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我是一名合格的护士,但可能不是一名及格的母亲”
2019-05-12 19:36:45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杭州5月12日电 题:“我是一名合格的护士,但可能不是一名及格的母亲”

  新华社记者黄筱、廖君

  5月12日,“国际护士节”与“母亲节”在这一天相遇,有这样一群特殊的人,她们既是护士也是母亲,“双重角色”的她们能否在这两种身份中找到平衡?绝大多数护士妈妈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我是一名合格的护士,但可能不是一名及格的母亲”。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投射进杭州市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的病房时,一个臃肿的身影急匆匆地出现在光晕里,5分钟换装完毕,麻利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准妈妈护士”张丽红正熟练地给一位孕39周见红的产妇做胎心监护,孕妇笑着问:“你的肚子好像比我还大,几周了?”“36周了。”“这么大肚子还上班,跑来跑去的,一定很辛苦吧。”“还好,我能坚持,我的宝宝很坚强,会陪我一起战斗。”

  话音刚落,“扑通扑通扑通”,胎监探头下传来了胎儿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两个准妈妈相视而笑,一起聆听着世界上最美妙动人的旋律。

  护理工作琐碎又繁杂,做术前准备、处理医嘱、发放检查单、接待新病人……每天张丽红不停地在护士站里腾挪,在病房里穿梭,以保证各项工作有序进行,同事们常常感叹,没见过这么身手敏捷的孕妇,病人们也都亲切地叫她“大肚皮护士”。

  在这样的岗位,拖班是常事,上班时不喝水也是常态,“有时候遇上特别急的手术,我一手托着肚子,一手拿着病历一路小跑,现在想想确实有点对不起宝宝,万一出现什么意外……”张丽红说,还好她都坚持下来,和孩子见面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护士工作虽然辛劳,但有很多“护二代”却愿意继承护士母亲的“衣钵”,将这份对病人的守护关爱传递下去。

  鄢爱梅是武汉儿童医院神经内科护士,她的双胞胎女儿宋俪婵和宋俪娟,也在大学毕业后走入护理行业,姐姐宋俪婵是妇产科护士,妹妹宋俪娟是手术室护士。两代三人都是白衣天使,而能成为白衣天使,姐妹俩都是受了妈妈熏陶。

  刚刚获得“浙江省优秀护士”荣誉的周临,是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妇产儿科护士长,也是一位21岁小伙子的母亲,在助产士的岗位上工作28年,潜移默化中把儿子也“培养”成产科知识“小专家”。下班后周临的电话依然保持“热线”状态,常常会有遇到突发情况的产妇来电咨询,一次次耐心解答,让儿子也了解了什么时候产妇需要去医院、如何判断羊水破了。

  不过谈起“母亲”这个角色,周临说更多的是对孩子的亏欠,从小到大的家长会她基本都缺席;半夜产房有突发状况,她只能留下熟睡的儿子赶去医院;儿子上幼儿园时,本来答应好接他放学却因为抢救耽误,天黑了才到学校,只见孩子呆坐在门口等妈妈;2016年孩子去天津上大学,由于有医疗保障任务,也无法送孩子第一次出远门。

  这些守护天职的“提灯女神”却往往不能全心全意守护家人和孩子。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数据显示,2018年底全国注册护士总数超过400万,占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近50%,正是这400万白衣天使在工作中的无私奉献,才让百姓健康有了安全保障。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重症肝病科护士长奚春妹说,“真实护士的生活就是这样难以两全。我既然选择了护理工作,就是选择了奉献!”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志强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乡村花海引游人
乡村花海引游人
以色列庆祝独立日
以色列庆祝独立日
【图片故事】一师一校的坚守
【图片故事】一师一校的坚守
西藏:纳木错开湖
西藏:纳木错开湖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4483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