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松:科幻是中国社会变化的一面镜子
2018年11月02日 09:02:23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1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给孩子的科幻》发布现场,“给孩子系列”总主编北岛(左三)、本书主编韩松(右二)、刘慈欣(右一)等座谈。

摄影:李牧鸣

▲韩松以科幻作家身份在新华社和读者交流。

摄影:罗娜

  ■编者按:

  今年是世界科幻文学诞生 200 周年纪念,而中国本土科幻也经过了百多年的发展,从梁启超的《 新中国未来记》,到《 珊瑚岛上的死光》《 小灵通漫游未来》,从影响了几代人的《 科幻世界》杂志,到现在走红国际舞台的《 三体》,这既是一个文学领域的发展,同时也见证着大国兴盛的过程。在第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之际,本报独家分享中国科幻“四大天王”之一 、星云奖评委会主席韩松老师细数中国百年科幻史……

  今年是我到新华社第27年,第一次以科幻作家身份在这里和大家交流。科幻从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民族想象力、创造力的缩影,这些年我国也出现了一个科幻热潮,尤其是刘慈欣获得雨果奖之后。我慢慢发现,国内喜欢科幻的人还是挺多的,很多人从小受到了科幻的影响。习总书记2014年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中也提到“读凡尔纳的科幻小说,让我的头脑充满了无尽的想象。”

  今年刚好是世界科幻诞生200周年,第一部现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是1818年出版的《弗兰肯斯坦》。我年初去瑞士开达沃斯会议,这部小说就是在此诞生的,作者是英国人玛丽·雪莱,著名诗人雪莱的妻子。他们当时和朋友在瑞士日内瓦的湖畔度假,因为天气很冷,被困在一座别墅里没事干,比赛写作解闷。玛丽·雪莱写了这部小说,就此成为现代科幻的鼻祖。去年年底,世界各地已经开始纪念这件事情。

“导中国人群以进行,必自科学小说始”

    梁启超、老舍都写过科幻小说,鲁迅在写原创小说之前先把西方科幻小说介绍到中国

  中国科幻文学最早的引入者,是19世纪末一个叫李提摩太的英国传教士。他将美国爱德华·贝拉米的科幻小说译成中文在《万国公报》上连载。而中国的本土科幻诞生在1904年,和鸦片战争后的屈辱与寻求复兴有很强的联系。在清末民初,中国出现了一股巨大的科幻热潮。现在专门有一个流派就是研究晚清的科幻,为什么会产生,且很繁荣。其中写到贾宝玉可以开潜水艇,中国人上天入地,征服宇宙,未来的中国主宰了整个世界。和英国作家马丁·雅克《当中国统治世界:中国的崛起和西方世界的衰落》很像。

  梁启超也写过一部《新中国未来记》,写的是1962年的中国。他设想那个时候世博会在上海召开,所有国家来开会的情景。如果把中国之后经历的几个战乱动荡时期去掉,刚好就是梁启超预言的时间。他写了很多设想,可惜未完。

  中国当时的科幻多是由思想启蒙者引进的。梁启超第一个把凡尔纳的科幻翻译成中文,在杂志上连载。然后是鲁迅,大概是1904年左右,从日文翻译的凡尔纳作品。日本是亚洲最早引进西方科幻小说的国家,而且在明治维新后量非常大。鲁迅到了日本,看到西方这些科幻小说,都是上天下海、征服宇宙……这是西方人的梦,而当时的中国人在做什么梦?升官、发财、封妻荫子。鲁迅觉得中国和西方最大的差别是梦想的差别。所以鲁迅最开始还没写原创小说,而是先把西方科幻小说介绍到中国来,他翻译了凡尔纳的《月界旅行》。这部小说后来被拍成电影,其中描写的月球登陆点,返回后的降落点,登月的炮弹速度、人数都和后来的阿波罗飞船几乎一样。鲁迅还给这个小说写了前言,其中说“导中国人群以进行,必自科学小说始”。当时没科幻小说的概念,所以用了“科学小说”。他认为这个能改造中国人的梦。

  后来老舍写了一部《猫城记》,日本人认为是世界十大科幻小说之一。当时还有一个严肃文学作家许地山,也写了科幻小说《铁鱼底鳃》。民国晚清科幻小说,后来因为战争、政治等因素就断了。

中国已出现了四次科幻热

雷军喜欢科幻,马化腾、李彦宏也是科幻迷

  新中国成立后,是第二次科幻热。被喻为“新中国科幻文学之父”的天文学家郑文光,创作了新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从地球到火星》,当时引发了一股天文热。但那时的科幻小说大部分是模仿苏联,不少是大跃进模式的科幻小说。比如写农村的庄稼会长成金字塔一样;小孩去农村参观,看见前面来了一头大象,没有鼻子,原来是猪……那时幻想的中国未来就是不愁吃不愁喝的美好时代。但这第二次热潮因文革又打断了。

