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外村民”客家山村扶贫记
2016年07月04日 09:13:58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6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渠宏卿

  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黄泥凹村村主任郭宏权晚饭后总爱在村里溜达溜达。这里的山区是天然氧吧,这个客家山村的老人多健康长寿;然而,贫困却是村民们多年来的一个“心病”。直到一群身穿橄榄绿的“编外村民”的到来——2010年以来,武警广东省总队连续6年对梅州市大埔县高陂镇黄泥凹村、枫郎镇枫郎村实施精准扶贫,使这两个村成功甩掉了“贫困帽子”。

“百姓给我们上了‘群众路线’这一课”

  武警梅州市支队保卫干部唐晶6年来一直担任总队对口帮扶黄泥凹村、枫郎村的驻村干部。

  黄泥凹是一个被山包围的村子,一道黄泥路从黄泥凹村头向各村民小组延伸。这个村仅291户,却分成了13个村民小组,居住很分散。

  与此同时,满山的黄泥巴路也让人头疼。作为总队扶贫措施的具体落实单位,武警梅州市支队曾多次派遣扶贫工作组深入黄泥凹村调研。遇上下雨,粘性极强的黄泥总会让汽车中途趴窝,“车子开不进去我们就走进去,每个人还能带出来一点黄泥!”在他们的车上总有几双迷彩胶鞋备着。

  除了山高路远,一些村民的生活更是清苦。黄泥凹村的山坳里,人均只有半亩地,地里种的多是稻谷、木薯。唐晶走访时掀起老百姓家里饭桌上的饭罩一看,基本上没有肉,不是青菜就是咸菜。黄泥凹村当时尚有33户生活在贫困线下,家庭年人均收入不足1500元。

  初次接触扶贫,唐晶和部队的其他扶贫干部们一开始就遇到了“难题”。

  有的贫困户脱贫动力不足。“个别人宁可躺在那里,每天有简单的吃喝就满足了。还有的人前脚刚拿到扶贫项目款,后脚就在牌桌上输掉了。”

  有的贫困户“患不均”。“入户调查时有的贫困户说想养猪,有的想养牛。因为牛犊比猪苗贵,我们给养猪的2000块钱买猪苗,给养牛的3000块钱买牛犊,那个养猪的村民就不干了,说我家比养牛的那家穷,为什么你们给他3000块钱却只给我2000块钱。”

  “如何才能把扶贫工作更好地向前推进,百姓给我们上了‘群众路线’这一课”。武警梅州市支队党委班子开会时指出,扶贫干部们要真正和老百姓交朋友,俯下身来认真倾听贫困户的声音,要及时调整扶贫措施,更加贴近群众利益。

  村民们有喝茶的习惯,“看我们来,他们是很热情的。泡个十多块钱一斤的‘凤凰茶’给你喝,虽然味道很冲,但天天喝他们的‘凤凰茶’,后来再喝好一点的茶反而喝不惯了。”唐晶说。

  通过“一杯茶”式走访,扶贫干部们摸出不少真情况:郭能拱家的大儿子在哪里读书,什么时候写信回家了;肖奇山家养了几只鸭子、几只羊,母羊哪年哪月下了几头羊羔;刘秋荣家种了多少棵柚子树,产量多少……

一定要帮到贫困户的“痛点”上

  精准扶贫,除了物质上的帮扶,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帮助他们增强信心、转变观念。

  黄泥凹村贫困户黄永和三十多岁,除了种田,空闲时自己会到镇上开摩托车拉客,因客少一个月才挣几百块,平时就靠养殖再挣点钱。2010年时他家养了5头猪,还养了些鸡鸭,如果帮他把猪养好,能带动更多贫困户。扶贫干部们随即帮扶黄永和2000块钱,他很快就扩大了猪栏,增加了2头猪。

  扶贫工作刚有些起色,没想到却遭遇猪价“波谷”,1头猪除掉成本只能挣两三百块钱。2011年,他把7头猪卖掉后,只买了3只猪苗,他觉得还是像以前一样种点稻谷,开开摩托车稳当些。

