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湖北注销96家院士工作站:有名无实,何必留名
2019-12-26 07:18:43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湖北省科协日前注销柳树沟矿业股份有限公司院士专家工作站,引发社会关注。这也是湖北今年注销的第96家院士工作站。这些工作站被撤销,究其原因,有的是因为合作院士精力不够,主动要求取消合作;有的则是徒有其名,甚至打着院士名号装门面、添政绩、找经费。

  院士工作站本是服务经济发展的一项创造性工作,这些年对产学研融合起到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各地建站速度不断刷新,“合作站建得太多,院士不够用了”。有媒体透露,一位院士曾不到两年建了89家院士专家工作站,怎么可能有时间、有精力呢?而根据相关文件要求,每名未退休院士受聘的院士工作站不超过1家。

  科研的两大问题,一是人才,二是经费,即研发投入(R&D)。科研首先要有人才,对院士的求贤若渴也理所当然;而且人才往往引来经费,有了院士声誉,随后也就可以比较容易地解决经费问题。这种情况在一些高校和科研院所也存在,不少机构通过争取诺贝尔奖得主访问和挂名来获得关注和“吸金”。

  显而易见,科研人员要有充足的研发经费才不会难为无米之炊。这些年,研发经费尽管有改善,但还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中国2018年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为2.19%(占GDP的比例),但是与科技强国和发达国家比,还是落后较多,日本是3.21%,美国是2.79%。这也促成了一些科研院所、高校和地方以成立院士工作站的名目来获取和吸收研发资金。

  另一方面,企业研发经费在今天占更大的比例,未来还会越来越高,院士既是企业的宣传亮点,也可以让经费投入“师出名门”,通过建立合作站吸引一些著名企业的研发经费,也成为科研人员和项目必做的功课。

  问题是,当所有环节都把重点放在“院士”的头衔上,经费往来也根据这些帽子高低分成三六九等,其实很容易造成资源的错配。科研的核心,不仅是谁在做,更是做什么、有哪些成果。人们关心主持研究的有哪些大咖,但更关心这些以名人身份获得的研发资金是否真正用于科研项目的研究。

  从这个角度看,湖北省科协采取动态的管理体制,对名不副实、只为圈经费的院士工作站及时注销,既避免了经费的无端流失,也是对科研声誉的珍视。这对于科研是一件好事,而且也应当推广到其他省份。

  正所谓“不破不立”,只有赶走了劣币,才能保住良币,让有限的经费流向真正想干事和能做研究的科学家手中。

  其实,在这方面,比尔·盖茨的微软基金会提供了一种可借鉴的做法。

  盖茨基金会从2008年就启动了一个研发投入的“探索大挑战”(GCE)项目,目的就是每年为全球健康领域有创意的科研项目提供资金。人无异国、不分头衔,只要有实力,不论是诺奖得主、各国院士,还是无名之辈,都可以登录GCE官方网站,提交申请。经过专家组成的审查小组严格评估,筛选出入围者,即可获得一笔资金支持。

  大多数院士或许科研能力不俗,但精力有限,也并不是所有业内问题的“最佳人选”。真正走出对院士的盲目崇拜,让科研回归研究本身,才是真正的科学态度,也才能让好钢能真正用在刀刃上。

  □张田勘(专栏作者)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志强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云南星云湖 开湖捕鱼忙
云南星云湖 开湖捕鱼忙
合肥:传统文化迎新年
合肥:传统文化迎新年
黄土高原上的冰雪节
黄土高原上的冰雪节
“回味”2019
“回味”2019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5388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