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烈日当空,重庆为何却遭遇洪水袭城
2020-08-21 08:19:14 来源: 科技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8月20日,今年入汛以来长江上游最大洪峰“长江2020年第5号”洪水和“嘉陵江2020年第2号”洪水正在通过重庆主城中心城区。根据长江委水文上游局监测:寸滩站20日8时15分出现洪峰水位191.62米,超保8.12米。磁器口、南滨路、朝天门等多个重庆地标性地点形成“看海”之态。

  重庆近日烈日当空,为何却遭遇历史上罕见特大洪水“袭城”?对此,记者采访了重庆市水利局有关专家。

  洪水如何形成?上游降雨量大、两江洪水叠加

  “造成重庆这次历史上罕见特大洪水的原因主要有三点。”长江委水文上游局水情预报室副主任张娜表示,近期,重庆上游地区连续出现大面积强降雨天气过程,导致此次洪水峰高量大;岷江、沱江、嘉陵江、涪江等河流同时超警超保,在长江、嘉陵江重庆段形成多流汇集;加之两江上一轮洪峰刚刚过境,水位尚未退去,两轮洪峰前后叠加。

  虽然重庆近日烈日当空,临近的四川却遭遇暴雨“车轮战”。8月18日5时四川启动Ⅰ级防汛应急响应,是四川有记录以来历史上首次启动Ⅰ级防汛应急响应。

  四川境内长江流域岷江、沱江、嘉陵江干流和支流涪江持续出现暴雨、大暴雨、局部特大暴雨,连续强降雨致多条支流岷江、沱江、涪江出现历史排位性洪峰流量。

  “两江洪水间隔时间短,叠加而来,形成了顶托之势,难以理解错峰。”重庆市水利局水文与防御处处长宋刚勇解释,对于长江上游来说,当寸滩水文站流量或三峡水库入库流量达到50000立方米每秒时就会进行编号;而对于嘉陵江和涪江来说,嘉陵江支流小河坝站超过警戒水位238米则编号。

  从7月2日到8月20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三峡水库共有5次编号洪水入库,8月14日“长江第4号”洪水形成到8月17日“长江第5号”洪水形成仅间隔了3天;而“嘉陵江1号”洪水与“嘉陵江2号”洪水也只间隔了4天时间。

  加之重庆中心城区位于长江、嘉陵江交汇处和三峡库区尾部,长江流域上游岷江、沱江汇入长江后由西南向东北横贯重庆中心城区,嘉陵江流域上游涪江、渠江于重庆市合川汇入嘉陵江后,从北向南在重庆朝天门与长江汇合,从而导致此次重庆主城高水位持续时间偏长。

  张娜表示,此次洪水峰高量大、峰型宽胖,如长江寸滩站18日凌晨3点超保证水位,达到183.63米,20日8时15分出现洪峰水位191.62米,超保8.12米,从超保到出现洪峰超过两天时间,预计洪水退去会需要更长时间。

  水利工程调度力保长江中下游安全

  面对汹涌洪水,重庆通过提前预警、水利调度等措施科学应对,尽量降低洪水影响。

  “通过预警预报,我们做了提前准备。”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站长王云表示,从四川有降雨预报开始,重庆市多个部门就开始做准备,洪峰进入中心城区时提前了30多个小时预警,从11号开始对“长江5号”进行应对部署,对相应地区人和物提前平稳有序地进行了转移。

  “我们采用了提前腾库,拦峰错峰等措施调度水利工程,尽最大可能减少对重庆的影响。”宋刚勇介绍,水利工程调度都是充分利用已经建成的大中型水库的蓄水、挡水和泄水的功能,对江河的水量在时间和空间上进行调解和重新分配,来控制特定河段的水位,减轻防御压力的过程。

  今年,重庆市水利局采用了提前腾库,拦峰错峰等措施调度水利工程,共发布了43期工程调度令。同时,协调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和四川省、贵州省相应的水利部门,对长江上游的水库、嘉陵江流域的水库和乌江流域的水库实施梯级联合调度,来减轻重庆的防洪压力。

  宋刚勇表示,整个上游的来水如果不拦截,进入三峡水库的长江干流洪水将突破87500立方米每秒。此次拦蓄流量13500立方米每秒,不仅减轻了重庆的压力,也保障了长江中下游的安全。如果没有上游的水利工程调度,长江中下游可能会全线超警。(记者 雍黎)

【纠错】 责任编辑: 薛涛
加载更多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克什克腾风光
克什克腾风光
吉林珲春:边境村发展特色乡村旅游
吉林珲春:边境村发展特色乡村旅游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394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