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长江流域湘鄂段一周内两头江豚死亡
2019-11-16 07:44:38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长江流域湘鄂段一周内两头江豚死亡

  或因误入渔网而死;专家称江豚极度濒危状态没有改变,建议在江豚集中区域建新的自然保护区

11月7日,在岳阳市洞庭湖大桥水域发现的死亡长江江豚,尾部绑有砖头。受访者供图

11月11日,在长江新螺段发现的另一头死亡长江江豚。受访者供图

  11月7日,洞庭湖死亡江豚被发现尾鳍绑有砖头一事引发关注。经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对尾鳍被绑砖头的江豚进行尸检,推测出遇害江豚系误撞入渔民正常作业的渔网中,后因挣扎窒息而死亡。因渔民害怕被追责,于是在江豚尾鳍系尼龙绳绑上红砖沉入湖底。

  11月11日,另一头江豚被发现死亡,尸体漂浮到位于湖北省的长江新螺段时被打捞上岸。新京报记者从湖北洪湖市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获悉,江豚的身体上有多处被渔网勒过的痕迹,专家推测出江豚是被渔网勒住后死亡。

  专家建议在江豚集中区域建新的自然保护区,加大保护力度。

  新京报讯 近日,长江流域湘鄂段发现两只死亡江豚。一头位于岳阳市洞庭湖大桥,尸体被发现时尾部绑有砖头,另一头位于湖北长江新螺段,专家推测死因系误入渔网窒息而死。

  洞庭湖死亡江豚被发现尾鳍绑有砖头

  湖南省岳阳市东洞庭生态保护协会成员告诉新京报记者,11月7日上午9时许,他们接到渔民反映,称在岳阳市洞庭湖大桥水域发现一头死亡的长江江豚。随后,他们和岳阳市渔政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前往事发地打捞。

  当地官方通报显示,江豚体重40.5公斤,体长1.37米,体表有轻度擦痕。上述成员说,他们将江豚打捞上岸后,发现是一头雄性江豚,尸体轻度腐烂。这名成员说,这头江豚头围0.8米,胸围1.2米,综合体重和体长判断为成年江豚。

  当日,岳阳市渔政管理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已介入调查此事。岳阳市洞庭湖江豚保护中心将死亡江豚送往中科院武汉水生物研究所进行尸检。

  11月14日,新京报记者从岳阳市相关部门了解到,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提供的江豚尸检报告显示,综合各项检测数据,遇害江豚系误撞入渔民正在作业的渔网,后因挣扎窒息而死亡。

  报告称,根据体表伤痕和擦痕,误伤江豚的是一种名为“流刺网”的合法捕捞工具。推测渔民在发现江豚遇害后害怕被追责,于是在江豚尾鳍系尼龙绳绑上红砖沉入湖底,后被其他渔民发现并举报。

  岳阳市洞庭湖江豚保护中心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涉事渔民还没有被找到,后续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时隔4天又一头江豚被发现死亡

  据湖北洪湖市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消息,11月11日9时左右,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在长江新螺段做水产研究时,意外发现一头死亡的江豚,随后通知洪湖派出所以及洪湖渔政管理局。

  11月12日,洪湖市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中国绿发会反电鱼协作中心洪湖工作站)负责人汤洪松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赶到现场后发现死亡的江豚体形完好,体长1米多,体重40多斤,估计是刚死不久的幼豚。汤洪松说,他注意到江豚的身体上有多处被渔网勒过的痕迹,怀疑江豚是被渔网勒住后死亡。

  汤洪松说,据其了解江豚多生活在位于上游的洞庭湖附近,当地平时不会有江豚出现。此次发现死亡江豚的位置距离洞庭湖口约60公里,专家初步判断,死亡江豚应是从洞庭湖口漂下去的。目前,死亡原因正在调查。

  湖北省嘉鱼县江豚保护协会会长赵世锦介绍,在长江流域,江豚撞渔网后被困窒息而死的情况时有发生。

  赵世锦说,今年10月13日上午,有江豚保护志愿者在江西鄱阳湖湖口水域还发现一头死亡的白江豚。“被发现时尾鳍被虾笼的系绳缠住,尸体已经高度腐烂。”

  追问1

  长江江豚面临哪些危机?

