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点到4点,高铁线上的夜行“蝙蝠侠”
2018年02月12日 08:39:5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5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小伙子们在高铁隧道内进行线缆维护作业(1月23日摄)。

本报记者梁旭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李雄鹰、邓瑞璇

  凌晨4点半,夏二涛和同事们完成了“天窗”作业,从大山深处回到位于广东西北部的怀集县城。怀集有几家通宵营业的快餐店,他们是这里的常客。吃着肠粉和白粥,终于放松下来的几个小伙子还不忘看看微信运动里的排名,互相调侃一番。

  今年27岁的夏二涛是广铁集团广州通信段怀集工区的工长。这个由12个“90后”小伙子组成的工区,负责着附近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昼伏夜出,多在隧道山洞里作业,他们戏称自己是“蝙蝠侠”。

维护高铁的“耳朵”和“嘴巴”

  “通信工作形象来说相当于动车的耳朵和嘴巴。如果没有通信,车站、调度所就没法接到行车的调度命令,可能会造成列车停运。”作为一名高铁人,夏二涛自豪地介绍自己的工作。

  怀集通信工区位于贵广高速铁路沿线,负责的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包括了65座隧道,加起来有近50公里。工区管理包括长途电缆、漏缆、光缆、通信铁塔以及通信基站等通信设备的检修维护和突发情况处理。

  “上道不行车,行车不上道。”这是高铁人的一句行话。因为行驶速度极快,白天列车飞驰,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天窗期”进行。

  作业一般四五人一组,包括作业人员、防护员和驻站联络员。晚上八九点,他们就开始清点工具准备出发。头灯、仪器、梯子、水桶,甚至包括驱赶山里毒蛇的蛇药和用来割草的镰刀,各种工具反复检查清点,确保人身安全和作业的万无一失。

  晚上12点过后,热闹了一天的高铁线回归寂静。通信工们穿过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来到铁道旁,准备上道作业。几十斤重的梯子、装满工具的背包……每次“天窗”作业,他们都要带着这些走上七八公里。

  除了检修时偶尔的交流,隧道里最多的声音,是他们走过两侧一块块不牢固的水泥踏板时发出的“啪”“啪”声。

  “头灯照射前方,往往只看到前面工友反光服背后的一条亮光,剩下的便是黑黝黝的山洞。”王朋军担任队伍里的防护员时,要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时刻关注带进道的设备、物件是否遗留,提醒作业人员注意安全。4个小时的作业中,每5分钟他就要和车站联络员通一次话,实时沟通反馈。

  “高铁无小事”,这是每一个通信工都挂在嘴边的话。日常“天窗”工作外,一旦接到紧急任务,他们5分钟内就要准备好工具出发。

  夏二涛记得最累的一次是2016年底,工区在日常巡视检查时发现高处的缆卡松动,可能会影响行车。作为工区唯一有登高作业证的人,休假陪女友的夏二涛立刻回来组织应急处理。

  “5米高的梯子,每隔1米就要爬上去检查卡具。一晚上差不多能作业200米,相当于爬了300层楼。”几公里长的作业区,夏二涛足足花了大半个月才爬完。每天回来累到倒头就睡,连专门从河南过来看他的女朋友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他们是这样自得其乐的“90后”

  月检、季检、年度检查以及应急事故处理,工作是重复而单调的。一遍遍走过的70公里高铁线,便是他们实现人生价值的战场。

  这群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蝙蝠侠”们,在看似沉闷的工作里活出了自己的乐趣。

  “毕业前,一个学长跟我说,铁路工作比较枯燥,你一定要有‘野心’。”夏二涛解释,这个“野心”不是说一心想着怎么往上爬,而是保持工作最初的那种激情,不要被日复一日机械的工作消磨了自己积极的心态。

  夏二涛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2018年我还有个小目标,就是考下工程师证,最好还能涨点工资。”

  工作之余,他们经常为自己“充电加油”。办公室摆满了通信的专业书籍,工区定期组织大家一起学习,还会参加单位组织的专业考试。这群铁路学院毕业的大学生们,也会因为考试而头疼。“考试挺难的,不过大家还是会认真看书,毕竟对工作有帮助。”刚来一年多的黑龙江小伙柳宁说。

  脱下了工服,他们又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爱笑爱玩爱闹。

  腊月初四是柳宁23岁的生日。工区其他兄弟们决定趁着周末好好给他庆祝一下。买了菜回到宿舍,“打个火锅”是他们冬日里最温暖的仪式。饭毕,柳宁乖乖接受了11位兄弟抹奶油的“蛋糕祝福”,其他的兄弟则互相追着砸蛋糕,笑着叫着满宿舍楼地跑。

  “我们工区成立4年多以来还没有人主动离开过。可能因为我们都把彼此当成家人了吧。”夏二涛一边拿着纸巾擦脸上的奶油,一边笑着说。

  “一家人”是“蝙蝠侠”们经常提起的词语。这群小伙子大多来自湖南、河南、陕西、黑龙江等地,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变成了一个自得其乐的小集体。

  同吃同住同出工,他们的感情愈发深厚。喊上三五个兄弟来盘王者荣耀,一起“开黑”;住在高铁站旁边,周末去桂林、广州、香港这些地方转转;兴致上来在楼下搞个烧烤……闲暇时间,他们过得多姿多彩。

  兼职司机陈语是工区公认的段子手,不时就能逗乐一片。他说,工作之外最大的兴趣就是睡觉和晒太阳,自我调侃“提前过上老年人的生活”。

  把兄弟们安全送到工区之后,他会坐在车里看一些内涵段子、小视频消磨时间。“我看过一个视频,是一个学电焊专业的女孩子的演讲,她学的那种电焊是专用于深海潜艇还有火箭的,虽然这种工作很枯燥,但是国家非常需要。我们通信也是。”陈语说,中国现在在世界上很出名的就有高铁、龙门吊等,身为其中一员,他特别自豪。

新一代铁路人的信念

  “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这是我们作为新一代铁路人共同的信念。等你长大了,希望你能理解爸爸的选择。”在一封给女儿的信里,王朋军这样写道。

  作为12个“蝙蝠侠”中最特殊的一个,王朋军是唯一一位已婚人士。去年国庆节,他的女儿霏霏在河南老家出生。初为人父的王朋军没能一直陪在女儿身边,工作间隙,他就趴在办公桌上把对女儿的思念与愧疚写成信存起来。“等小孩长大了,我再给她看。”

  今年春节,轮到了王朋军值班。尽管不能陪女儿过春节有些遗憾,但他并没有什么不满。“大家都一样,轮到我了我就值班。”

  除了王朋军,还有主动要求留下的兼职司机陈语。他留下的理由,朴实却又暖心——工区的人大多来自河南、黑龙江等较远的地方,而自己家在比较近的湖南株洲。

  “我回家快,也就两三个小时,周末就能回去一趟。但工区的兄弟一年回一两次,如果不是长假很难回去,所以我把机会让给他们。”工作以来,陈语的每个春节都是在铁路上度过的。

  面对春运,“蝙蝠侠”们既开心又紧张:开心的是春运期间,铁路上的一些大型作业会停工,只需进行日常的通信检查,作业量有所减少;紧张的是春运车次增多,对通信保障的要求更高,需要随时处于应急出工状态。

  “干一行爱一行。作为一名高铁员工,看着列车一趟趟飞驰过去,觉得列车能安全运行,旅客都能安全回到家,里面有我的一份功劳,特别开心。”王朋军说。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