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胆子小的别跟来,一场险象环生的巡逻苦旅就此展开

2018年02月12日 09:58:25 来源: 解放军报

    原标题:雪山巡逻 胆子小的别跟来——

    隆冬,西藏军区边防某团二营官兵踏雪巡逻,出门就要贴着营区对面的河畔崖边行走。你看,崖上的冰柱锋利如刀,避让不当容易划伤脸颊;甲河的浊浪缠足湿脚,一旦遭遇不测,战友须谨记“下水营救只会增加牺牲”的训条……

    营长余刚依旧甘当路标,走在前面,涉险开道。拐过冰刀地段,“一线天”横在眼前。只见他伸手发力检测天然石门,而后拐弯抹角入内。

    “一线天”里别有洞天:一条山路嵌在陡坡之上,径面覆着坚冰寒雪;头顶的壁缝间卡着七八个数十吨重的滚石,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出口处设有一座天梯,巡逻犬需要人力协作才能通过……余刚伸出骨头隆起的右手,食指贴唇,示意大伙静默攀爬。

    匆匆那年,余刚还是战士,他巡逻至此兴奋过度,大吼一声。岂料,这一嗓子招致 “灭顶之灾”:有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滚落下来,眼看就要砸到低头攀爬的战友,余刚快速挥拳出击,让石头转向。他虽然打出一线生机,可右手瞬间肿得像个馒头……

    爬出洞口,山风迎面呼啸,余刚提醒大家紧一紧帽子。老边防都知道,冬季巡逻要戴小号帽子,以免被风劫走。有一次,六连副班长王宏在风中丢帽,余刚把自己的帽子让给部属,结果他被吹得头晕目眩,归队后大病一场。

    队伍逆风穿林,半小时后与甲河的支流相遇。

    一条冰瀑连接天上人间,冻住了行云流水,封不住戍边脚步。

    余刚带队破冰而上,源头不是终点。每次巡逻,他们都要蹚过数条冰河,翻越多座雪山,再难再险也要到点到位。

    “山山山山连山山,此山可闻彼山音。朝夕径走仅半程,行行行行复行行。”余刚和部属镇守的防区,有着西藏军区最远最苦最险的巡逻路,他们踏上五天四夜的征程,常遇生死惊魂的事。

    几个“最”字,衍生“七年之殇”的悲壮传说:1984年1月15日,西藏军区老司令员勘察边路时,手攥马尾长眠雪山。此后的1991年、1998年、2005年,这条巡逻路上都有牺牲……将军崖、烈士崖、舍身崖等地名让人打破泪堤,湿透记忆。

    当时间走进2012年,官兵们就担心再生意外。余刚不相信命。他大声召唤“跟我来”,随即带头踏上生死巡逻路。这位雪山之子认为,过去的“七年一劫”纯属时间巧合,不能因此缚住戍边的手脚;巡逻路固然艰险,但只要组织得当、胆大心细,就能逢凶化吉。

    动员高亢,步履铿锵。余刚笑傲生与死,一览众山小。他非常享受“山高我为峰”的进击状态。此刻,他率先登顶海拔4600多米的雪山,一览众山小。突然,他的脚底打滑连忙抓住身边的小树,垫脚石顷刻间坠下山崖。余刚倒抽一口凉气,他紧握“救命树”俯望山下,汹涌澎湃的甲河竟然细如银丝。尽管躲过一劫,但余刚还是挂彩了:在倒地滑落的瞬间,他的左手大拇指内侧被砾石划破,留下一道环形切口,就像青蛙的嘴巴一般,随着手指的伸缩张合……

    止血,包扎,余刚继续带队翻山越岭。他不时回头提醒部属:“大家跟着我的脚印走,每一步都要踩实!”

    在边防战士眼中,巡逻路险象环生,稍有不慎就会“一失足成千古恨”。然而,营长踩出的足迹犹如一枚枚吉祥的符号,跟着走就能化险为夷。

    余刚是共和国出色的守边人——一入伍就顽强训练,很快成为边防团公认的“耐力王”;2001年因控边出色荣立一等功,此后被保送入军校;从战士干到营长,一直把心拴在边关……

    走在魂牵梦萦的巡逻路上,余刚梦中常置险境,胸中自有丘壑。

    暮色四合,露宿荒野,队员们烧火取暖,埋锅造饭。余刚安排好警戒哨后,伴着篝火入眠……深夜,铁马冰河入梦,伴着一声惊呼“小心”,余刚从梦中醒来。

    “营长连做的梦都与巡逻有关。”上尉母科打趣地说。余刚抓把雪洗脸让自己清醒清醒,继续踏上巡逻路。官兵们纷纷收拾行装,紧紧跟上。

    本来,大家倦意未消,睡眼蒙眬,可接下来发生的险情,却让人顿时瞪大双眼,百倍警惕。

    熊出没,就在前面某处。余刚带队来到一个陡坡前,突然发现数丈外的山坡上有个黑影若隐若现。他觉着不对劲,立刻伸手示意队伍停止前行,并伏在石板后面静观其变。

    余刚从背囊中取出唱藏戏用的脸谱,伸出头模仿野兽叫唤。霎时,那个黑影闻声蹿出。原来,这厮是只成年黑熊,目测体重至少两百公斤。

    这头熊先是朝巡逻队伍潜伏的方向张望,而后狂挠脚下“领地”,弄得尘土飞扬。示威过后,它转头往山下游走,慢慢消失在灌木丛中……

    余刚告诫部属,遇到黑熊、雪豹、狼等野兽,不能动用武器,以免枪声“出国”引发误判。最好的方式,就是戴上动物面具、模仿野兽叫唤,“不战而屈人之兵”。

    越过山坡,遇见沟壑。余刚发现,此前搭设的简易木桥毁于雪崩,周围没有合适的树木可以取材,绕行要走5倍以上路程。情急之下,他盯着沟壑边上的一棵参天大树有了主意。

    只见他摊开绳索,一头拴于树干,一头系于腰间。固定好绳索后,余刚回撤十余米,然后全力冲刺,如飞人一般跳到对岸,再抛回绳索。

    一个,两个,三个……勇士们如法炮制,以荡秋千的方式安全抵达对面,很快消失在苍茫征途中。

    经过三天的长途跋涉,余刚带队胜利到点宣示主权。他们兴奋地展开五星红旗,站在世界之巅、祖国之边,请党和人民检阅。余刚说,每次巡逻,他都感觉到背后有13亿双眼睛在关注巡逻队伍,再冷再远都能感受到这目光的热度。全民关注,焉能辜负!

    五天四夜的巡逻苦旅结束了,凯旋归营的余刚“脱胎换骨”。你看,他胡茬遍布脸颊,整个人灰头土脸,身体明显瘦了一圈……但余刚说,能为祖国领土贡献青春和力量,吃点苦受点罪——值!(晏良)

【纠错】 [责任编辑: 蔡琳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98113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