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那面荣誉墙,注视着我们的接力

2019年03月22日 10:35:22 来源: 解放军报

    那面荣誉墙,注视着我们的接力

    武警某部一中队退伍老兵表彰仪式上,全体官兵面向荣誉旗庄严宣誓。张凯 摄

    ●这是一个荣誉连队。经历了5次转隶、4次移防,他们如何做到荣誉不断、连魂不散?

    ●这是一群视荣誉如生命的官兵。在新一轮转隶移防中,坚强的老兵为何流下了眼泪?

    ●这是一种深厚的精神传承。在新体制编制下,他们遭遇挫折,又如何实现浴火重生?

    每一个让人感到非同凡响的团队,必有其独特的精神内核

    回想对武警某部七中队的第一印象,宣传干事余小六至今仍感慨不已。

    在某执勤点,看到该中队一个任务小组的官兵列队走来,余小六惊讶于他们刚健的体态和步伐:“一个小组却走出了仪仗队一般雄壮和威严的感觉。”

    在教育课前,他看到七中队官兵们进入学习室,挪桌子、搬凳子竟然没有磕磕碰碰的响声。学习室墙壁上,那一排排比武竞赛的奖状又说明了这个中队不仅仅是作风过硬。

    深入了解后,余小六才知道,该中队曾经历了5次转隶、4次移防,但他们对荣誉的传承却始终如一、未曾中断。

    在解放战争中,该中队曾隶属于原68军,因作战英勇,被授予连队历史上第一面“英雄连”的锦旗;抗美援朝战争中,该中队开赴朝鲜战场,并因“奇袭白虎团”的巨大战果,被志愿军总部授予“猛插分割、机智神速,痛歼匪军建奇功”锦旗,荣立集体特等功一次;转隶武警部队后,面对训练方式和任务内容的巨变,该中队依然传承发扬了战场上那种拼死一搏的精气神,赢得更多的“英雄旗”……

    每一个让人感到非同凡响的团队,必有其独特的精神内核。该中队的精神内核就蕴藏在荣誉室的一面面“英雄旗”里。一茬茬官兵为该中队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荣誉,这些荣誉也在不断塑造一茬又一茬官兵。

    在一次执勤过程中,上等兵冯遵乘和列兵于晓虎发现,一个深色手提袋被弃置于海关执勤岗亭的墙角。他们迅速呼叫机动巡视组的上士李东光,带领新兵郭凯前来支援。

    在排除了爆炸物的可能性后,他们打开手提袋一看,里面竟然有63万元现金。他们随即向时任连长杜志国报告情况,并上交了所有钱物。

    后来,失主当场拿出5万元现金,想要酬谢拾金不昧的几位战士,被他们婉言谢绝。

    荣誉的激励“浇灌”出该中队过硬的作风。

    一次,该中队官兵受命在海拔5200多米的高原上站哨执勤,很多人都出现了高原反应。

    上士马如启虽然感觉头晕眼花,但依然坚持挺立在寒风中。6个小时后,他随车撤回,沿路顺道去接回其他战友。远远地,他看见两位战友挺立在荒无人烟的雪原上。

    直到听到“撤回”的口令,这两位冻得像“冰雕”一样的战友才抹了一把脸,踏出几道新鲜的脚印……

    每个人都在为集体、为他人着想,这样的团队是值得奉献的

    演训场上为荣誉而拼搏的动力,往往来自于日常连史连魂的“浇灌”。

    刚来这支钢铁般的连队时,战士刘佳佳就因为这里“恐怖”的训练强度而心生退意。他甚至向时任排长雷鸣提交了想回家的书面申请。

    当时他患了足疾,平时很威严的班长宋帅,每天背着他去看医生,还自掏腰包为他买高品质牛奶补钙。

    “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这支连队。”刘佳佳回想新兵时的蜕变,“每个人都在为集体、为他人着想,这样的团队是值得奉献的。”

    对集体、对战友的深情,成为刘佳佳捍卫中队荣誉的情感基础。梳理官兵们的成长轨迹,我们也能明白荣誉和连魂在官兵中潜移默化的激励作用。

    第一次参观连队荣誉室,浏览着陈列的十多个比武第一的奖牌,刘佳佳惊讶地问班长:“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班长宋帅告诉他:“事实就是如此,要想在我们这个单位立足,军事训练必须过硬。”

    更多的见闻触动着刘佳佳的心灵。在宿舍里,他曾看过老兵侯晏青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疤。侯晏青告诉他,想在障碍课目中再多提速哪怕1秒、想要争取下次比武再夺块奖牌,就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

