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战争中,“语言对抗”从未缺席

2019年04月18日 08:35:10 来源: 解放军报

    ●语言并不杀人,但在媒体技术和媒体手段的作用下,尤其是通过自媒体的快速广泛传播,战争中的语言不经意间变为一种特殊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语言是人类所特有的用来表达意思、交流思想的工具。通常,人们很难把语言跟战争联系起来,更难想象语言在战争中会扮演什么角色。实际上,自冷兵器时代以来,“语言对抗”从未缺席过战争,一直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在博弈对决中,而且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进步,“语言对抗”的形式越来越多样,在战斗力释放过程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

    冷兵器时代,语言是战斗力生成的直接催化剂,也是战斗力本身的组成部分。一方面,语言被无一例外地在战争中用来进行战前动员、鼓舞士气,也用来威胁恐吓、引诱欺骗,还可以用来结盟离间、合纵连横;另一方面,语言又被直接用到战场上。战斗伊始,双方发出雷鸣般的呐喊声和号令声,喊杀声震天,号令声如律,谁的嗓门大,谁就在气势上胜了几分。再加上战鼓和号角的助威,使得战场成为一片声音的海洋。两军对垒既是指挥、体力和兵器的比拼,更是一场响彻云霄的鼓声、号声、呐喊声和刀枪剑戟碰撞声的协奏曲和交响乐。

    到了热兵器时代,语言参与战争的形式进化了,从原来近距离的言语直接对垒,演变成借助新的思路、技术和装备来抵消空间距离的语言战。由于技术的进步,“语言对抗”既表现为前方战场声音、文字的攻心夺气,又体现为后方多种媒介空间的语言战、舆论战和心理战的博弈。尽管不能够近身喊话,呐喊声依旧会在冲锋和拼杀中出现。传统的喊话则转变为通过物理设备比如高音喇叭来喊话,声音比原来更加响亮,影响范围更广,持续时间更长。向敌方阵地抛撒传单、使用无线电播发有针对性的广播,这些新形式则可以更有效地迷惑敌人、混淆视听、扰乱军心,让在战场上极度煎熬的战斗人员丧失战斗力,自动放弃武器、逃离阵地。对于战争后方而言,传单也是频繁使用的宣传手段,广播则是最为流行的隐形武器。可见,热兵器时代的人们在作战中因为空间距离而远隔起来,但“语言对抗”的形式相反却因为技术和设备的发展,变得更为丰富多样、更为无处不在。

    进入新世纪以来,战争呈现高度信息化的特征。能够实现信息联通、军种联合、力量融合的军队往往更容易获得主动、赢得战争。战争大步迈向发现即摧毁、开始即结束的秒杀时代和高精度时代。在这样的背景下,语言在战争中依旧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首先,战争的发起和推进需要调动足够的舆论准备、舆论支持和舆论动员。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兵马未动,话语先行”。以美国为例,每次战争发起前,都会煞费苦心地找理由,尽管里面不乏牵强之词,甚至谎话连篇,但战争的发动始终需要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另一方面,高科技战争杀人无数,且会伤及无辜,对于敌方不人道的残忍行为,应从国际法、军事法、正义性、合法性等方面进行舆论谴责,从而牢牢掌握话语权,在战争中占据主动。特别是随着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更多的高技术手段得以运用,过去影响战争进程的语言和文化问题会得到部分解决,一些国家可以通过科学技术和装备来弥补人力的短板。比如,在军事装备中嵌入自动翻译软件,给军事人员配备自动翻译机,建立强大的多语言和跨文化的资源库以及内容丰富的军事语言数据库,一旦需要,通过搜索引擎快速定位,找到最佳解决方案。而且,拥有强大媒体机构的一方,很容易将芝麻大的事炒作成搅翻天下的龙卷风,成为影响甚至摧毁国家安全的“重磅炸弹”。由于表达它的发声机器发生了重大变化,尽管语言并不杀人,但在媒体技术和媒体手段的作用下,尤其是通过自媒体的快速广泛传播,战争中的语言不经意间变为一种特殊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在未来时代,军事斗争的形式和内容均将发生巨大变化。战争将会向着智能化、无人化和混合战、多域战、全时空战的方向发展,届时“语言对抗”将有可能以语言能力战的形式出现。能够获得机器人自动处理语言能力、人机交互语言能力、机器人综合分析战场各种数据和情报的一方将会在战场上处于主动。这一时期最为重要的特点是,战争中的多文化和跨文化的舆论战、心理战已经可以由机器人自动完成,并且可以实现大数据分析、瞬间快速反应、全域精准打击、持续无疲劳应对。语言战将更多地与民情、社情、国情、军情等方面相结合,从而影响人们对民族和国家的认同,进而影响到凝聚力、向心力和推进战争的意志力等等。这一时期的语言战,将更多地影响战争中后方社会中的人类,一线战场更多地让位于机器人等无人装备。

    总而言之,语言从未缺席于战争,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语言将同先进技术结合得越来越紧密,也必将释放越来越强大的战斗力。(国防科技大学文理学院 梁晓波)

【纠错】 [责任编辑: 丁鹏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1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