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旅客发狂强拉舱门 “雪豹”老兵和同事惊险处置
2019-05-29 09:18:30 来源: 扬子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原标题:降落前旅客发狂强拉飞机舱门 “雪豹”老兵和同事果断控制住他

  5月20日晚,福州航空FU6509航班出现一起疑似精神失常旅客冲击舱门、敲打舷窗、殴打安全员和乘务员的惊险事件。所幸机组人员冷静迅速处置,最终保证了航班平稳落地。相关视频23日公布后,引起极大关注。亲手控制住这名旅客的安全员和乘务员在执行航班任务间隙接受了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的专访,讲述了FU6509航班上发生的惊险一幕。

  五旬男旅客登机时,安全员就发现情况异常

  福州航空FU6509航班是一架波音737-800客机,从福州飞往昆明,20日晚上7点25分起飞,全程飞行大约2小时40分钟。

福航FU6509航班。受访者供图

  在这个航班的旅客有序登机时,当班安全员赵文辉凭借敏锐的观察力,发现了一名旅客有些异常。

  赵文辉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这位男性旅客年纪大约50岁,没有亲朋好友陪伴,“我在迎客过程中,发现他腰间的衣服上有一些血迹,表现有点不正常,不停地左顾右盼、东张西望,神情和正常情况有点不一样。”

  赵文辉是甘肃人,出生于1993年,虽然很年轻,但经历却不一般。他原来是武警“雪豹”突击队的一名队员。武警“雪豹”突击队,是一支“国字号”特种部队,不仅多次承担重大活动安保、反恐等任务,还曾承担过我国驻伊拉克和阿富汗大使馆的武装警卫任务。

  凭借2年“雪豹”突击队的训练经历及近3年航空公司安全员的职业实践,赵文辉判断这名旅客有问题。他说:“登机后,我就一直对他留意查看,在飞行途中巡查时也特别注意他的一些举动,一直在进行密切监控。”他还向航班乘务长曹馨月通报了这一情况。

  飞机即将降落,男旅客发狂要拉舱门

  果然,在飞机将要落地前的40分钟,这名旅客开始出现明显的异常举动。

  赵文辉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嘴里不断自言自语,跟旁边的一位旅客说要借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当时我们的乘务长就出来询问他需要什么帮助,他语无伦次,说不明白什么意思,当时我就一直安抚他的情绪。”

  乘务员耐心解释此时机上没有信号,无法拨打电话,但这名旅客却不予理会,只是不断重复自己的诉求。在诉求没得到满足后,这名旅客又开始在客舱内踱步,并大声散播可能扰乱客舱安全的不实言论,引起周围旅客的关注。

  乘务长及安全员不断对其耐心劝说,并将他的座位由后面的60J调到前面的31C,由安全员坐在旁边全程监控,并试图用聊天的方式转移他的注意力,但他的情绪非但没有稳定,反而愈加暴躁,不肯系安全带,不肯相信手机没有信号,高声说赵文辉是“坏人”、“骗子”,说赵文辉手里拿着“干扰器”,故意不让自己打电话。

  在飞机落地前10分钟左右,危险的情况发生了。这名旅客突然起身冲向前服务间,企图打开舱门。

安全员和乘务员迅速反应,将男子控制住。受访者供图

  赵文辉迅速反应,徒手将他带回座位。回到座位后,该旅客依然情绪激动,不肯系安全带,仿佛失去控制般大吼大叫起来,还用力跺地板、用手机敲砸舷窗、敲击座椅,甚至开始攻击安全员,并试图抢夺安全员的执勤记录仪。

  赵文辉说,此时正处于航班落地的关键阶段,客舱的旅客看到这种情况,出现恐慌情绪,有的旅客被吓得大喊大叫,还有人甚至跑到前面来看热闹,存在着飞机出现配载不平衡的风险。

航班乘务长曹馨月。受访者供图

  “乘务长曹馨月第一时间通过广播安抚客舱内的旅客,要求其他旅客立即回到原位坐好。同时也通知了驾驶舱,跟前后舱的乘务员也都有沟通,整个机组的联络特别畅通,后舱的男乘务员得到通知后,及时赶过来协助我。”

  男乘务员陆文超也参与了处置,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如果飞机在1万英尺(约3000米)以上的高度,机舱内的压力比舱外大,这时紧急舱门是打不开的。但飞机在下降过程中,如达到1万英尺以下,这样的高度和地面的压力是差不多的,如果在这个时候把阀门打开,充气滑梯就会被释放出来,由于滑梯离发动机非常近,很有可能被吸到发动机里,万一这种情况发生,发动机肯定就会瞬间损坏,当时的情况确实比较危险。”

  一个是特种部队老兵,一个是带飞教员

  赵文辉说:“反劫持是‘雪豹’一个非常重要的训练内容,平常针对这种情况一直在训练,我到福航担任安全员后,也经常针对暴恐分子或者这种异常行为的旅客进行训练。由于在部队和福航反复接受过训练,所以这种事情虽然极其罕见,不过我们也比较沉着,不会感到紧张,知道应该用什么方法来应对。不过在处置过程中还是有很多困难。首先,精神失常人员比正常人更难控制。另外,旅客即使出现失常,也要尽力保护他的安全,所以在处理过程中不能无所顾忌。”

