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香港金管局为何不直接调控利率
2018-04-19 09:02:23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4月15日晚上,蒙蒙细雨中,手机上突然跳出一则新闻:香港金管局前总裁任志刚接受当地财媒专访时表示,有空间理顺港美息差。任志刚认为,可在双向兑换保证强弱方的范围内研究有否空间理顺港息与美息的关系,“我觉得空间是有的,但是不大”。在具体措施上,任志刚同意金管局增发外汇基金票据是其中一个渠道。

  任志刚的建议给炙手可热的港汇话题又加了把火。

  金管局次日回应,不需要进行主动利率调控操作。金管局表达了三层意思:一是港元利率实际上自2015年以来已经缓慢上升,只是美元利率升得更快;二是否认了主动调控以提升港元利率的可能性,认为如果主动调控,引致资金流入港元,抵消利率上升的效用;三是主动利率调控操作容易让市场对香港恪守联汇制度的决心和意志产生疑虑。

  任志刚和金管局的相同点是都认为利率该上调了,而且港汇转弱是个机会;不同点在于,能不能直接调控利率。

  这个问题其实是如何看待和理解联系汇率制。

  根据香港金管局2016年年报,在联汇制度下,香港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是维持货币稳定,即确保港元汇价稳定。不像其他经济体的央行,货币政策要兼顾通胀、就业、国际收支和经济增长等诸多目标,利率则完全交给市场。

  根据金管局的说法,维持港汇稳定的办法有两个,一是自动利率调节机制,就是目前金管局采用的办法;一是通过履行兑换保证的坚决承诺来维持港元汇率的稳定,就是说用当初的承诺来维持汇率稳定。所谓承诺,就是信念,遵守自由经济体不应干预市场的信条。正所谓风动还是心动,如果稍微露出不坚定的苗头,监管者心动了,那么市场就会犹疑和混乱,就会动摇联系汇率制的基础。所以金管局总裁经常说要让市场看到当局恪守联系汇率制的决心和意志。

  虽然在联系汇率制下香港放弃了货币政策独立性,但金管局如果有心干预港息走势,还是有工具的。金管局可以通过发行外汇基金票据,吸走部分市场游资,减少银行体系总结余,从而提高息口。但由于对自身使命的定位,显然让货币当局排除了相关可能性。

  去年和前年,金管局各增发了1320亿港元和800亿港元的外汇基金票据,每次都强调是为了满足银行需要,实际就是否认主动干预息口走势。

  实际上,15日那天,在任志刚接受记者专访时,还有两位香港金融界的大人物也发表观点。一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一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

  当时陈德霖正在出席一个研讨会,他表示,货币体系是金融稳定与安全的根本,当局目标是通过跟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保持港元的外部购买力,维持市民和国际投资者对港元稳定的信心。

  陈茂波则说,按联汇设计将出现资金流出、结余收缩、港息上升及汇率稳定的“四步曲”,完全是机制设计之内的正常运作。陈茂波强调,政府有足够财力应付是毋容置疑。他说政府早在资金未退潮前已做好防震措施,本港亦有丰厚的外汇基金提供安稳的后盾。他又说,资金流出后,港元利率会更趋近美息,短期内不会大幅上升,但借贷人的利息开支亦难免因而上升。他提醒市民,不应期望超低息环境无止境地持续下去,要量力而为及小心管理好风险。

  两个人说的都是信心。坚持不直接调控利率,恪守联系汇率制,就是给市场信心。

  截至18日中午12点,金管局已经十度入市,累计买入337亿港元。香港银行体系总结余19日将降到1461.51亿港元。据香港财资市场公会资料,与供楼按揭利息相关的1个月香港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再升至0.9118厘,连升4个交易日。香港实际上已经进入加息周期。(王迎晖)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晶瑶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贵阳:狮子“兄弟”组团卖萌
贵阳:狮子“兄弟”组团卖萌
柳树“打针” 抑制飞絮
柳树“打针” 抑制飞絮
江苏太仓举行水上搜救综合演习
江苏太仓举行水上搜救综合演习
紫藤花开
紫藤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