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2020 12/ 25 08:09:44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刷”出创新创业的青春力量

字体:

  2月的口罩,3月的额温枪,4月的熔喷布,5月的头盔,6月的自行车……2020年,爆单产品此起彼伏。

  疫情催火了很多行业,也摧毁了很多行业。由于口罩长时间“霸占”女人的脸,全球口红销量一度下跌。不需要化妆的疫情期,真成了美妆行业的寒冬?

  “太不了解女人了!”江期胜短发、精干,笑起来一脸灿烂,“口红可以不抹,眼影不能不画呀?你不知道我们的眼影刷卖得有多火。”

  只做化妆刷的魅丝蔻,今年卖出了4.5亿元,同比增加30%。每天近20万支小刷子,源源不断地流向65个国家和地区,连起来长达50公里。

  魅丝蔻总部位于江西南昌青山湖区,这位行业“单打冠军”已然成为这里的新名片:国内化妆刷销量前十排行榜上,魅丝蔻及其旗下品牌占据前五。

  “10年后,全球每10支化妆刷,7支是魅丝蔻旗下品牌,另外3支由魅丝蔻代工。”这位掌舵者对未来充满期待,“产值过百亿元才考虑多元化战略,在此之前,踏踏实实只做一把刷子”。

  “刷”出新高度

  曾有人算过,一个指甲盖大概1平方厘米,10个指甲盖就是10平方厘米。做一次美甲按200元计算,每平方米就是20万元,堪比北上广学区房。

  疫情让美妆行业出现分化。公开资料显示,今年2月,指甲油品类同比增长了179%。

  化妆刷也属于利好阵营。根据天眼查的统计,我国目前有超过2.1万家化妆刷企业。其中今年新增6400多家,同比增长33%。

  如果没有疫情,徐欢乐此刻应该坐在英国一所大学的教室里听课,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4个小时坐在直播间,教“粉丝”如何化妆。

  “8个月前第一次上播,紧张到后背湿透。”小徐刚从直播间出来,脸上粉底还未褪去,两道眉毛整齐锋利,衬托五官更加立体。

  镜头那边,多数是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徐欢乐坚持认为,直播这个行当,产品才是第一位,其次才是看脸。

  “老男人”江期胜不这么认为,“女粉丝就爱看小鲜肉在直播间化妆”,公司将来请代言人,得照着王一博这样的来找。

  “女性对美的追求和年纪无关,只要有时间,她们其实都愿意腾出手来化妆。”徐欢乐说,“我妈从来都不化妆,突然有一天说,她也想要一套化妆刷。”

  母亲还会向邻居炫耀,“我儿子现在是主播”。一支小小的化妆刷,成了年轻人在疫情下的庇护所。

  一支化妆刷,由刷毛、口管,刷杆三部分构成,制作过程历经筛毛、称毛、梳毛、墩毛、喷码等数十道工序,历时一个月以上。加上前端的原料加工,后端的销售物流,背后是一条长长的产业链。上面的每一个节点,都形成了产业。

  “目前给我们做配套的企业有上千家,涉及2万人就业。”江期胜说,仅在河北沧州,八成以上的刷杆厂为魅丝蔻供货。

  化妆刷也经历过产业转移。从日本到韩国,再到距离日韩较近的天津,进而辐射河北、河南。

  江期胜保守估计,化妆刷及周边产品的全球市场规模至少在150亿元。今年魅丝蔻之所以“逆势”上扬,除了疫情助推,主要得益于前几年的转型。

  连续“砍”两刀

  江期胜的老家在江西九江,最小的妹妹是位“95后”。

  “她已经不愿和我玩了,还说‘老人家,你最帅的时候,就剩下买单的那一刻’。”江期胜笑着说,“化妆刷是卖给年轻人的,我们就得去了解‘95后’,甚至‘05后’到底需要什么。”

  魅丝蔻总部的高管照片墙上,1986年出生的江期胜,拉高了管理层平均年龄。这个12人团队,平均只有28岁。

  掌舵年轻人为主的公司,江期胜认为最大的挑战,就是自己能否把握方向感。不过从过往两次转型来看,他都“赌”对了。

  2010年夏天,南下深圳创业不顺的江期胜回到南昌,做起电商生意。在南昌城乡接合部的洪城大市场,他带着员工,挨家挨户推广电商业务。

  市场里的商贩,给这位创业者上了生动的一课。

  有一次去市场进货,无意间走到卖拉链头的区域,看到堆成小山的拉链头,江期胜觉得生意肯定差不了,于是凑过去问商铺老板,有没有考虑过电子商务。

  对方问,你现在在卖什么?

