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三十而立 女儿唤我重出征

2018年03月05日 09:30:41 来源: 解放军报

    原标题:30岁,女儿唤我重出征

    第77集团军某旅合成四营排长 赵彦军

    今天是2月4日,我30岁的生日,同样在今天,我的宝贝女儿也降临在了人间。在医院里忙碌了一整天,深夜我倚在产床前望向熟睡的妻女,心中五味杂陈,一股莫名的失落感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

    日子一天天飞逝,不知不觉我已在军营度过了12个年头,如今我也成了一名父亲,眼瞅着迈入了而立之年,可唯独职务始终在原地踏步。正排、正排、正排!4年半的正排,加上提干前担任过4年的代理排长,算起来我已经在排长岗位上蹲了将近9年。9年里,我带的战士有3人提干成了军官,其中2人已经走上了连主官岗位。身边不少战友时常开玩笑对我说:“老赵,你这是打算排长当到退休啊!”每每听到这话,我只能尴尬一笑……

    回想起当初自己怀揣着梦想来到军营,当兵第2年执行反恐任务,我徒手制服歹徒,因此火线入党立功,成了全团唯一的上等兵班长;2010年玉树地震,我作为最年轻的代理排长,带领大家在废墟上连续奋战77天,荣立个人二等功;两年后,我再次参加上级组织的“创破纪录大比武”,凭借着过硬的军事素质,摘得3个单项季军,以总评第5名的成绩被保送进军校,成了军官。

    毕业分配后,看着一起来报到的学员,我信心十足。虽然我职务、学历不占优势,但是论军事素质和基层经验,却很有底气。授衔那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能够破格晋升为正连,以此来弥补自己起点低的先天不足!

    为了这个梦想,我付出了百倍的努力。带班排,连续3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基层建设先进排”;代理新兵连连长,新训刚过一半,200多名新兵就已全部达到了结业标准;2016年12月,原团党委将破格提升我为连长的请示提交到上级机关后,我似乎感到自己的梦想就在眼前,触手可及。然而不曾料到,命运却同我开了一个玩笑——由于原单位涉及撤并降改,干部调整暂时冻结。

    2017年5月,我所在团被撤销番号,而我则同营队一起转隶到了新单位。我的岗位还是排长,职务依旧是正排。

    自那以后,我在训练场上没有了冲在前的虎气,带起班排来也少了争第一的拼劲。有人安慰我说,到了新单位,从零干起就好,你老赵这块金子到哪儿都能发光!可是我却清楚,“从零干起”对于一个29岁的正排职干部而言,远没有那么简单。也许我这块金子,再也没机会发光了……

    “算了,就这样吧!”在无数个难眠的夜里,我曾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干脆再混个一年半载转业好了!”

    “难道,真就这样吗?”可是就在今晚,当我看着刚出生的女儿,我不禁扪心自问——一个被挫折击倒就无法重新站起的懦夫,一个舍弃梦想轻言放弃的逃兵,真的能扛起一个家庭的责任,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吗?

    忽然,窗外响起的汽笛声将女儿吵醒,只见她一边哭着,一边用那双大眼睛在黑暗中寻找着什么。我知道,那哭声是这个小生命向崭新世界的宣示,更是我破茧重生的序曲!(李佳豪、薛子康整理)

【纠错】 [责任编辑: 蔡琳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98227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