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打通“最后一公里” 普惠金融体系渐完善
2017-12-19 09:00:05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从闽东宁德三都澳码头乘船出海,星罗棋布的渔排、穿梭不息的船只,冲淡了冬日的萧索。

  这片海域是我国“大黄鱼之乡”,海水养殖业发达,从业人员超过10万。因海上交易地点分散、交通不便,现金一度是养殖户与上游原料商、下游水产商之间的唯一支付方式。到收鱼高峰期,一笔交易可能高达百万元,现钞清点是个“大工程”。

  这个典型的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问题在2014年得到解决。针对海上养殖交易特点,人民银行引导当地金融机构打造了“海上移动银行”,养殖户可以随时随地依托手机终端进行资金结算。

  “一开始,只看到手机上的数字,没摸到钱,心里有点发慌。现在习惯了,温州人把钱打到我卡上,我才给货。”郑祥安告诉上证报记者。这位从事养殖业20余年的中年人,感受到了网上转账和支付带来的便捷。

  这是普惠金融发展在支付结算领域的一个缩影。

  “发展普惠金融”于十八届三中全会被正式提出。2015年12月,《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发布。今年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建设普惠金融体系”。

  记者走访闽浙两地发现,经过前期试点,普惠金融已逐步从理念走向共识、从规划走向实践、从碎片化走向体系化。可以预期,在未来很长时间内,普惠金融将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一项重点工作,也将是填补资源配置洼地的良方。

  消除“最后一公里”鸿沟

  郑祥安的渔排养了40万尾大黄鱼,到码头需要开船20分钟。他告诉记者,黄鱼一般在夜里捕捞交易,以前用现金交易太麻烦,水产商去镇里排队取现,再用船把钱运来,尤其是交易量大的时候,涉及的现金有一百多万,清点都成问题。

  在人民银行的指导下,宁德农商行着力提升海上渔区金融支付,安排工作人员登上渔排及船舶,现场为渔民和养殖户开通手机银行、布设移动POS机及收单二维码等。从此,养殖户与其上下游商户之间可以随时随地进行资金结算,大大延伸了银行服务半径,降低了商户交易成本。

  数据显示,今年前10月,宁德环三都澳地区通过“海上移动银行”共办理业务1.25亿笔,金额2804.17亿元,分别是2012年业务发展之初的16.47倍和3.82倍。

  “最后一公里”的鸿沟,在浙江宁波也被填平。山峰超市位于宁波市奉化区山下地村的菜场附近,奉化农商行的助农金融服务点就设在超市里。

  “今年我已经为村民处理了1万多笔业务,其中还不包括缴水电费业务。每天早上人流量很大,都需要排队的。”超市老板娘李玲维兼任服务点的“站长”。这个助农金融服务点的服务涵盖结算转账、定活互转、余额查询等,农民可以做到“基本金融不出村、综合服务不出镇”。

  目前,助农金融服务点已经在宁波辖内实现了全覆盖,全市2273个行政村已设立了3203个服务点。同时,信息管理系统也已建成,利用网络地图软件,各商业银行可实现对服务点的动态化、规范化管理,以及查询和使用的可视化。

  所谓普惠金融,普及之余,还在惠及农户。

  福建省宁德市寿宁县下党乡,位置偏远且交通不便,现已迎来巨变——有了全国第一个可视化扶贫定制茶园,创建了自己的品牌“下乡的味道”。

  下党村支部书记王明祖介绍,2013年下党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4600元,村集体负债7万多元。定制茶园建立后,茶农每亩收入6000多元,2016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2000元,村集体收入22.3万元。

  为支持定制茶园,人民银行寿宁县支行引导各金融机构采用“保证+信用+抵押”共用模式,构建多元化的担保方式,增加信贷投入力度。对于部分资质较好的信用户,寿宁农信联社采取发放信用贷款的方式,并在同等同类贷款条件下给予优先享受少上浮10%至20%贷款利率优惠。

  同时,借助人民银行扶贫再贷款资金,寿宁农信联社推广“精准扶贫卡”信贷产品,执行同档次基准利率不上浮的优惠利率(月利率3.625%。),为贫困户提供最优惠的金融政策。

  普惠金融体系渐成型

  在很多地方,普惠金融已不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碎片化举措,而是在统筹推进。从宁波市北仑产业工人获得金融服务上,可以一窥普惠金融的体系化。

