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从石库门里走出的“新青年”,终成中国革命群星
上海渔阳里:新时代继续召唤“新青年”
2018年05月04日 18:03:13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5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5月3日,青年特警在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内参观。

新华社记者刘颖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兰天鸣、郭敬丹、许晓青

  2018年5月4日,上海渔阳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所在地,此地承载的红色理想,因岁月磨砺而更显鲜艳。

  正是在这处石库门里,时代召唤、塑造、成就了一批“新青年”。有人说,现在站在天井里,仿佛仍旧可以听到近百年前,热血青年思考国家命运时的大声辩论声。

  渔阳里碰撞出的火花早已形成燎原之势,所过之处已成茂盛的草原。它向远道而来的探访者、向新时代的青年描摹着历史的模样。

  它是桥、是镜子、是不灭的火种。

老渔阳里2号:98年前点亮的火种

  98年前,火种在老渔阳里2号点燃。

  1920年,料峭春寒。陈独秀踏进了老渔阳里2号的大门,同时带进来的还有《新青年》编辑部。这是一幢石库门住宅,砖木结构的两层楼坐北朝南,高高的门楣上方有一个砖砌的“A”字形的门檐,距离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的地点约两公里。

  二楼的厢房为陈独秀夫妇的卧室,统楼为书房,一楼的厢房和客厅成了《新青年》编辑部的办公室,也是会客开会的地方。

  这里是进步的而非保守的。五四运动后,老渔阳里2号的进步志士纷至沓来。这些将民族危亡视为己任的人正是《新青年》的编辑。

  那一年,这幢石库门的大门还为毛泽东、维经斯基等人打开过。

  同年,《新青年》在此完成了向中共上海发起组机关刊物的转型,《劳动界》周刊、《共产党》月刊等与中共创建密切关联的刊物在此问世。由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首个中文全译本也正是在此完成校对。

  这一年,老渔阳里2号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在狭小的书斋中,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后称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在此发起并办公。

  今天,位于上海市黄浦区南昌路100弄的老渔阳里2号早已完成了历史使命,周边成为繁华商区和年轻人云集的时尚地标。但门口挂着的“《新青年》编辑部旧址”的文物保护牌子,依旧让人看了肃然起敬。

  70多岁的退休工程师赵文来是老渔阳里2号的“守门人”。“我们家和这幢100多年的老房子守着《新青年》已经40年了。”赵文来说。

  每当隔壁有敲墙的声音,老赵就跑过去叮嘱对方:“轻一点,牌子和房子吃不消!”2014年,上海有关部门对房屋进行了修缮,重新粉刷了墙面,涂上了防水层,更换了新木门。

  老赵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人扣响过自己家的大门。参观者来自全国各地,尽管年龄和身份各异,但都带着敬仰而来。有的参观人群站在门口,现场就上起了党课。

  在老赵的设想中,总有一天这里会变成一座博物馆或者陈列室,能够向更多的人传承红色基因,“那是作为一个守门人的最高荣耀”。

新渔阳里6号:革命群星升起时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当年的老渔阳里2号通往环龙路(今南昌路),而向北约100米,是新渔阳里6号,那里可以通往霞飞路(今淮海中路),这两处点燃共产主义“火种”的地方,与中共一大会址巧妙衔接,形成地利之势。历史学者认为,新老渔阳里,共同“孕育”了上海的红色基因。

  新渔阳里6号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所在地,亦是年轻的中国共产党培养年轻后备力量的地方。

  今天,穿过霓虹灯和梧桐树的遮盖,走入上海市淮海中路567弄深处,可以在角落处发现一间教室,外墙挂着一块魏碑体书法铭牌“外国语学社”。

  时空“穿越”回1920年秋,上海《民国日报》上一则外国语学社添招新班的广告引起了一批青年人的注意:“有志学习外语者请速向法租界霞飞路新渔阳里6号本社报名。”

  “外国语学社”这个“洋气”的名字不过是一个掩护。学社实际是为送革命青年到俄国留学而创办的学校。

  有人说,如果时光倒流百年,1920年在新渔阳里6号读书的年轻人很多是不折不扣的“90后”——李汉俊,出生于1890年;陈望道,1891年;俞秀松,1899年。还有16岁的任弼时、17岁的萧劲光、18岁的罗亦农,以及22岁的刘少奇。