  江期胜颇为骄傲地回答,什么都卖。

  “你这小伙子不懂了吧,什么都卖,肯定什么都卖不了。”江期胜回忆说,自己思考了一晚上,先是不服气,后来越想越有道理。

  当时,他的公司经营着广州的彩妆、南昌本地的文化衫、义乌的圣诞用品、华强北的数码周边,还有一款咳嗽药。相比之下,一个月只卖一两千元的化妆刷,才是货架上最不起眼的家伙。

  也不知道谁留谁不留,就挨个排除。首先排除了数码产品,没有核心竞争力;药也不能卖了,出了事,后果想都不敢想;文化衫附加值低,更不喜欢市场里有些经营户,戴根大金链子,啃着父辈的老本……最后只剩下彩妆和化妆刷。

  “只做刷子和彩妆,老外一看我们的店铺,会觉得很专业,过来询价的慢慢多了起来。”谈及这次转型,江期胜至今津津乐道。

  借助电商平台,魅丝蔻销售额迅速突破7000万元。不过,彩妆的规模越来越大,化妆刷的份额越来越小。

  他又下决心砍掉彩妆,专注做一把刷子。这次,包括弟弟江期利在内的股东意见更大。

  “我已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如果不砍,我就把你们砍掉。”江期胜也撂下狠话。

  他坚持认为,企业发展要和现有人力物力匹配。彩妆销售额虽大,但专业性更强,还是要找到自己最熟悉的领域。

  国运的受益者

  即便是一把化妆刷,也隐含着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密码”。日韩转移了制造能力,留下了高端品牌。魅丝蔻等国内厂家,正在从制造向智造迈进,努力向微笑曲线两端跨越。

  年轻的江亚玲,已经是魅丝蔻墩毛工艺的大师了。她的拿捏,关系到刷头能否构成贴合脸部的最佳曲面。

  “我们有一批了不起的匠人,保证了产品品质。”江期利颇为自信地说,“魅丝蔻高端产品的用料,一点不比白凤堂的差。”

  不久之前,一位来公司参观的女性客户还向江期利“抱怨”:好不容易买了一套魅丝蔻的化妆刷,结果被老公觊觎,原来他发现刷柄用的是紫檀,可以拿去做手串。

  魅丝蔻是Miss Queen的音译。大多数来自农村的“80后”,上的第一堂英文课,应该是李雷和韩梅梅,还有那位Miss Gao。

  熟悉的Miss,以及让品牌更显高端的Queen,江期胜就这样给企业起了名字。有意思的是,几年之后,通过英国的经销商,魅丝蔻送到了英国王室成员的手中。

  2014年,魅丝蔻销售额破亿元,但此后两年,业绩一直未有大的突破。江期胜内心焦虑,2017年前后,他果断启动多品牌战略,陆续创建或收购蓝蒂丝、引领美、诗莎娜、颜禧堂等品牌,覆盖更广泛的定价区间。

  集团内部重新整合管理资源,负责魅丝蔻品牌运营的江期利,和负责蓝蒂丝品牌运营的郑显锋,形成内部竞争。

  两个品牌各自成立研发中心,各自掌控生产企业,各自布局销售渠道。内部良性竞争恰是老板乐见的。

  “加多宝和王老吉掐得多凶,按理说,老大老二忙着打架,作为老三的和其正应该有机会做大。恰恰相反,老大老二越打越大,和其正的日子却越来越难。”他如此解释多品牌战略的价值。

  公开数据显示,在多品牌战略之前,魅丝蔻单一品牌的市场占有率不到40%,如今各个品牌加起来,占有率超过了60%。

  过去10年,我国涌现出了一批像魅丝蔻这样的新兴品牌制造商,借助电商渠道,不断提升制造能力。和传统商业相比,这些带着电商基因的企业,发展速度往往是呈几何式的。

  距离青山湖区30公里的赣江新区,总投资20亿元的魅丝蔻数字经济产业园已经落地。当地主管部门希望,魅丝蔻入驻之后,能把天津、河北、河南、深圳等地的化妆刷企业吸引过去,快速形成产业生态。

  对魅丝蔻来说,数字化是达成未来10年目标的重要支点。“我是互联网经济的受益者,更是国运的受益者。”江期胜感慨地说。(记者 黄海波)

【纠错】 【责任编辑:严海 】
阅读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04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