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言惊后世
2018年02月09日 09:09:12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0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马斗全

  多年来,于学术文字,我尤爱读古人一些笔记和批注,而不喜读现今所谓论文,更不愿读长篇大论。这是因为,古人读书治学之所见,一般只用数十字甚至一二句话就讲清楚了,而今之研究者却一定要撰为论文。似乎只有写成论文,才算得学问。以致有些人并无新见,也要想法写出好几千字乃至逾万字的长文。许多高校和科研单位统计科研成果,也是以字数计,更是助长这种戕害学术之歪风。

  其实,有没有学问,于学术有无贡献,与论文,尤其是与长篇之论,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所以古人有片言可以包罗数百言的话。

  三十年前,我因搜集整理《傅山全书》,四处寻检傅山手稿和所读书,曾得读傅山批点的《古诗十九首》。令人感慨不已的是,对其中一个问题的理解,已不是数百言用片言来讲即可,而是今世许多学者辛辛苦苦的大量研究成果,加在一起竟不如傅山先生的一句简短批注。

  《古诗十九首》在我国古典诗歌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其中《东城高且长》一首,三四句为:“回风动地起,秋草萋已绿。”对“秋草萋已绿”的诠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多少年来连篇累牍的学术论文此且不论,名家所著学术专著,有影响者大体有以下几家:

  隋树森先生《古诗十九首集释》(中华书局1955年版)引前人注释说:“萋,通作凄。秋草凄已绿,则绿意已凄。其绿不可久矣。”

  马茂元先生《古诗十九首探索》(作家出版社1957年版)认为:“萋,通作凄。……萋已绿,犹言绿已萋,是说在秋风摇落之中,草的绿意已凄然向尽。”

  余冠英先生《汉魏六朝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释曰:“萋,盛也。萋已绿,犹言萋且绿。”

  《东城高且长》是因时序更换而感叹年华易逝,主张涤除烦忧、摆脱束缚以放情自娱。“秋草萋已绿”,隋、马二先生将“萋”释作“凄”,与全首诗意相谐,但将“萋已绿”倒置作“绿已萋”,显然欠当,不能服人。这分明是为自圆其说而将原诗倒置,自非诗作者原意。余先生将“萋已绿”释作“萋且绿”,若单以此三字而论,自然并无不通,但联系全首来看,却与诗意相悖。大概余先生自己也觉得有悖全首之意,所以又进一步释道:“这时正是秋风初起,草木未衰,但变化即将来到的时候。”无论怎样解释,总是显得牵强。况且诗中紧接着说“岁暮一何速”,感叹岁暮来得太快,那么“秋草”之“秋”,怎么会是秋风初起之时呢?所以上述几种诠释,均难称剀切,难以服人。

  我们来看傅山是如何理解的。傅山读至此处,顺手批道:“此‘已’字非从绿字起,却是从‘萋’字来,谓凄然罢其绿矣。”却是着眼于“已”字。此“已”不是“已经”之“已”,而为动词,意思是“止也”“罢矣”。“萋已绿”,是说凄然失去了绿色,而呈摇落肃杀之象。这样解释此三字,无论从字义或诗意检查,均无可非议。显然,傅山之见,最为确当。读此令人颇多感慨,即想到唐代诗人“片言惊后辈”句。不过,这里“后辈”改作“后世”才对。

  如果学界早知三百年前傅山先生有此一语,可省却后世多少并无用处的辛苦论述。

  如果今人治学也能像傅山先生一样,学识与创见只用简短文字甚至片言只语道出,该有多好!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