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2020 12/ 27 08:49:37
来源:新华社

拼过2020的你还好吗|“外卖小哥”陈凯:换份工作,迎接新生活

字体:

  接单前给配送箱消毒,接单后取菜取餐,空闲时翻看手机等待新任务……今年3月,新华社记者拍摄的一组照片,将南京外卖小哥陈凯的配送工作记录了下来。

  疫情期间一直在南京市区坚持送外卖的陈凯,如今换了份工作。“收入差不多,离家近,还能照顾孩子和老人。”陈凯一边说,一边“照看”着数控机床。

  一

  回忆起当时的工作,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慢了下来,进入“加速模式”的陈凯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但是那种挺踏实的梦”。

  作为外卖小哥的陈凯每天都必须接受健康检查,再花十几分钟为摩托车、外卖箱和衣服消毒,做好防护措施,带上健康安心卡,然后才能上路。

外卖小哥陈凯在整理头盔,准备去送餐(3月3日摄)。

  为什么坚持每天送外卖?面对记者的问题,陈凯的回答直率质朴,“没办法,我要养家,待在家里就意味着没有收入。况且,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坚持,没想那么多。”

  每天早上10点半左右开始送单,晚上11点左右结束,大约配送70单。因为送得快、送得多,他常在中午去其他“爆单”站点支援。到了晚上12点,陈凯会再接一些夜间配送的订单,到凌晨两点左右才结束一整天工作。“夜间配送价格高一些,一天能多挣100多块钱。”

  外卖小哥陈凯展示商家准备的健康安心卡,上面标注了食品生产者、配送员的名字和体温(2月19日摄)。

  陈凯和同事们为市民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被陌生人的善意所温暖。一次,陈凯将三杯奶茶送至一位女士手中,没想到其中一杯竟是为他点的。“她说天气冷,我们外卖小哥在外面跑很辛苦,点一杯热的给我喝。当时特别感动,因为也有人在关心我们。”陈凯说,虽然在疫情期间送单也有过被投诉的情况,但感受到的温暖更多。

  二

  疫情发生后,很多人选择宅在家里,外卖小哥和快递员成为“空城”中“流动的血液”。像陈凯这样的外卖小哥,运送的是米、面、油、水等生活必需品。

  一次,陈凯扛着24瓶水爬了八层楼。“虽说送外卖是为了挣钱养家,但看到有人在订单上写‘看到外卖骑手就看到了希望’,会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

12月16日,陈凯在工厂内检查即将进行加工的刀具。

  陈凯和妻子两个人在南京市区工作时,孩子跟着父母在郊区的老家生活。家人在新闻中看到有外卖小哥因赶时间发生车祸,常常提心吊胆。

  今年8月,陈凯辞去这个工作,回到老家一个工厂打工。上班约八分钟车程,每个月收入约8000元。

12月16日,陈凯在工厂内组装机械设备。

  “现在每天工资190元,还有加班费,算下来和送外卖收入差不多。但是送外卖时,在市区租房、吃饭这些开销挺大。厂里伙食不错,还能就近照顾老人和孩子。”

  陈凯说,自己平时在厂里主要负责管理三台数控机床,和送外卖比起来时间上没那么自由,但能每天和家人在一起,感觉很安心。

  三

  女儿陈安娜今年上小学二年级。陈凯在家时,陈安娜时不时地就依偎到爸爸身边。“以前我们一两个月回来一趟,走的时候她都要哭,现在开心多了。我也能辅导她功课,小孩学习很重要。”

12月16日,陈凯(左)和妻子在家里辅导孩子做作业。

  组装电动三轮车、补汽车轮胎、在餐厅配菜、送外卖……18岁开始打工,生活的辛苦让陈凯格外重视女儿学习。

  去年底,陈凯买了新房,两室一厅,已经装修完毕。一家三口打算明年1月底搬家,在新家过年。看着蹦蹦跳跳的女儿,陈凯对未来充满期待:“再苦两年,攒10万块钱,换辆新车。”

12月16日,陈凯展示自己之前使用的外卖头盔 。

  寡言的陈凯有一个浪漫的爱好:旅行。他曾带着家人去过西安、广州等地。“以前每年都要出去旅行一次,人就要想得开,赚钱也要花钱,越花越有嘛。”

  等到疫情结束,陈凯打算带着全家去云南旅行,那是妻子的家乡。“到时候可别忘了啊!”陈安娜提醒爸爸。

  2020

  口罩成为必备

  请和我们一起

  寻找口罩后面

  那曾感动过你的面孔

  说说与Ta有关的那些事

  2020,你来诉说……

 

  策划:邢广利

  文字:邱冰清

  摄影:李博

  视频:林凯 曹彦语 蔡志坚

  新媒体编辑:李木子 张铎 张豪夫

【纠错】 【责任编辑:刘笑冬 】
阅读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91126912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