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有一种爱情来自“霸道总裁”?
2016年01月08日 07:59:47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0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征服”不是个好词,因为被征服者,完全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当然,还有自己的爱情--如果有爱情的话。即使不是在战争年代,即使女性不是作为战利品,面对霸道的自我矮化,换来的,只能是虚幻的平等

■关山远

  2016年到了,2016年,“霸道总裁文”还会风行吗?

  “霸道总裁”,一个很奇特的角色,很奇特地就成了万千姑娘魂牵梦绕的感情寄托。“霸道总裁爱上我”,几成她们朝着这个时代呐喊出的最强音。

  但是,真有一种爱情,来自霸道总裁吗?

  霸道总裁题材的小说与影视,林林总总,蔚为大观,主题都是年轻、英俊、多金、孤傲或曰粗暴的“霸道总裁”,突然就无法控制地爱上了中等姿色、无甚优点的“我”,而且爱得专一、爱得张扬、爱得疯狂,当然,最主要的特点是爱得霸道、爱得粗暴、爱得不容分说,是一种霸王硬上弓式的爱。所以,“霸道总裁爱上我”,往往可概括为“霸道总裁推倒我”。

  事实上,“霸道总裁文”流行,正是言情文学艺术水准在当今的极大退化。

  退化体现于细腻描摹爱情之能力的丧失。一个“情”字,缠缠绵绵几千年,写不尽道不完,所谓“天若有情天亦老”。爱情的魅力,就在于不可捉摸,没有固定范式可言,热恋中的男女必须全身心投入去感受与捕捉,诚如三毛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爱情有如佛家的禅——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是错。”

  “霸道总裁文”呈现的,是一种程式化的“爱情”,或者说,对于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方来说,这是一种懒惰的爱情、一种被动享受的爱情。懒惰、被动享受,这两大关键词,恰恰是霸道总裁文创作与阅读均很红火的原因。

  试想想,一个平凡女孩,不用怎么努力,不用怎么奋斗,不用怎么折腾,突然间就被某个总裁霸道地推倒,然后被他宣布“你是我的女人了”,这个女孩从此半推半就地拥有了一切:充裕的物质和专一的男人。充裕的物质很关键,“霸道总裁”,关键不在于前面的“霸道”而在于后面的“总裁”,如果只是个霸道的穷光蛋,那只是老炮儿,要是给推倒了,肯定要报警的。

  当然,有“总裁”兜底,“霸道”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平凡女孩,转眼间嫁入豪门,而且豪门内还有人专一地爱着,从此开始在宝马车上笑得幸福,而且拥有这幸福还不用背负任何道德上舆论上的压力,不会被攻击为攀龙附凤、狡猾上位的心机婊--他很霸道,我是被强迫的,我是被动享受这一切的……诚如一句网络流行语--“怪我咯”。

  所以,霸道总裁的爱情,是一种突如其来、来势凶猛、居高临下、莫名其妙的爱情,创作者不用千绕百回地描摹年轻男女的微妙感觉,受众也不用烧掉一堆脑细胞去体验难以言说的恋爱味道,“虐心”二字,足矣--已能让读者或观众在强烈的代入感中,感动得掩卷发呆、热泪盈眶,发出满足的叹息,畅想着,期待着,某一日,自己也能像灰姑娘一样,成为“王的女人”。

  但是,灰姑娘,只是一个童话故事。

  很多年前,有个很霸道的男人,很爱一个女人,为此他杀了这个女人的丈夫,把她夺了过来,百般宠爱。某一天,这个男人和他的女人还有他的弟弟在一起饮酒射猎,哥哥让弟弟喝一杯,弟弟说:你若让你的女人把那朵花摘过来,我就喝。于是这个男人叫他的比花还娇艳的女人去采那朵花,她去了,摘了花,袅袅婷婷地回来时,那个做弟弟的,突然弯弓搭箭,一箭射死了哥哥心爱的女人……然后呢,那个做哥哥的,“饮射如故”。

  这是赵匡胤、赵光义兄弟和花蕊夫人的故事。宋太祖赵匡胤打下江山,建立宋朝,当时腐败无能的后蜀被征服,国主孟昶出降,其妃子,艳丽无双的花蕊夫人一起做了囚徒,被押到开封。