    在学习室,刘佳佳发现老兵们坐下之前都会把袖口挽起来。很久之后他才明白,老兵们这样做,不过是要避免袖子上的金属扣划伤桌面,确保集体财物的维护要比别的连队更好。

    “军人的荣誉重于一切。”刘佳佳从越来越多的细节中领会到这句话的深意,也逐渐成长为能为连队争得荣誉的“好手”,并很快担任了七班班长。他帮带过的战士陈文强,也有着相似的心路历程。

    新兵时的陈文强因为觉得“特功四连”的称号很酷,就主动申请来到这支连队。刘佳佳是他的第一任班长。在荣誉室里,刘佳佳向他详细讲述了每一块奖牌、每一面锦旗背后的故事,那些故事里有汗水,也有鲜血。

    当时,刘佳佳经常带着陈文强打扫荣誉室。他们清扫地面的工具竟然是抹布。

    荣誉室不大,但陈文强还是忍不住问:“为啥别的连队可以用拖把,我们就得用抹布?”

    “因为我们必须比别的连队做得更好,否则对不起前辈们用生命换回来的那么多荣誉。”刘佳佳的这个回答,在很久之后的那次比武中,陈文强才彻底懂了。

    那次比武分两天进行,该中队的前身——武警某部四连首日仅获总评第二。在官兵们的心目中,第二名就像战场上打败仗一般让人无法接受。

    休假在家,却时刻关注比武场战况的时任连长李鹏实在坐不住了,当天晚上就乘飞机赶回连队。第二天,他带队出征,实现反超,最终斩获总评第一的成绩。比武刚一结束,他又火急火燎地飞回老家。

    事后,有老兵提起,比武结束第二天就是连长李鹏大婚的日子。他连夜赶回老家后,一早就要出发去接新娘。陈文强这才明白,这个比武总评第一的荣誉所承载的那沉甸甸的分量。

    赢得新的荣誉,是对过往荣誉最好的传承

    中队长陈小三怎么也不会想到,转隶移防后的一次考核中,由于任务转换及训练课目调整,该中队竟然破天荒地拿了个倒数第一。

    这种情况可是这支英雄连队数十年来头一回遇到。考核讲评后,陈小三下令解散,所有人却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一个个咬紧牙关、紧握双拳。

    翻开连史,该中队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遭遇极大考验。当时,该中队的前辈们取得奇袭白虎团重大战果后,与敌交火。最终仅有19人在战场上活下来,其中2人不久又因伤势太重而牺牲。

    仅剩17个人的连队还能再次站起来吗?历史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回顾的是连史,继承的是连魂。陈小三倡议:“我们必须知耻而后勇,撇开以往所有的荣誉光环,从零开始,赢回曾经的荣誉和自信。”

    陈小三带着中队骨干研究新大纲,制定了详细的强化补差训练。那段日子,几位训练尖子从凌晨4点半就开始了一天的训练,跟随他们早起训练的人逐日增多。不到半个月,在该中队驻训场,每天凌晨四五点,官兵们就自发地开始了高强度的全员训练。

    陈小三能够强烈地感觉到,全中队官兵“都憋着一股劲,就等一个打翻身仗的机会”。

    新一轮的比武如期而至,该中队官兵的激情被彻底点燃。

    战术课目比武中,新兵张庆用力过猛,肘部大面积擦伤出血,但他依然咬牙坚持,高标准完成所有战术动作。

    九班副班长乔亮在前期训练中小腿划破。陈小三劝他先把伤养好,他断然拒绝:“我在养,对手在练,好不容易取得的优势又会被反超。”

    由于每天被汗水浸湿,伤口很快化脓,但乔亮坚持走上比武场,并在障碍课目上取得名次。在随后的五公里武装越野中,他的一个脚趾的指甲受撞击而劈开,他从小包里拿出剪刀,将迷彩鞋剪个洞,包扎好伤口,再次冲进前几名。

    在山地进攻连贯演练中,战士张立华不慎踩空,从山上滑了下来,小腿被划出10多厘米的血口子。在队尾压阵的指导员嘱咐他赶紧去后方处理伤口,他说了句“再等一会儿,就快赢了”,继续提枪冲锋。

    “战士们为赢得荣誉,真是豁出命了!”比武场上那一幕幕拼搏的场景,感动着也震撼着陈小三这个老兵。

    最终的比武成绩没有辜负官兵们的付出:干部组个人前3名,该中队占了2个名额;战士组个人前7名,该中队占了6个名额;全中队总评成绩遥遥领先。(记者 段江山、马 超、李楠、张凯)

【纠错】 [责任编辑: 刘憬杭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89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