  他说,“虽然怀疑这名旅客的精神出了问题,但不能用攻击性特别强的手段去处置,因为这不是战场杀敌,虽然需要控制住他,防止他扰乱机舱秩序甚至拉开紧急舱门,但也要保护他,只能把他控制住,保证航班安全落地。所以我们采用的手段只能是控制,不能用攻击性的手段把他弄伤。”

  一起参与处置的男乘务员陆文超是江苏昆山人,担任乘务员已有7年时间,目前是福州航空的带飞教员。乘务员和飞行员一样,也分多种级别,乘务长再往上发展,有一个级别就是带飞教员。航空公司会招收很多新乘务员,带飞教员就要帮助他们,带领他们一起学习,带领学习一段时间后,会对新乘务员进行放单检查,合格后就会成为一名正式的乘务员。

  陆文超说,乘务员在飞机上除了做一些服务工作,处置这种紧急情况也是一个重要的工作内容。保护旅客安全,保护飞机安全,保护驾驶舱的安全,肯定也是乘务员的职责之一,所以在心理上是有准备的。

  赵文辉和陆文超虽然把这名旅客控制在座位上,但他仍在高喊“大家快跳伞”、“呼叫地面”……还蹬踹、撕咬进行反抗。

  此时飞机处在“危险十一分钟”的极其关键时期。赵文辉说:“这时候已经快看见跑道了,飞机马上就要落地,如果这个时候他万一挣脱了,跑到客舱里发狂,后果不堪设想。大体上控制住局面后,我们又请了几位旅客过来帮忙,一起压制住他。当时在旁边一位民警乘客的帮助下,给他戴上了手铐,彻底制服了他。”

  飞机落地后,机组人员根据移交程序,在第一时间将人员、证物移交给了机场公安。公安联系到乘客的家人,后来送他到医院就医。

  专业建议

  飞机上遇到这种情况,保持镇定不能乱跑

  飞机在飞行途中,是一个密闭空间,有人可能会产生恐惧和害怕心理,这被称作“飞行恐惧症”,精神不太稳定的人尤其如此。

  陆文超说:“有些旅客会在密闭空间里出现恐惧反应,我们遇到这种情况,就会经常跟旅客去沟通,聊聊天唠唠嗑,平复旅客的心情。类似这次旅客情绪已经严重到完全失控的事件,我担任乘务员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

  紫牛新闻记者询问普通旅客在飞机上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陆文超说:“如果出现我们航班上的类似情况,我们建议广大旅客要配合机组人员的工作,听从乘务员的指示,在座位上坐好,不要站立,不要跑到前面去拍摄,不要堵住过道。飞机上的旅客座位安排都是有依据的,要考虑到飞机的重心和平衡,不是随便排列。如果旅客在飞机上大面积走动,会造成飞机的配载失衡,很容易出事。所以我们的乘务长用广播通知旅客保持镇定,后舱乘务员也对旅客进行安抚。 机舱中虽然出现短暂的混乱,但很快恢复了秩序。”

  机组人员及时果断处置了这个危险情况,得到旅客们的称赞。赵文辉说:“当我去机场公安移交的时候,一些旅客说我们处置得当,为我们点赞,还有不少旅客积极配合我们做调查工作。我取证的时候,有几个年轻人就过来说愿意作证,愿意陪我去机场公安,都非常配合。总体上说,我们对这次FU6509航班旅客的表现是很满意的。”

  空警呼吁

  建立“精神病人乘坐民航数据库”

  一位权威空警向紫牛新闻记者表示,福航FU6509航班事件的处理非常成功。

  对于意外的旅客精神失常,航空公司目前是没有办法提前得知的。福州航空的品牌业务经理陈晗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对于旅客的精神或者身体状况,航空公司一般是没有办法事先掌握的。正常来讲,旅客在值机和安检的时候没有出现明显异常,就应该让他登机,航空公司没有权力拦截。在20日的事件中,飞行的大部分时间里除了安全员发现他可能在神色方面有些异常之外,确实也没有什么更过激的行为,有可能他是在航班飞行过程中突发了精神问题。”

  这位权威空警表示,最近几个月接连发生多起精神病人机闹事件,他也有亲身经历,因此建议民航部门高度重视精神病人的乘机问题。应该参考民航“黑名单”制度,建立“精神病人乘坐民航数据库”,确保机组得知此类旅客的乘坐信息,在航班上能够做到重点监控。有此类病患的家属,也不应该掉以轻心,原则上不让此类病患旅客单独出行,在旅途中给其精心照顾,避免出现过激行为,以确保飞行安全以及其他旅客安全。(记者 宋世锋)

+1
【纠错】 责任编辑: 聂晨静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张家界云海
张家界云海
第72届戛纳电影节闭幕
第72届戛纳电影节闭幕
国际·一周看天下
国际·一周看天下
镜观中国·新华社国内新闻照片一周精选
镜观中国·新华社国内新闻照片一周精选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555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