  他们将是中国革命的闪耀群星。而为他们筑桥搭台者也皆为名师——陈望道、校长杨明斋、日语老师李汉俊,还有担任俄语老师的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的夫人库兹涅佐娃等。

  今天的新渔阳里6号试图还原当时的场景:一楼厢房排着长凳和课桌,挂着黑板。当年,10平方米左右的教室内,多时要挤进50余人。

  刚到上海时,刘少奇就住在新渔阳里6号的二楼,每天要在陡峭的楼梯上下穿行。他聆听过陈望道讲的新译成的《共产党宣言》,并入门学起了俄语。楼上的宿舍逼仄狭窄,有人睡棕棚床,有人睡板床,还有人索性打地铺。

  嘈杂、拥挤、拮据都没有成为阻碍这些青年追求真理、追求进步、改变现实的理由。

  有人回忆,当时的刘少奇衣着朴素,从不随便聊天,也不和别人开玩笑。观光游玩吸引不了这个外地来的年轻人,他一心扑在学习和参与组织工人运动上。

  在渔阳里学习生活了8个月后,刘少奇经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介绍,启程赴俄辗转来到莫斯科东方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学习。在那里他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1年春,从这里成长起来的主要领导者和学生骨干相继前往苏俄。4月末,距中共一大召开还有2个多月,“外国语学社”遭到法租界巡捕房的搜查,从此活动受到监视。8月,“外国语学社”宣告停课。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局迁址上海大沽路,新渔阳里6号暂时沉寂下来。

  多少年来,一批又一批留学生从上海出发或经过上海前往世界各地,把新思想源源不断传入国内。在川流不息中,他们推动了旧世界向新天地的改变。

纪念馆:新时代召唤“新青年”

  今天,上海市淮海中路567弄的门洞上,“渔阳里”三个字见证薪火相传的岁月,它从未被人遗忘。在当代,渔阳里号召着青年点燃信仰之火、融入红色基因、激发精神力量。

  昔日“外国语学社”隔壁的新渔阳里1至5号作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对外开放已有多年。

  62岁的郭小明38年来都住在纪念馆对面,看过一批又一批的人来这里寻访。他发现“最近来纪念馆的人越来越多了”。

  5月3日早上9点半,已经有3批参观团体进入纪念馆。随着时间推移,参观者摩肩接踵,展板前等待的人越来越多。

  “今天有17个团体预约,五四青年节当天的预约团体已经有30多批。”纪念馆讲解员小施是一名“90后”,在纪念馆已经工作3年。平时,小施每天需要讲解三四场,每场约半个小时。

  “纪念馆‘隐藏’在居民区里,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这里有一段红色记忆。但是他们来了,就是亲近那些跨越时空的正能量的开始。通过我的讲解,哪怕参观者能记住一个小故事、对爱国向上的精神有一点感触,我就很有成就感。”小施说道。

  “这里是中国青年的一个起点,虽然时间不长,却把渔阳里刻在了历史里。每一代青年都有自己的际遇和机缘。新时代召唤新青年,要立大志,干实事。这是人生际遇,也是人生考验。”参观者华东政法学院刑事司法学专业研一学生刘瑜鑫说。

  “从没想过在这么喧嚣的地方有如此安静之所。了解过去后,感觉这里有说不完的故事,安静的同时又让我觉得有些‘燃’。”来此参观的上海某广告公司员工刘斐然说。她觉得青年人要做一个奋斗者,并且永远奋斗下去。

  纪念馆一楼的留言墙上,五颜六色的便利贴贴得满满当当。“双休日出来走走,经过这里,发现这是一个了解历史的好地方,很有收获。”“来此参观,深有感触,争做优秀好青年,祖国万岁。”“不忘初心,勤奋学习,青春无悔。”

  纪念馆党务负责人李晓介绍说,纪念馆全年无休,目前年接待约10万人次。“我们的讲解员都是80后、90后,他们自己也是年轻人,但责任重大。”李晓说,很多参观者带着问号而来:当年的星星之火是怎么来的?把这些历史故事为参观者讲好,就是一种精神的传承。

  李晓透露,今年,纪念馆将迎来新一次修缮,展陈布置、手段也将得到提升。4月起,纪念馆已公开向社会征集与建团历史有关的实物资料,并将借助社会力量挖掘更多建团历史。

  “这里有积极向上的历史,我们的工作人员也会到附近的中学为学生们上团课,把历史‘带出’渔阳里,把青年精神向更远的地方传递。”李晓说道。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