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冬春,只盯脚下
少有人注意的铁路三个工种
2018年02月12日 08:39:5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6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汪奥娜

  春节将至,流动的列车每日送数以百万计的旅客踏上归途。面对如此大的客流量,铁路的平安与有序离不开幕后的护航者。记者走访了三个少有人注意的工种,他们在枯燥乏味的一隅尽职尽责。

扳道员:听惯了道岔碰撞的咔嚓声

  还有6个月,60岁的陈晓明就要从马鞍山站退休了。春运40年,扳道40年,“一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个工种。”陈晓明说,年轻的铁路人看到他的工作证都惊讶,扳道员是干啥的?

  1978年,21岁的陈晓明被分配到马鞍山站从事扳道工作,服务乘客列车线路,也叫“正线”。那时的扳道主要还是靠人工,通过扳动道岔手柄改变道岔尖轨的位置,使列车驶入指定的股道。

  说着简单,干着可不轻松。老陈说,接车的时候,先等值班员发出命令,一般长的线路需要三个扳道员在三个点一起作业。“一看二扳三确认”,这是老陈烂熟于心的口诀。扳动道岔旁的手柄,尖轨就通过联动装置移动到对应股道,看尖轨紧密地贴合轨道后,再为手柄插上插销。

  三个人之间还要“要道还道”,就是互相确认指令中的股道与进路都已开通。因为隔得远,他们白天拿着红旗黄旗,夜里就拿着信号灯。“就是《红灯记》里用的那种,我家里还留着,发信号的动作现在都能编成广场舞,”老陈边说边笑。

  春运期间,列车、临客增多,一天下来,两倍于平时的工作量,一大半的时间都得待在户外,碰到刮风下雪,帽檐上就会结起细细的冰溜子。每次扳道,道岔与道岔碰撞的咔嚓声最让老陈放心。“服务正线可不能出岔子,后果太严重了,所以再简单的动作也要用百倍的细心,”老陈说。

  1994年,车站“6502改造”后启用了半自动化连锁设备,实现了自动扳道,老陈也就从“台前”走到“幕后”,虽然还是同样的工种,却换了“服务对象”。

  每到春运时,他就更忙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煤炭等保障性物资集中到达,货物量比平时增多近两成。当满载煤炭的车辆顺着钢轨从高处溜下,带来的风中夹杂着煤灰,一天下来,他的头发、鼻孔满是煤灰,9平方米的扳道房更要进进出出多次。“最怕下雪,卡在钢轨的缝里,有时就差这一公分,落不下去槽。”老陈说,那要赶紧清理轨道。“计划就是命令,不能慢一秒。”

  1958年建站的马鞍山站是宁芜线上的一个客货运车站,主要服务于马钢公司煤炭、钢铁等业务和周边地区几条专用线的运输工作,随着我国铁路的发展,这个60年未曾有过大变化的车站将迎来一场“外科手术式”的改造。

  作为宁芜电气化改造工程中的重要一环,通过改造,整个线路将由目前的单线变为双线,届时宁芜线的运输能力将翻上一番。

  对于和老陈一样的12名扳道员来说,即将实施的电气化改造意味着他们的岗位也将告别历史舞台,或退休或转岗到行车、客运等岗位。老陈说,听惯了道岔碰撞的咔嚓声,以后的生活里没了这些声音,可能还得花一段时间去适应。

  40年了,老陈经手的车没有出现过任何挤道、追尾事故,“自己很骄傲,但也知道,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行李员:一个星期三个生物钟

  53岁的张进与47岁的王芳都是合肥客运段泰深车队广州车9班的列车行李员,夫妻同在一个岗位的还真不多见。他俩负责合肥到广州的K311/2次列车,在最末端,看管着旅客的托运行李。

  下午1点20,合肥发车,张进当班。1点50,列队到餐车就餐。王芳吃完就开始在宿营车休息,晚上9点接过张进的班。然后换张进睡觉到早上7点,吃完早饭后,夫妻俩双班作业。因为在8点54分到达广州站前,需要清点运单票据,填写好行李货物装卸密度表,提前做好交接工作。

  上午10点24分,广州站停车不到2小时后,开始返程。夫妻俩在行李车厢的不同区域挂上站点铭牌,便于各站点的装卸员摆放不同目的地的货物,然后再围上隔离红带,防止货物混淆。11点,张进值班,王芳休息,晚上8点半交班。

