枯拉朽的阵势。钧月当机立断,带着另外两位伙伴,顺着滚滚而下的山洪一起往山下公路冲去……

  ——这是去年8月20日凌晨的一幕,钧月正处在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倒数第二个与最后一个CP点(百公里越野赛中的补给点)之间。此时距离开赛已过去19个小时,通往成功的大门,将在9个小时后关闭。

  这是一个成都百公里越野跑“头号玩家”的故事。

  比赛

  分三年时间跑完整座贡嘎山

  当你在朋友圈炫耀42公里马拉松的时候,已经有人将阵地从城市转到野外,玩起了百公里越野跑了。从Vibram香港100公里超级越野跑,到TNF北京国际越野跑挑战赛,再到四川,这项有别于传统马拉松、十几年前就从国外传到国内的比赛,直到4年前才在川内真正兴起。

  2015年,100名百公里跑者和100名50公里跑者沿逆时针方向出发,涌上尚未经水泥硬化的赛道,第一届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开跑。

  环贡嘎山一周大约300公里,赛事主办方——四川省登山协会将整条路线分割成三个一百公里,选手分三年时间跑完整座贡嘎。高敏是四川省登山协会副秘书长,已连续四届担任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裁判长,在他看来,四川发展百公里越野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四川的户外条件,在全国来讲都是数一数二的。”贡嘎山平均3500米以上的超高海拔,让四川省登山协会对选手身体素质作出了更高要求:不仅要有马拉松的完赛记录,选手的体检表还必须在三个月以内。即便门槛在不断抬高,百公里越野跑玩家还是慢慢延展到更广泛的群体。高敏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去年报名消息发出去后,半天时间我们就收到了600余人的报名申请,最终我们在千余人中选了120人参加百公里越野跑比赛。”钧月是其中之一。

  玩家

  玩的风险 暴雨、山洪,被困约20分钟

  12岁就随同父母来成都,大学毕业后,2012年回成都,33岁的钧月,是名副其实的成都百公里越野跑“头号玩家”。

  2015年,钧月还只是一名婚纱设计师,这之后,她从一个马拉松跑者,逐渐蜕变成资深百公里越野跑玩家。就在去年,钧月参加了大小越野跑比赛近40场,百公里级别的就有10场左右。

  在结束2018年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后不久,钧月参加了在意大利阿尔卑斯山区举行的TOT DRET越野赛(百公里级别),以40小时22分的成绩,拿到了女子年龄组冠军。

  即便参加过国内外众多赛事,钧月对贡嘎山依然有着特殊感情。钧月一直对去年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经历的山洪记忆犹新,在暴雨中被困约二十分钟后,四川省登山协会救援队到达,两个小时左右,山上剩下的三十余位跑者悉数被救援队带到安全位置。

  组委会最终决定中止比赛,并将最后三十余位玩家都视为完赛。对于中止比赛这件事,钧月觉得“组委会很人性化”,因为“完赛与否并不重要,而生命只有一次。”“因为去年比赛路线靠近公路,所以救援速度很快。但如果是无人区,那么救援速度将大打折扣。”钧月说出了她的担忧。

  除了山洪,事实上,在贡嘎山上,每年都会有不同的故事发生。就在2015年,选手们凌晨五点从起点出发,中午十二点,正在翻海拔4600米垭口的选手迎面遭遇了暴风雪,救援只能靠人力担架。“天气是影响越野跑的一个最大因素,高山救援一直是国内百公里越野跑面临的最大难题。”高敏告诉记者。

  “安全保证是中国越野跑的弱项,目前不能直接调用直升机救援。”高敏告诉记者,在四川,山地救援工作大部分都由四川省山地救援队承担。

  玩的成本 一场比赛要花约5000元

  自2017年开始,中国百公里越野跑呈现井喷式发展,各个城市各种项目层出不穷,对于玩家来讲,赛事方的服务水平是吸引他们参赛的重要原因之一。

  放到当下来看,国内每周都有不同规格的越野赛进行,但在钧月看来,一些民间组织如若不具备相应能力,就会导致安全、纠纷等一系列问题,“这是国内行业还没完全规范的原因。”

  即便如此,钧月每年还是能感受到国内比赛的进步,甚至觉得某些比赛做得比国外还要好。“国外补给品比较单一,而国内某些比赛的补给更加多元有趣。比如金堂越野跑,跑完了还可以在补给点烧烤、吃串串火锅。”

  想要拿到百公里越野跑“头号玩家”的入场券,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参加一场百公里越野赛的时间成本,大概在5天左右,加上报名费、装备、训练等花销,仅一场比赛,就要花费玩家5千元左右的成本。

  在四川范围内,从高敏提供的信息来看,历届环贡嘎百公里越野跑中,四川选手的完赛率在70%以上。

  高敏认为,“贡嘎山起点就在3500米,而国外大多数山峰最高海拔只有两三千米。四川人能适应这样的气候条件,特别是出去参加有大爬升和复杂路况的比赛,四川人也非常有优势。”

  有意思的是,相比其他地区的越野跑玩家,“四川玩家真的是玩家,很多四川玩家会想着怎么吃,怎么玩,怎么旅游,比赛只是他们的计划之一。”钧月笑着说。

  产业

  难题:

  如何变得更加商业化

  不止是参与比赛的玩家,赛事方想要拿到入场券也绝非易事。

  举办类似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的比赛,所花费的经费都是百万级别,而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政府承担了大部分支出。如何将越野跑赛事变得更加商业化,高敏认为这是国内越野赛的发展难题。

  对标知名的法国环勃朗峰越野跑,高敏将国内越野跑比赛形容为“保姆式比赛”。“环勃朗峰越野跑的很多CP点都在村庄,比赛期间运动员吃住都在当地人家中,完赛后,获得的纪念品也是当地人手工雕刻的木制品,这带动了当地的经济,政府在其中只充当了资源协调的作用。”而在国内,赛事方不仅要承担选手食宿,还可能要承担运动员交通。但高敏表示,目前政府经济上的支持在慢慢减少,“以政府为主导,寻求赛事公司赞助,走向市场化是国内越野跑比赛的发展方向。”

  借鉴:

  进行山地旅游开发

  发展产业体系

  凯奥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刘文瀚也有同样的感受,他告诉记者,在法国、瑞士的阿尔卑斯山,当地人利用阿尔卑斯山的冰雪和户外山地资源,开发出一整套产业。他认为国内某些有着优质户外资源的景区也可按照类似方向发展,进行山地旅游开发,对文化及概念进行长时间输出,最终发展出自己的产业体系。

  目前来看,国内越野跑赛事,主要由以中国登山协会为代表举办的顶部赛事和民间组织的赛事组成。顶部赛事可以满足高阶玩家需求,民间赛事可以培养更多大众普通玩家。一场越野跑比赛的成本支出主要由探线(探索开发比赛线路)、物料制作和运输、医疗安保等公共资源、选手服务及高山救援组成。而从收入来看,一场越野跑比赛的收入主要由选手报名费、政府补贴和商业赞助组成。选手的报名费对比赛而言几乎微乎其微,要想成功找到商业赞助,则是“非常困难的”。(实习记者 彭祥萍 图据受访者)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頔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玉渊潭早樱迎春
玉渊潭早樱迎春
海南海文大桥建成通车
海南海文大桥建成通车
春日鸟瞰“长江第一湾”
春日鸟瞰“长江第一湾”
春花烂漫映峡江
春花烂漫映峡江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8112425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