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法德欲建“欧洲军队” 欧洲防务一体化能走多远?

2018年11月17日 11:13:41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近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百周年纪念活动上呼吁打造“欧洲军队”。11月13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欧洲议会演讲时对此表示支持。欧洲安全防务一体化进程再次引发世界关注。

  防务合作稳推进

  “我们必须加强自卫能力……只有建立真正的欧洲军队,我们才能实现自卫。”马克龙此番语气强烈、态度坚决,很快得到默克尔的回应,她同时呼吁成立欧洲安全理事会,主管欧洲防务与安全政策。“我们可以无条件依赖别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若我们想保护欧洲,就必须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据路透社报道,在马克龙呼吁建立“欧洲军队”之后,欧盟委员会也表示欧盟要形成自己的“防御体系”,未来某天可能会建成自己的军队。发言人希纳斯指出,欧洲在防务上的合作会从防务采购、研发以及军事维和任务开始,从而建立一个“更有意义、更自信的防御体系”。

  近两年来,在法德两国的倡导和推动下,欧洲防务一体化已取得明显进展。

  2016年11月,欧盟委员会提出“欧洲防务行动计划”,设立每年50多亿欧元的欧洲防务基金,旨在促进防务领域的研发及产业发展。

  2017年12月,欧盟25个成员国签署防务领域“永久结构性合作”联合协议,在此框架下初步开展17个防务合作项目,涵盖军事培训、网络安全、后勤支持、救灾和战略指挥等方面。

  2018年6月,法英等9国签订“欧洲干预倡议”意向书,承诺组建一个联合军事干预部队,迈出欧洲共同防务合作的实质性一步。

  “冷战以后,欧洲意识到欧美同盟关系发生很大变化,在意愿层面就有了战略自主性的概念,开始强调发展自身能力,避免完全依赖同盟关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指出,自2016年开始,欧洲防务合作保持一年一步的速度向前推进。

  同盟内部显分歧

  据BBC分析称,马克龙呼吁打造“欧洲自己的军队”有两个原因,一是希望建立一个更强大的欧盟力量;二是对于特朗普退出各类条约等行动感到担忧。

  “欧洲需要通过安全和防务一体化推动欧洲一体化,近些年经贸、财政等领域的一体化碰到很大阻力,在安全问题上,或许可以期待突破。”崔洪建指出,在多极化迅速发展、大国竞争加剧的世界环境下,欧洲原有发展模式很难适应,仅强调软实力无法使其避免安全威胁,英国脱欧更削弱了欧盟整体安全能力,使防务合作显得尤为必要。

  虽然合作诚意初具,但在操作层面,仍有几个绕不开的坎。

  据法新社11月12日报道,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在一个论坛上表示:“欧盟在防务方面作出更多努力是好事,但绝不应该削弱跨大西洋关系,北约依然是欧洲安全的基石。”

  “绝大多数北约欧洲盟国,不论情报、装备还是军事指挥体系都在北约框架之内。一部分成员国对欧盟建立独立防务并无信心,更习惯于依赖北约来提供安全保护。如何应对两套可能出现竞争的防务体系,各国短期内还难以回答。”崔洪建分析认为,欧盟国家由于地理位置、周边外交关系不同,很难有共同的安全威胁目标。是否采取行动,向哪个方向行动将会成为防务联盟的分歧所在。

  债务危机的阴影也使部分欧洲国家力不从心,无暇他顾,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是其当前最大需求。BBC评论称,目前没有哪个欧洲国家或组织有这样的经济力量,建立一支和美国相媲美的军事力量,而欧盟单靠自己或许也无法抵抗他们所担忧的俄罗斯的威胁。

  除此之外,作为欧盟“领头羊”,法德在防务问题上也各有小算盘。两国在观念、目标等方面存在差异,遇到具体问题便会充分暴露。崔洪建指出,法国一定程度上欲借欧洲平台巩固其硬实力,所以把对外干预作为安全防务的重要指标,这就碰到了德国的红线。二战后德国不断在法律、政治上强调其和平理念,在防务问题上,更希望从欧洲一体化角度去推进合作。

  多极世界是趋势

  分析指出,欧洲提出防务一体化诉求是世界向多极化演进的客观体现,有利于维护世界战略平衡,也将给北约带来不确定因素,一些成员国可能在履行其相关承诺上打折扣,北约地位可能会边缘化。

  有分析称,美国已无心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这是世界向多极化转变的必然现象,并非特朗普个人带来的暂时现象。据今日俄罗斯报道,普京表示俄罗斯对于打造“欧洲军队”的立场一定程度上“与法国一致”,称“这是一个积极进程,可以加强世界多极化趋势”。

  英国《卫报》等媒体认为,对坚定的欧洲共同防务主义者而言,拥有欧洲名列前茅武装力量的英国,从一开始就不是组建真正“欧盟军队”的积极分子,英国的彻底离开,或许是成立欧盟军队的重要契机。

  欧洲大陆到了应当自行承担自身安全的时候了。德国《时代》周报报道称。另据法新社消息,欧盟在2021年后将大幅增加国防预算,在7年内拨出130亿欧元用于新军事装备的研发。

  从宣言到行动,欧盟防务合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各国不仅要顺势而为、消弭分歧、取得突破;更要担起责任,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

  “欧洲目前处于战略迷茫期,从长远看,防务合作的目标要在联合国框架内尊重多边主义体系,契合国际社会的真正需求。例如,不能贸然实行对外干预,应先以政治和外交解决为优先。若为显示安全防务能力,进行单边的对外军事干预,可能会加剧已经很动荡的国际和地区形势。”崔洪建认为,欧盟要深思熟虑,把意愿转化为负责任的行动,试图平衡软硬两种实力,避免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孙少锋 陈 曦)

【纠错】 [责任编辑: 蔡琳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99963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