  一直到1976年之后,第三次中国科幻热开始了。1978年是标志性的一年,当时召开科学大会,科学技术成了“第一生产力”,科幻的大繁荣开始了。1979年《科幻世界》杂志创刊,当时是中国唯一的科幻杂志,后来增加一些,现在又成了唯一。我们这些科幻作家的好多作品都是在上面发表的。和上一次不一样,这次不再是苏联的科幻模式,学习的对象基本是欧美科幻。到现在为止,所有的西方科幻作品差不多都引进到中国了。我就是那个时候第一次看到了科幻,非常震惊。那时《科学画报》《我们爱科学》《人民文学》等杂志都大量刊发科幻作品,比如《珊瑚岛上的死光》,后来还被拍成电影,是中国第一部科幻电影。

  我是1982年开始写科幻小说的,第一篇作品是写中国人要把大熊猫送到月球上去。刘慈欣那时就开始构思他后来非常非常多的杰作。同一时期叶永烈也出版了很多科幻小说,最有名的是《小灵通漫游未来》,加上漫画版,是迄今为止发行量最大的科幻小说,大概有500万,超过了《三体》。中国后来仿佛就是按照《小灵通漫游未来》描述的未来走到今天的。回头看,简直就是全面小康的预言——出现了机器人、电脑、会飞的汽车、人造食物,还有很高级的学校,人们实现了共同富裕……

  之后因为种种原因,又有颓势。全国只剩下一家科幻杂志《科幻世界》,而且也有一段时间快坚持不下去了,甚至改名叫《奇谈》,登各种鬼故事、凶杀故事。当时这个杂志要是消失了,中国科幻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不会有我,不会有刘慈欣这样的作者。

  除了文学领域,科幻中打破常规的变化,也影响着其他领域的很多人。这些人是看科幻长大的,现在分布在各行各业:雷军喜欢科幻,马化腾、李彦宏也是科幻迷。

  所幸慢慢坚持到后来,《科幻世界》通过搞活动、到校园去宣传、培养小作者、鼓励我们这些还在大学里的科幻作者去写……到了上世纪90年代,科幻突然开始复兴,一直持续到新世纪。按我的总结就是中国第四次科幻热。

科幻小说可能是中国现代化的副产品

  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科幻小说成为西方人主动翻译最多的文学品种之一

  这四次热潮,回想起来很有意思。经常有人问,中国科幻为什么会有这些热潮,刘慈欣为什么会获奖,你们为什么会写科幻……科幻本来就是个消遣性的读物,不是严肃文学,不可能去得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乃至诺贝尔文学奖。它会和什么并列呢?魔幻小说、玄幻小说、侦探小说、惊悚小说、言情小说。但和其他几类又完全不一样,科幻小说可能是唯一在历史上找不到根的类型。其他几种都能找到源泉,比如言情、侦探,唐朝就有了。

  很多人都在研究科幻现象,但把言情小说当成一个现象来研究的就没这么多。这些研究者可能认为,科幻小说是中国现代化的副产品,和中国的复兴也许有某种关系。比如晚清到民国,从洋务运动以后,也许是最显著的一个试图进军现代化的关键点,中国第一次科幻小说的热潮刚刚在这个时期出现,探讨了技术和社会制度的变革。第二次,新中国成立,从一穷二白到建立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引起了科幻小说的共鸣。第三次,1978年以后,中国真正的现代化开始,而且进入全球化。第四次热潮中,除了刘慈欣、郝景芳在国际上获奖的亮点,全国知名的高校几乎都有科幻协会,正在改编成电影(网剧)的科幻作品大概有130部。中国科幻小说成为西方人主动翻译最多的文学品种之一,法兰克福书展上,到处都是《三体》。科幻大会、科幻图书展,能请到国家副主席到现场致开幕辞,这是魔幻小说、武侠小说、侦探小说做不太到的……和现代化进入一个新阶段有关系。科幻是描述现代化尤其是科技革命带来的变化的一种文学。

  科幻文学是中国社会变化的一个镜子。刘慈欣的《三体》2010年连载完毕出书,这一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年制造业产值超过美国,2011年中国城市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随后的2014年,中国出境旅游人口超过1亿,各种大宗商品占据世界第一,成为石油第一大进口国。中国科幻在这些节点中直接爆发,刘慈欣获得雨果奖,郝景芳获得雨果奖。大量的中国科幻引起世界关注,一些文学节都要请中国科幻作家参加。