  宋太祖人还算不错,能够厚待俘虏,但是他看到这个美女俘虏后,孟昶的悲剧命运,也就不可逆转了。

  据说,当时宋太祖初见花蕊夫人时,照例叱责她是红颜祸水,使孟昶耽于游乐,荒淫失政而亡国。花蕊夫人无奈,当场写下一首流传千古的《述亡国诗》:“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才貌双全,还这么有思想,宋太祖对花蕊夫人一见倾心,他的爱是霸道型的,这次见面后仅过了五天,孟昶暴卒,花蕊夫人随后被召入宫中,集宠爱于一身。

  花蕊夫人之死,有多个版本,有说她因年长色衰失宠,郁郁而死,更多的说法,是讲她死于宋太祖弟弟宋太宗赵光义之手,死于赵光义之手也有两个版本:一个是讲宋太祖死后,赵光义即位,他早就对花蕊夫人垂涎三尺,此时便逼她就范,遭拒绝后,恼羞成怒,一箭射死,但流传更广的版本,是当着宋太祖的面,“调弓矢,引满拟兽,忽回射花蕊,一箭而死”,然后抱着宋太祖的双足哭拜道:“陛下方得天下,宜为社稷自重。”意思是大哥您不能为一个女人荒废了国事,所以弟弟我替您除掉这红颜祸水。事已至此,这个皇帝哥哥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遂不多言,饮射如故”,那个千娇百媚的女人,瞬间香消玉殒,他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赵匡胤与花蕊夫人,堪称霸道总裁的古代爱情,在一个时间点上,他们确实如胶似漆,爱得炽热,但把这时间拉长来看,这是极不平等的爱情,男的并不在乎,而女方亦无安全感可言。

  所谓“安全感”,正是无数以强烈代入感来沉醉于“霸道总裁文”的受众所追求的,是的,这是一个未来太难预期、不容易寻找爱情的年代,很多女子不甘心与一个平凡男子过柴米油盐的平庸日子,因为没有安全感;很多女子不甘心与一个平凡男子胼手胝足共同打拼,因为没有安全感。她们渴望从天而降一个霸道的总裁级人物,拯救自己脱离这平凡人生,一步到位。

  几年前,有一部很红火的电视剧叫《步步惊心》,被称为四爷的雍正那个霸道那个专情呐,天下美女,他都看不上眼,偏偏看上了,平凡女子马尔泰若曦。这只是电视剧,真实的雍正确实是个霸道的君王,但他不好女色,他不是一个爱动感情的人,事实上,据考证,排来排去,他最喜爱的女人,还是年妃--《甄嬛传》,也只是电视剧。

  接下来,要讲讲宋太宗赵光义的故事。

  相比宋太祖赵匡胤,赵光义要心狠手辣得多,他留下了烛影斧声的千古之谜,赵匡胤壮年暴卒,他脱不了干系。他同样好色如命,哥哥灭后蜀杀孟昶霸占了花蕊夫人,他也上演了同样一幕。

  公元975年,南唐亡于宋,南唐后主李煜和小周后被掳至宋朝京师。小周后貌美,被赵光义看中,把她宣至后宫多次“行幸”。据说,宋太宗还把宫廷画师召来,将“行幸”小周后的场面进行“写生”绘画。宋真宗(宋朝第三任皇帝)即位之后,该画问世。到了宋仁宗(宋朝第四任皇帝)时期,当时的宰相文彦博还曾在笔记中记载,他亲眼看到过这幅画。堂堂一个皇帝,居然成了春宫画的主角,也真是够霸道的了吧。

  其实,赵光义玩的是一个“征服”的游戏。霸道总裁文一代宗师席绢当年曾主张“爱情是一场征服的游戏”,但女人真的需要这样的征服吗?

  以赵光义为主角的著名春宫画名为《熙陵幸小周后》,熙陵,即指赵光义,他死后埋在河南巩县的永熙陵。明朝人沈德符在笔记中曾绘声绘色地描述过这幅画:“偶于友人处,见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头戴幞头,面黔色而体肥,器具甚伟;周后肢体纤弱,数宫人抱持之,周作蹙额不能胜之状……”

  对于被公开强奸的小周后来说,这是何等之侮辱;对于才华横溢但已然是亡国之君的李煜来说,这又是何等之侮辱!史载:“(小周后)随命妇入宫,每一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后主多婉转避之。”