  这是第一趟,紧接着夫妻俩还要跑第二趟,换王进上夜班。

  跑四天,休四天。到了家又是正常的作息,一个星期三个生物钟。

  记者见到王进的时候,他因为替同事值班,已经连续跑了6天。“不像年轻的时候,现在要睡一天一夜,才能解乏。”张进说。

  虽然不直接跟乘客打交道,看管行李也是个技术活。碰上大站,停车十分钟,装卸的货物却有三四百件。好几个装卸工同时把货物放上车,行李员既要数件数,又要观察货物状态,需要瞬间发现并解决问题。

  到站后,先是从车站行李员那里接过货单,“一件件核对票号与发到站显然不现实,所以先把总件数锁定,开车过后再仔细核对。”张进说,“大不压小,重不压轻,方不压圆,要留有防火通道。”除此之外,鲜活的、加冰的不能与干货放在一起,化学物品要跟食品分开,防止互相污染。

  开车后,行李员就坐在3平方米的工作间内,通过小小的瞭望窗口,时时看着货仓内的动态。还要一小时巡检一次。工作时不能使用电子产品。

  “枯燥无味,连窗外的风景都看了20多年,但也习惯了。”张进说。车厢晃动,持续性的噪音让人犯困,还容易饿,车上一顿的饭量能顶在家一天吃的量。

  张进是段里有名的业务能手。每年,合肥客运段都有业务比武,考核内容涉及所有工种,根据电脑考试成绩评定星际,三星最高。

  去年,泰深车队一共是476人,拿到三星的只有24人,张进就是其中之一,操作电脑还战战兢兢的他考了100分。

  2月9日,上车的前一天,张进又失眠了,职业病。“默默无闻奉献的铁路人太多了,我俩是最平凡的。对旅客负责,对家庭负责,就好。”

车站派出所警员:孩子抱怨爸爸不回家

  在群山环抱的大别山腹地,为保障合武客运专线30多公里的线路安全,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车站派出所天堂寨警务室已经驻守了8年。

  3名年龄不到30岁的大学生铁警守在这里。年龄最大的胡洋29岁,已经在天堂寨警务室待了5年,28岁的姜东工作两年,年龄最小的祝贺23岁,刚来两个多月。

  天堂寨驻站警务区辖区30公里8个岗亭,听着好像不算长,但是在大山里,从一个隧道口的入口巡线绕到出口,要翻山越岭数十公里,一个来回将近100公里。胡洋说,山路不好走,汽车很难深入线路,摩托车是他们的主要交通工具,每次巡线需要几乎一天时间。

  1月初,大别山区连降暴雪造成大雪封山,驻站点警务室已经停水五天。警务区的水都是山上水管送下来的,连降暴雪、天寒地冻,水管被冻住。驻站的三个小伙吃饭用水需要到附近村中的井水中去取。

  井水比较珍贵,想了想,他们干脆用铁锨将屋外的积雪放进锅里,加热融化后,作为洗漱拖地等所需的日常生活用水。

  一个小站,三名民警,除了巡查线路、进村入户宣传,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活动。陪伴他们的除了大山,就是院子里养的几只鸡、一个八哥和自己建起来的小菜园。

  天堂寨和墩义堂两个驻站警务区同属于合肥铁路公安处金寨站派出所,都在大别山深处。目前,10位年轻大学生民警驻扎在这里,平均年龄27.5岁,确保着76.488公里线路的安全。

  与家人分离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从苏州大学毕业后干了5年村官的宗青龙,为了圆自己的警察梦,穿上警服来了这里,同时也与妻子和两个孩子分居两地。一次,宗青龙正在和远在老家江苏如皋的孩子连线视频,年仅三岁的女儿在电话里问他,“为什么别人的爸爸下班都回家,我爸爸下班了总不回家呢?”

  何津超的妻子为了离他近一些,从河南开封老家考到商城县地方公安,又考到金寨县公安局,带着不到一岁的孩子来到了山区。虽在一地,小两口还是相隔40公里。

  “列车的安全运行是对我们最大的褒奖。”胡洋说。

  从2008年合武线开通以来,金寨所已连续实现3200余天的安全天,线路未发生任何案件,2017年还抓获5名公安部网上逃犯。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