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山一海,一西一东,如何消除区域间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落差?
从钱江源到杭州湾:一场关于协调发展的“对话”
2018年07月02日 11:04:29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5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山与海、东与西之间存在资源禀赋差异,先发优势和后发优势的区别,关键在于因地制宜

  上下游之间不是简单的产业转移,而是互补与共构,比如研发在余杭,生产在柯城,就是一种产业共构的模式;当然,也可以研发在柯城,生产在余杭,比如余杭缺乏、但柯城有基础的新材料产业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李亚彪、魏董华、黄筱

  钱塘江,浙江省第一大河,古名“浙江”,亦名“折江”或“之江”,是越文化的主要发源地之一。

  钱塘江上游,自浙江省衢州市流出。衢州是浙西生态屏障,生态环境优美。长三角唯一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钱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就在衢州市开化县境内。但衢州,也是浙江省发展相对落后地区之一。

  钱塘江下游,出杭州湾汇入东海。这里经济发达,环杭州湾经济区是浙江省大湾区建设的重要一环。浙江省大湾区建设的目标是,湾区经济总量到2022年超过6万亿元——相当于再造一个浙江。

  一山一海(“山”主要指以浙西南山区和舟山海岛为主的欠发达地区,“海”主要指沿海发达地区),一西一东,如何消除区域间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落差?早在2003年,浙江省就提出面向未来要进一步发挥八个方面优势、推进八个方面举措的“八八战略”。而进一步发挥山海资源优势,推动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是“八八战略”的内容之一。

  我住钱江头,你住钱江尾,两家共饮一江水。上游想对下游说些什么?下游又想对上游说些什么?

  初夏时节,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强化东西部协作扶贫的新时期,《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围绕协调发展的话题,沿钱江源一路而下,直到下游环杭州湾的宁波、嘉兴、舟山等地,记录了一场山呼海应、携手共赢的“隔空对话”。

话题一:生态守护

永远不能让“守绿者”吃亏

  “对那些牺牲发展速度而长期守护一江清水的上游,我们要有感恩之情。通过山海协作对这些地区进行反哺,是协调发展的大局需要。”

  “严禁乱砍滥伐”“垃圾实行源头分类、减量处理”“履行河道、村道保洁责任”……开化县音坑乡下淤村的《村规民约》中,生态卫生家园建设被作为专门一章写入其中。

  下淤村地处马金溪畔,溪水自浙皖赣三省交界处的莲花尖而下汇入,成就了这一钱塘江上游的主要河段。

  当了17年村党支部书记的叶志廷清楚地记得,自己刚上任时,建筑市场火爆,马金溪河砂又好,不少外地人到这里采砂。

  看到河道生态一点点恶化,叶志廷带着村两委决定废止村里以前签的采砂协议,为此还和对方对簿公堂。最后,下淤村输了官司,但村集体出钱补偿,艰难终止了河道采砂。

  “当年没想那么远,只是觉得我们生长在这里,不能把老祖宗留下的资源毁了。”叶志廷说,“现在我想告诉下游的人们,请他们放心,这片绿,我们会永远守下去,而且守来了人气,守出了产业”。

  生态的改善,带动了下淤村农旅产业的兴旺。叶志廷上任时全村人均收入两三千元、村集体负债;去年人均收入2.45万元、集体积累超过600万元。

  长期做规划工作的音坑乡干部沈茂仲说,随着“河长制”“巡河队”制度不断完善,自己儿时记忆中的电鱼、毒鱼现象已销声匿迹。县环保部门监测数据显示,开化出境水近百分之百达到一类、二类。

  下游的人,是如何看待上游“守绿者”们呢?

  在杭州湾北岸的嘉兴市嘉善县,长期在工业经济部门工作的退休干部顾富林,对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关系有切身体会:“我们这里主要是河道水,且绝大部分是过境水。上游水质如何,直接关乎这里的水环境质量。对那些牺牲发展速度而长期守护一江清水的上游,我们要有感恩之情。通过山海协作对这些地区进行反哺,是协调发展的大局需要。”

  “永远不能让守绿者吃亏。”宁波奉化区滕头村党委书记傅平均说,山与海、东与西之间存在资源禀赋差异,先发优势和后发优势的区别,关键在于因地制宜。“滕头村人均纯收入6.35万元,还获得过联合国评定的环境保护类荣誉。我想把滕头村的绿色生态产业发展经验送给上游,希望他们宜农则农,宜游则游,走出一条特色化、差异化发展之路。”

  舟山市发改委副主任张翼表示了相同的观点,他想对上游地区说,区域协调发展中无论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都要找到适合自身的路径。

话题二:产业嫁接

上下游是互补与共构

  宁波地处钱塘江下游,经济外向度高、体量大,有港口资源优势,但发展受到土地指标限制,而衢州等浙西欠发达地区,可以发挥土地资源优势,解决东部发展中土地空间的限制

  马金溪在常山县汇入常山港,流至衢州市区、龙游县后被称作衢江。

  衢州市柯城区同钱塘江下游的余杭是山海协作对口地区。两地的山海协作产业园规划总面积6.42平方公里,园区主导产业定位是功能性新材料产业、智能制造产业、环保科技产业等。