  非法捕鱼等人类活动直接威胁江豚生存

  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丁表示,影响长江江豚生存的仍是人类活动。“渔业活动、航运、航道整治、涉水工程建设、水质污染、挖砂等,都会影响江豚的生存环境。

  此外,洞庭湖等水域的捕鱼尤其是非法作业方式下的捕鱼,会给江豚带来直接威胁。2012年,洞庭湖水域曾在短短40余天内发现12头江豚死亡,那是洞庭湖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江豚集体死亡事件。根据尸检结果,其中一头被电晕后死亡,另一头遭螺旋桨“绞杀”。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徐亚平告诉记者,这是6年来第二次出现同类伤豚事件。其介绍,2013年11月,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在东洞庭湖鹿角水域打捞起一头死亡江豚,其尾鳍上用尼龙绳系着一块红砖,同此次被发现的死亡江豚如出一辙。

  徐亚平介绍,洞庭湖渔民来自湖南、湖北、江苏、安徽等省,人数众多,出于家庭生存和发展需要,他们摒弃了千百年来升帆、摇橹、撒网捕鱼的历史,“创造性”开展了炸药、迷魂阵、地笼王、矮围、海网、滚钩等捕捞行动,这些都危及江豚的生存。此外,非法排污和大吨位、大运量、大噪音的运输船舶,也严重影响了江豚的安全。

  追问2

  长江江豚保护形势如何?

  快速下降趋势得到遏制,但极危状态没有改变

  农业农村部2016年发布的《长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2016-2025)》显示,2012年长江淡水豚考察结果表明,洞庭湖、鄱阳湖中长江江豚的数量分别约为90头和450头,长江干流长江江豚的数量仅约500头,长江干流长江江豚的年均下降速率13.7%,且呈加速下降。

  该计划还提到,如果不采取人为干预措施,预测在未来10余年内,长江江豚种群极可能下降到野外灭绝的临界数量。

  2018年7月发布的2017年长江江豚生态科学考察结果显示,2017年长江江豚种群数量约为1012头,其中长江干流445头(2012年505头),与2012年相比略有减少但无显著性变化;洞庭湖110头(2012年90头),相较2012年略有增长;鄱阳湖457头(2012年450头),维持相对稳定。

  王丁告诉记者,目前基本可以判断,长江江豚过去种群数量快速下降的趋势得到了初步遏制,一些地区的种群数量出现恢复性增长,但极度濒危的状态并没有改变,影响生存的不利因素没有完全消除。

  追问3

  如何加强长江江豚保护?

  江豚集中区域建立新的自然保护区是根本出路

  在徐亚平看来,要保护江豚,首先必须保护长江湿地生态系统,不断提升湿地和珍稀野生动物保护的意识、能力与自觉。同时,在沿江创建政府和志愿者协同的护水、护豚、护鸟机制,日夜监督并依法打击长江流域的非法排污、非法采砂、非法捕鱼。

  “近年来,政府部门下大力气整治洞庭湖上危害江豚的非法排污、非法采砂、非法捕鱼,洞庭湖生态环境得到改善,江豚种群的安全系数提高到历史最好水平。”徐亚平说。

  徐亚平认为,相关部门应尽快解决渔民上岸、子弟进城读书,减少洞庭湖、鄱阳湖和长江的非法捕鱼行为,确保水生生物资源的安全。

  “坦率地说,江豚的危机就是渔民的危机,渔民与江豚是一对长久的矛盾。要解决江豚的危机,各级政府要重视渔民的生存现状,制订政策,帮他们转移上岸就业。”

  王丁认为,在长江江豚集中的区域建立新的自然保护区,才是最根本的出路。“目前在长江建有8个长江江豚的原生地自然保护区,但这些保护区级别各不相同,这些原有的保护区也应当尽快升级,并设立专门的管理机构,加强保护工作。”

  此外,王丁介绍,目前长江江豚在人工饲养方面已得到完全突破,人工繁殖也有重要进展,“这些研究工作能够为野外保护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记者 吴娇颖 刘名洋)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焦鹏
长江流域湘鄂段一周内两头江豚死亡-新华网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38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