  相比汉唐之人,宋人多文弱,多数皇帝也不如太祖、太宗这般霸道,尤其是北宋遭遇靖康之耻后,生灵涂炭,山河破碎,皇族基本上被一网打尽,贵族女子下场尤其凄惨,被当成战利品,大部分受尽凌辱而死,这段血泪史是宋人的奇耻大辱,他们一直盼望报仇雪恨。

  公元1234年正月,宋蒙联军夹击灭掉金国,宋人最看重的战利品,是金哀宗完颜守绪的尸体,他们把烧焦的尸体一分为二,一半给蒙古,另一半拖到临安祭祖,并以俘获的金国宰相张天纲等人行献俘礼,以报靖康之耻。这场战役还留下了另外一个战利品,是后人绘的一幅《孟珙尝后图》,画的是宋军主将孟珙率人轮奸金朝皇后,并题词说孟珙的这一举动,报了靖康之耻中金将完颜宗翰凌辱宋皇后之仇。那画面太不堪,此处略去数行。

  孟珙是南宋民族英雄,非霸道型的儒将,饱读诗书,人品高尚,他应该不会干奸淫金国皇后的事,何况史载当时金国皇族女子已被蒙古人掠走,《孟珙尝后图》应是南宋遗民的意淫之作。但是,无论是《熙陵幸小周后图》还是《孟珙尝后图》,记载的都是胜利者的性暴力--以征服名义进行。

  平心而论,“征服”不是个好词,因为被征服者,完全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当然,还有自己的爱情--如果有爱情的话。即使不是在战争年代,即使女性不是作为战利品,面对霸道的自我矮化,换来的,只能是虚幻的平等。

  有一个段子说:某霸道土豪要结婚,对象有三个,都长得很善良。土豪留给她们每人1000块,让她们去买东西装满整个房间。这是考验智慧的关键时候了!一个女孩买了很多棉花,装了房间的二分之一;第二个女孩买了很多气球,装了房间的三分之二;第三个女孩买了很多蜡烛,蜡烛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请问土豪最终选了哪个结婚?答案是:胸大的那个。

  这个段子其实可视为所谓霸道总裁爱情的真相,恶俗却真实。

  当然,没有必要去嘲笑幻想“霸道总裁爱上我”的人们。毕竟,幻想是人类基本的娱乐。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古今被幻想主体的变化。

  中国古代传奇中,贵族、富家小姐突然爱上落难的贫寒书生,私定终身甚至以身相许的故事,比比皆是。这类富有前瞻眼光的小姐,往往都才貌双全、敢爱敢恨,而且不嫌贫爱富,而且性格坚毅,而且不怕等待……哪管年华似逝水,哪管势利的父母逼婚,哪怕家道中落吃糠咽菜,她们也要等等等,为情郎守身如玉,为情郎坚贞不屈,一直等到情郎高中状元、敲锣打鼓回来娶自己,皆大欢喜,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是穷酸书生(当然是男性)的白日梦,据统计,中国明清两朝学子们高中状元时平均年龄分别为34.49岁和34.25岁,这个年龄早已过了结婚年龄,尤其是中了状元回去找于己有恩的姑娘结婚的故事,纯属虚构--古人15、16岁就已结婚了。但“小姐救难”之幻想,却安慰了无数的读书人,他们寒窗苦读,他们千里赶考,他们名落孙山,他们屡败屡战……他们精神世界里,有个伟大的姑娘,在专一地等着。

  有人分析说,古代是年轻男子幻想“富家小姐爱上我”,今天是年轻女子幻想“霸道总裁爱上我”,原因在于古代女性识字率低,这类白日梦的故事,主要是写给男性读者看的。今天当然不一样了,女性读者已占半壁江山,自然会有大量专门供给她们的读物--即使是“霸道总裁文”这类快餐读物。谁能制造幻想,谁就能赢得市场。

  或许,“霸道总裁爱上我”,正是当今婚恋困境的一个折射。弗洛伊德曾说过:“幻想只发生在愿望得不到满足的人身上,幻想的动力是未被满足的愿望,每一个幻想都是一个愿望的满足,都是一次对令人不能满足的现实的校正”。不能只聚焦于女生的幻想,还要想想:中国传统文化中女性的最佳婚恋对象--温润如玉且多金的谦谦君子,为什么让位于霸道总裁?

  很可能的是,2016年,霸道总裁小说和影视,仍然会流行,只是炮制者更用心一些吧,让人对爱情多些美好想象,不要再出现这样的霸道示爱:“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鱼塘,被你承包了!”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