  园区管委会主任黄宏瞻兼柯城区委常委、副区长,他说,余杭经济发达,但产业空间不足;柯城则有比较充足的土地要素资源,可以承接余杭的产业。

  “但在我看来,上下游之间不是简单的产业转移,而是互补与共构,比如研发在余杭,生产在柯城,就是一种产业共构的模式;当然,也可以研发在柯城,生产在余杭,比如余杭缺乏、但柯城有基础的新材料产业。”黄宏瞻说,“现在看是高地和低地,但最终结果一定是高地和高地,携手共赢。”

  在龙游县同宁波镇海结对的山海协作产业园,园区办公室主任张峰说,目前园区内尚没有从镇海转移过来的产业。主要原因是镇海产业或出口外销居多,或是石化工业,这种产业的特殊性和龙游结合度不高。龙游作为钱塘江上游,在环保要求上更高。

  目前,龙游与镇海的合作方式是共同招商,镇海拿出项目信息库与龙游共享。前不久,有个新型材料项目原本拟在镇海落户,后来就选在了龙游。

  对于产业方面的协同,下游的地区又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宁波市经济合作与投资促进局副局长叶文涛认为,上下游需要资源互补。宁波地处钱塘江下游,经济外向度高、体量大,有港口资源优势,但发展受到土地指标限制,而衢州等浙西欠发达地区,可以发挥土地资源优势,解决东部发展中土地空间的限制。

  “几年前,宁波投入上百亿元,在衢州三个区县都设立了产业园,大批制造业企业落户衢州,衢州给我们解决了18万亩土地指标。”叶文涛说,通过土地指标的腾挪,衢州为宁波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同时有了宁波注入的资金,当地产业迅速崛起,解决了劳动力就业等问题。

话题三:造血能力

欠发达地区需变新的经济增长点

  衢州不少地方发展农村电商、民宿,但苦于缺乏创意宣传,有时叫好不叫座,下游地区要把先进的经营理念和营销方式带过去,帮助上游一起策划推进

  开化县村头镇大黄山村茂林修竹,风景秀丽,村里的铅锌矿关停了,多年前村口堆着的被砍伐下来的木头不见了,现在代以之竹海旅游、茶叶销售等生态农旅融合的产业,但村里仍有些冷清,造血能力的形成遇到了“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尴尬。

  在村中心广场上,《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见到了村民王彩媛。据她介绍,村里开了两三户农家乐,但客人较少。“现在很闲,没什么事情可做,希望发达地区能有人帮我们吆喝一下大黄山村的美景、茶叶,让大城市里的人知道。”

  龙游县詹家镇浦山村早年同宁波奉化、杭州萧山等地对口协作后,获得了包括村小学、道路等基础设施改造资金,村容村貌发生了巨变。不过,村党支部书记雷土荣不再满足于眼下,而是想办法打造发展内生动力。

  2017年,村里在荒山上整理出220亩土地,在浙江省林科院帮助下,采取“公司+集体+农户”的方式种植美国薄皮核桃。树栽下后,今年没有急着摘果,而是立足于保苗,让根长实。他测算过,四年后,这220亩地差不多有150万元收入。

  “从去年开始,我们加大村集体创收力度,我想向帮助过我们的下游发达地区说,浦山村不能总靠向人家要钱过日子!”雷土荣说。村里还把土地流转给了附近的龙游花海、姑蔑城生态园项目,村民可以到这些景区就业。

  如何提升欠发达地区的造血能力,也是下游一直考虑的事。

  “再好的风景也需要策划包装。”宁波市经济合作与投资促进局投资合作二处处长史克清说,衢州不少地方发展农村电商、民宿,但苦于缺乏创意宣传,有时叫好不叫座,下游地区要把先进的经营理念和营销方式带过去,帮助上游一起策划推进。

  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连续9年居全球第一,现在一天的货物吞吐量就超过改革开放之初1978年一年的货物吞吐量。

  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蒋伟说,海河联运或能从更大空间提高欠发达地区的造血能力。浙江省海港集团成立内河公司,投资参与龙游内河码头建设,将会有效拉动当地经济。

  “另外,高速公路集装箱卡车拥堵、污染大,海铁联运能缓解道路压力、降低成本,也是重要增长极。”蒋伟说。宁波舟山港去年完成集装箱海铁联运40万标准箱,同比增长60%,主要以浙江省内业务为主,而省内业务大部分来自浙江中西部。

  曾在衢州“无水港”担任过总经理的宁波港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干部励进也认为,无水港正给上游带来机会。多年前,宁波港就与衢州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合资建设“无水港”,把宁波海港口岸功能内移,与宁波港实现海运直通关。2017年衢州通过实施海铁联运,就实现了140万元盈利。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