  北仑区常务副区长滕安达告诉记者,北仑的产业工人多达50万人,多为外来人口,接受金融服务不足,缺乏一般意义上的抵押和信用条件,也不属于小微企业、农户这类被重点关注的领域,往往容易被传统金融服务所遗忘。

  为此,针对产业工人的普惠金融服务从多维度展开。一是整合资源支撑产业工人信用增进。当地开展产业工人信息采集,将人社局、流管办等部门信息进行整合,逐步导入宁波市普惠金融信用服务平台。截至目前,2500名高技能产业工人的职称信息已导入个人征信系统。

  二是围绕融资和支付两条主线,开发北仑原创或半原创的特色金融服务产品共13项。截至11月末,“整厂授信”“个人委托贷款”“技工匠人贷”等特色融资产品已经发放6153笔,金额9.62亿元。

  三是依托数字普惠充实金融服务空间。银行在偏远厂区和宿舍区设置专门网点、布放自助机具,实现金融服务“足不出厂”。如兴业银行在吉利汽车春晓基地建立服务站,惠及3000余名产业工人,每周提供1至2次上门服务。

  此外,各银行业务骨干组成了讲师团,开展知识讲堂提升工人金融素养。目前《北仑区产业工人金融素养修炼手册》已经累计分发超万册。

  人民银行福州中心支行行长单强向记者介绍,目前福州中心支行已经形成了“一个制度”“一个方案”“一个实施意见”的普惠金融工作机制,同时探索参与顶层标准规划设计,制定印发了《农村普惠金融服务点规范指引》,作为全国金融行业标准加以力推。目前,普惠金融“宁德模式”已经实现市场与行政推动并举、经济和社会效益并重,可持续、可复制、可推广。

  风险与收益的再平衡

  普惠金融并非做慈善,在让传统的弱势群体享受到金融的雨露甘霖之时,如何实现风险与收益的平衡,实现可持续化发展?

  以助农金融服务点为例,人民银行宁波市中心支行行长朱文剑介绍,前期发挥“政府引导”的作用,通过政策引导和财政补贴的方式,引导涉农金融机构进入这片当时还看不到直接收益的市场;后期,由于服务点布局合理,功能丰富,过渡到“市场为主”,并逐步实现运营可持续。

  比如,开超市的“老板娘站长”李玲维,在运营服务点的过程中,每笔业务能从奉化农商行得到0.6至0.8元的补贴。

  从银行角度,设立服务点也有助于其自身发展。“农信社依靠根须发展,否则我们跟大行如何比?”奉化农商银行董事长姜永福告诉记者,设立服务点有助于增强该行吸储能力,提高新开户数量。

  朱文剑总结,服务点为承办银行至少带来了四项关联收益:分流银行网点柜台压力、促进产品营销、提升品牌知名度、培育客户金融能力与黏性。

  有一种观点认为,相比于传统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机构更适合做普惠金融,利用大数据可实现风险与收益的平衡。

  但是人民银行奉化支行行长富海峰认为,通过信用体系的完善,目前银行在当地推广的“整村授信”“整厂授信”模式,风险并不高。

  宁波银行副行长王勇杰告诉记者,互联网金融对于传统银行有冲击,但是冲击并不大。一是因为互联网金融主要针对个人,与传统银行小微企业客户群体是不一样的,“我们立足当地,也更了解当地小微企业。”二是银行小微企业利率明显低于互联网金融3至4个百分点,对于支持实体经济起到更大的作用。

  “从户均贷款额度来看,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银行是互补的,并不存在谁更适合做普惠金融的问题。”泰隆银行宁波分行行长刘传文补充道,互联网金融的贷款额度是1万至2万,传统银行则通过走访达到户均授信数10万。(记者 李丹丹)

+1
【纠错】 责任编辑: 石海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冬日樱花谷 美景宛如画
冬日樱花谷 美景宛如画
重庆街边银杏冬日展秋色
重庆街边银杏冬日展秋色
福建长汀天井山现雾凇奇观
福建长汀天井山现雾凇奇观
甘肃肃南冬日冰瀑璀璨 成冰雪“童话镇”
甘肃肃南冬日冰瀑璀璨 成冰雪“童话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