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演”自己的电影
2018年09月07日 07:15:2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1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韩浩月

  贾樟柯的最新电影《江湖儿女》定档9月21日。每逢老贾电影将要公映,他的影迷都会感到兴奋。在中国的文艺片爱好者当中,有一批是“贾粉”,老贾的电影必看,老贾的电影必荐。除了贾樟柯拥有的鲜明文艺青年符号之外,还有哪些因素打动了观众?通过贾樟柯的成长经历以及他的作品,我们或能发现贾樟柯背后时代的变化与社会风景。

  《江湖儿女》曾剪了一段预告片,画面中廖凡饰演的斌哥聚集一帮“兄弟姐妹”,把多个瓶子里的白酒倒进了脸盆中,众人用玻璃杯从脸盆中舀酒,然后斌哥环顾一圈,豪气地喊了句“肝胆相照,走一个!”众人回应“走一个!”这样的画面很是吊人胃口。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从1997年拍《小武》,到21年后拍《江湖儿女》,贾樟柯的镜头没有离开山西,甚至没有离开汾阳,他故事中的主人公,也仍然是他旧时的伙伴、亲戚,以及晃荡在山西那片土地上的人们。

  这么些年来,变化的是贾樟柯工作的环境、渐长的年龄、丰富的阅历,不变的是他对青春与故乡的缅怀,对人生与情感独特的体验与审视。在他片中的每一个主人公身上,都可以看到贾樟柯的影子,或许可以这么说,每一部贾樟柯电影,都是由“贾樟柯”本人来主演的。

  贾樟柯的第一部电影长片是《小武》。这部电影的结尾意味深长:警察押送小武走在街道上,顺路办别的事情,顺手将他铐在了电线杆的拉线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越聚越多,他们都在好奇地盯着看小武……《小武》的故事流畅、醇熟,且饱含着浓浓的情绪,把过去县城的枯燥乏味与县城人的无望与焦虑,完美地传递了出来。

  在《小武》之前,贾樟柯还有一部习作叫《小山回家》。与《小武》相比,《小山回家》在节奏控制上略显稚嫩,影片所表达的愤怒也显得有些突兀。但贾樟柯说,虽然《小山回家》是他的电影处女作,却奠定了他以后的电影美学方向,这部片子的完成,使他对电影的拍摄、剪接、发行都有了第一次的经验。

  在“故乡三部曲”(《小武》《站台》《任逍遥》)之后,贾樟柯有段时间着迷于纪录片,从2007年到2011年,一口气拍摄了四部纪录片(《无用》《二十四城记》《海上传奇》《语路》)。这四部纪录片当中,《二十四城记》在院线公映过,影响比较大。

  《二十四城记》镜头所对准的普通人,在退休后的家中,在厂办,在公交车上,在拆除了一半的厂房内……叙述着和他们生命曾经息息相关的420工厂,这个造飞机的工厂,曾带给他们荣誉,如今留给他们的,更多的却是伤痛。《二十四城记》的每一个镜头,分开来看毫无寓意,镜头语言的直白和朴素,那么直愣愣地直扑眼底,让观众只好去关注镜头中的人,和他(她)成了直接的对谈者。但由这些镜头组合起来的整部电影,却奇异地构成了一种可以令人沉静下来的力量——对过往的追忆带来的感伤,泯然化为嘴角的淡然一笑。

  从《天注定》开始,贾樟柯“如梦初醒”般,对剧情片又焕发了巨大的热情,拍摄了《天注定》《山河故人》这两部佳作,另外还有一部片名为《在清朝》的故事,一直在酝酿当中。

  在《天注定》中,贾樟柯仿佛要证明自己讲故事的能力。选择四个人物、用四段故事来完成《天注定》,不排除贾樟柯是为了弥补以前他在密集情节创作方面的不足。用四个底层人物的命运,影射近年发生的四桩大事件,反映中国社会的现在进行时,贾樟柯以他擅长的角度和技巧,捧出了《天注定》,也捧出了他一直蓄而未发的野心。

  到了《山河故人》,贾樟柯彻底打消了一些人认为他“不会拍故事片”的疑虑。一旦当贾樟柯的作品变得外向、更愿意把感情付诸镜头,他还是能够去赢得本不属于他的观众。如果说《天注定》还有较强的社会属性和纪录片特质的话,那么到《山河故人》的时候,贾樟柯已经可以走出纪录片惯性,来拍一部正儿八经的商业故事片了。

  《江湖儿女》可以视为贾樟柯对《天注定》与《山河故人》创作风格的延续与升华,2018年4月该片入围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让影迷对它更加好奇。的确是这样,贾樟柯总是能调动起影迷对他的窥探心理,某种程度上,贾樟柯与他的电影是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影迷们可以更加清楚地观察到一代人的过往。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