  眼看黄永和要走回头路,扶贫干部们赶忙到他家里做工作,一点点帮他算账:土地肥力不够,种大米,一亩地你打个700斤;粮食价格不高,多算一点按2块钱1斤,那就是1400元,成本就有上千块钱,基本难挣钱。现在养猪不太挣钱,但是看市场走势猪价不久就会回升,总比种地挣钱,你不要有顾虑。

  扶贫干部“算账”后,黄永和扩大了猪栏面积,当年将猪的养殖规模增加到10头,还学着关注起了市场行情。经过一年多的帮扶,2012年他家家庭人均纯收入达3698元。以往抽土烟的黄永和,抽起了贵一点的“好日子”。

  除了要善于帮贫困户“算账”,扶贫干部们还发现,帮扶一定要帮到贫困户的“痛点”上。

  枫郎村贫困户罗水生,老婆长期有病身体还残疾,两个孩子要上学,平时就靠他捡点废品、种点田来维持生活。2013年时,他家唯一的亮点是种了1亩多柚子树。

  1棵柚子树好的话1年产量能有100多斤,1亩地差不多可种60棵柚子树,亩产一般能有7500斤的。而如果种的是“三红釉”“三红”蜜柚,批发价好的时候1斤可卖三块多四块钱,除掉成本1亩地1年也能有1万多块钱的收入。而且1棵柚子苗才9块钱,买上100棵还不到1000块钱。

  种柚子比种粮食划算多了,为何罗水生不多种点?据了解,柚子树从种下后,一般需四五年才会真正量产,每年杀虫、除草、施肥等环节要很多钱。罗水生家庭负担重,难以承受柚子种植初期大量的“净投入”,不能扩大种植。

  了解情况后,扶贫干部们及时抓住田间管理这个重点,前后投入1万元帮扶。罗水生很快把自己的柚子种植扩大到了近5亩地。2015年,100多棵柚子树就赚了2万多块钱。产量上来后,一年至少能够保证两三万块的收入。

6年精准扶贫也改变了他们

  谁都没有想到黄泥凹村所在的高陂镇曾是大埔县的“首富”镇。

  这里有优良的制瓷用土稀土,曾几何时,很多高陂镇生产的瓷器都是出口的。本世纪以来,随着竞争加剧,包括黄泥凹村在内,镇上的很多陶瓷企业都空掉了,而坑坑洼洼的道路更是让瓷器运输难上加难。

  而枫郎村虽然紧挨着枫朗镇,但村集体经济长期单薄,村委会有时连日常办公所需的纸、笔都买不起。村里有条从山里流下来的溪流,2005年村里就想建个小水电站。苦于筹不到钱,难以启动。

  改善基础设施条件,增强村集体经济活力有利于巩固帮扶效果,形成扶贫长效机制。武警广东省总队政委陈杭要求扶贫干部们要帮助村里谋长远,做好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和改善村基础设施建设的计划,切实改善贫困村生产生活条件,建设美丽乡村。

  2010年,针对黄泥凹村“行路难”的问题,部队扶贫干部们向总队作了专题汇报,总队研究后立即拨付了100万元专项帮扶经费,并积极协调省交通厅,争取到村道硬化财政补贴45万元。村道工程随即展开,2011年6月,贯穿全村的105公里水泥路呈现在村民面前。

  2013年6月,扶贫干部们邀请电力专家论证,很快枫朗村水电站项目可行性报告等就送到了总队党委会上,会后总队立即划拨了300万元建设资金。今年4月,1座装机容量150千瓦、年发电量60万度以上的水电站投入运营,每年可帮助村集体创收近30万元。

  在扶贫干部们建议下,武警广东省总队还为黄泥凹村打造了百亩果林,为枫朗村建起烤烟生产基地;帮助贫困户解决子女上学难题;投入近200万元帮村民新建维修危房72户……

  这些身穿橄榄绿的“编外村民”改变了贫困村,6年精准扶贫也改变了他们。

  全程参与两个村扶贫的唐晶说,他最大的收获不是荣立了一次二等功,而是一份感情:“从当初对环境和生活各个方面的不习惯,到后来慢慢习惯;从一开始不愿意下村里去,到后来待了十天半个月之后还不想走……”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