  这个解读,代表了对现代化的想象,对未来的关注,对中国未来的期冀。

  另外,还有一个理论认为,科幻的兴起,和现代化有关,但不是最根本的关系。别的国家也有现代化,比如东南亚四小龙,为什么没产生科幻热潮?科幻的巨大爆发只在某些国家产生,比如英国、法国、美国、苏联、日本、中国。这个理论认为,科幻是大国雄心的代表,真正的大国崛起过程,一定会伴随着科幻的热潮。

中国科幻的关注点

民族的复兴和责任、人类的命运和宇宙的未来

  南方科技大学教授吴岩总结了中国科幻的关注点。他认为中国科幻关注的话题,都是很尖锐的。在不同科幻作品里,主题都有“大国崛起”的母题:中国能否应对未来世界的变化、国外的冲击和宇宙的灾难甚至挽救人类世界。比如何夕最新的作品《天年》,也是第27届科幻银河奖最佳长篇,就是设想整个世界进入冰期后,以中国为基地建立一个拯救人类的机构。吴岩是世界上第一个给大学科幻专业授予博士学位的教授。

  吴岩认为,这是当今中国科幻关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当然,还有更大的命题,有些科幻作家写得很远,在这些作品中,中国已经不存在了,整个人类作为一个整体进入宇宙,在银河系中生存,比如江波的《银河之星》。角色仍然是人类,但每个人看不出是哪个民族,又像中国人又像外国人,名字可能是几个风格结合,哲学、技术也没有民族之分。这个“未来民族国家消失之后,会是一种什么情形”的命题,也成了科幻探讨的一个话题。

  其他的命题,现在写得比较多的还有人工智能、医学、生命科学的进展对人的改变,后人类的话题等,很多甚至匪夷所思。

  不同的科幻小说都探讨了人的终极命运,设想宇宙演化到最后是冰冷一团,这也符合热力学第二定律熵值最大原理,至少目前科学的主流观点就是这样。技术是第七种生命,任何技术发展到任何阶段,都可能因为偶然或必然的原因消灭了生物本身。这短短几十年内,就诞生了好几种——核武器、纳米技术、人工智能、合成生物学、在实验室里制造病毒……《未来简史》中也讨论过这个话题。

  诗人北岛同样关心科幻,他刚刚策划出版的一本书,就叫《给孩子的科幻》。他认为中国的小孩一定要看科幻,不能光读诗,未来的种种可能性,在科幻里都写到了。

 ■快问快答:

  问:出版了几部新书后,对生活有什么影响?

  答:科幻最重要的是,让你在这个世界之外,还能拥有另一个世界,用那个世界的角度来观察这个世界。思路会多一些,角度也会更多一些,会看到事物之间不同的联系,会看到未来。

  问:兴趣爱好在工作之外,还能完好地保存下来。您是怎么坚持的?

  答:也不是特别坚持。核心,除了本职外,还要保持对世界的另外一种兴趣,其实互相之间是有帮助的。

  问:科幻未来会不会成为取代主流文学的体裁?虚构和非虚构的边界在消失吗?

  答:技术成为当代一个重要的主题。科幻小说应该提高文学性,主流文学也要关注“技术改变人性”。去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日本作家石黑一雄的《被掩埋的巨人》,也是魔幻风格。美国黑色幽默文学代表人物库尔特·冯内古特的成名作《五号屠场》就有科幻元素。今年好几个主流文学作家开始写科幻了,比如李宏伟的《国王与抒情诗》,非常好。 

  问:好科幻的标准是什么?

  答:科幻一般是有一套“国际标准”的。

  第一,就是想象力,区别于一般的文学,超乎常人的想象、陌生感、疏离感,像上帝一样建立一个陌生化的世界,但同时可能像上帝一样在建立一秒钟后砸碎它。

  第二,科幻小说不是魔幻小说,所以哈利·波特虽然得过雨果奖,严格意义不是科幻。它要和科学技术相关,好多科幻作者对前沿科学都是有所了解的,完全瞎想,或者完全根据情感去想,不是好科幻。这回好几个主流文学作家转过来写的科幻,都没进入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评选。

  第三,科幻小说还是类型小说,所以我写的书,从这个角度也不像科幻小说,有人说我是一个边界的破坏者。正常的科幻应该是刘慈欣、江波、王晋康、何夕那样的。

  第四,好的科幻小说要有思想性,这和一般的言情、武侠有区别。要提出一个命题,而且设想如果这样会怎样。

  最后一个,文学性。科幻的文学性现在还不太够。如果这五个标准都能达到,就是好科幻。科幻电影还增加一个标准,视觉场面。

  (本文据韩松老师和新华社科幻爱好者座谈内容整理)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