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武汉七旬夫妻康复出院:曾因新冠肺炎被下病重通知
2020-02-11 09:28:42 来源: 澎湃新闻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第一要配合医护人员治疗,第二要对自己有信心,第三是家人精心的照顾。”2月10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联系上蔡云涛(化名)时,他说话声音洪亮、气息很足。

  蔡云涛家住武汉市东西湖区,今年77岁,他老伴73岁。两人于1月初开始身体不舒服,没精神、腹泻。社区医院医生说他俩感冒了,开了些药吃。七八天过去,蔡云涛和老伴身体仍不见好转,两人1月9日前往武汉市第四医院检查。

  蔡云涛介绍,医生看了CT片子说他俩双肺已经感染,随后两人住院治疗。

  蔡云涛和老伴的主治医生和方伟介绍,两人因食欲缺乏、腹泻等,起初收入消化内科治疗。随后,消化内科及呼吸内科医生结合两人的胸部CT片及血常规等检测,判断两人症状为新型冠状病毒累及消化道器官表现,主要累及胃肠道和肝脏,为“新冠肺炎重症”,后转入发热门诊病房治疗。

  9日住院,没过几天,两位老人病情严重,被下了“病重通知书”。蔡云涛表示,即便如此,心里也没害怕,“我已经活到古稀之年了,心态很平淡”。

  在医生的治疗和家人的照顾下,蔡云涛和老伴顺利度过危险期,身体不断好转,分别于2月2日、7日先后康复出院。

  【蔡云涛口述】

  77岁的自己和73岁老伴均感染

  我叫蔡云涛,家住武汉市东西湖区,今年已经77岁,我老伴也73岁了。我俩1月初开始身体不适,检查后医生说我俩都感染了新冠肺炎。我俩一起住院治疗,也曾被下“病重通知书”,但现在都治愈出院了。

  1月初,我和老伴身体开始不舒服,人没精神、胸闷、食欲不振,还都有些腹泻。去了社区医院看,医生说这是感冒了,给开了些感冒药来吃。

  吃了六七天,我俩都不见好。1月9日,我和老伴就去武汉市第四医院检查。拍了CT,还做了血常规等。医生说,我俩双肺都已经感染,建议住院。后来,医生们根据各项检查结果判断我们感染了新冠肺炎。为了方便互相照顾,医生把我和老伴安排在一个病房。

  我俩当时都没听说过这个病毒。我们一直都和小儿子、儿媳和孙子一起生活,还好没有传染给他们。

  想来这个病毒也很奇怪,我一不鼻塞、二不咳嗽,三不头疼,住院期间,我自始至终都没发烧,我老伴倒是有发烧现象。

  我俩从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也都不常出门,偶尔我去公园下下象棋,不知道什么时候感染上了。

  两人均被下“病重通知书”

  住院后,医生告诉我们,这个病毒没有特效药,主要看自身的抵抗力能不能斗得过病毒。

  就这样,我俩开始接受治疗。医生每天定时来查房,护士们给我们做检查、输液。每天我俩都要输入七八瓶药水,除了抗病毒、消炎的,有时还会输些护肝、护胃和补充营养的药,从早上输到晚上才结束。

  我有冠心病,老伴有多年的高血压。治疗前几天,我俩情况不太乐观,都没胃口吃饭。13日左右,老伴胸闷得厉害,持续高烧,站都站不起来,医生说我的肝功能也在下降。

  大概是14日晚上,医生给我俩都下了“病重通知书”。当时我大儿子在医院照顾我们,他不敢在上面签字,叫我小儿子来医院签的字。

  随后,医生给我们分别增加了些药物。当时医生说,能挺过去的话,康复的几率很大,挺不过去的话,也就没办法了。

  虽然病情严重,但我和老伴并没有心理负担、心态很好。我俩都已经70多岁了,都活到古稀之年了,生死置身事外,看得很开,更何况,生死之事,没人说得清楚。

  也许是心态好,也许是医护人员的治疗起了作用。下了“病重通知书”后两天,我俩的情况慢慢开始好转了。老伴退烧了,我食欲也好些了。

  医护人员给了很大的信心

  最初,我和医生探讨过关于“吃饭补充营养”的问题。我说我胃口不好,医生告诉我,胃口不好也要吃饭吃菜,争取多吃些,胃部吸收的营养是天然的,对身体最有好处,只有身体有营养,才能提高免疫力对抗病毒。后来,医生也给我开了些开胃的药来吃。

  那时,病房还没有完全被隔离,家属还可以来送饭。我的两个儿媳妇每天煮粥、排骨萝卜汤,送到医院,给我俩补充营养,我和老伴吃得也挺好。

  后来,我们担心家人被感染,就不让他们给我们送饭了。医护人员每天把盒饭送到病房,早餐有豆浆、面条,午餐晚餐是米饭和各类炒菜,吃得也不错,每次我和老伴都能把饭菜吃完。

  我俩心态好,在病房里睡眠也还不错。吃好睡好,加上医护人员的治疗,身体免疫力自然就提高了。

  能出院,最感谢的是医护人员。从我俩最初检查到出院,医护人员们都相当负责,工作很认真,他们也不怕被传染。有次我问一位医生“给我检查身体时怕不怕”,他说,“我们就是干这一行的。”

  我和老伴能有乐观的心态,主要还得益于医护人员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我们相信医护人员,也相信自己能好。

  出院后还要在家隔离半月

  后来,医院成立了发热门诊,我们转去了那里的病房。

  身体慢慢好转之后,输入的药物也渐渐少了,从七八瓶减到了三四瓶。

  再后来,我和老伴都先后做了CT,片子显示,我俩的肺部炎症不仅没有向外扩散,还被吸收了一些。我们继续接受治疗,注意调理身体。

  1月底和2月初,我做了两次核酸检测,呈阴性,我在2月2日顺利出院。老伴多住了几天,各项检查都达标后,在2月7日出院。身体好了就出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床位呢。

  我俩都被下过“病重通知书”了,还能康复出院,我小儿子说“真是万幸”。

  其实这个病,我认为有三点很重要,第一是要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第二是要对自己有信心,第三是要有家人的照顾。

  现在,小儿子一家三口搬出去住了,我和老伴在家隔离半个月。我俩的身体都挺好的,有些虚弱,慢慢休养即可。儿子儿媳把我们需要的蔬菜肉类、生活用品买来放在家门口,他们走后,我和老伴去拿。生活上唯一的“困难”就是买不着口罩,这两天儿媳出门去买,都没买到。

  我想告诉还在病房里接受治疗的病人们,心态一定要好,我和老伴都70多岁了还能平平安安出院,你们也可以的。

  最后,还是要感谢医护人员,你们媒体要好好表扬他们。(澎湃新闻记者 薛莎莎)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笑冬
武汉七旬夫妻康复出院:曾因新冠肺炎被下病重通知-新华网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91125557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